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

案例-NANCY.

   一個案例的主人公叫NANCY.從她記事起,她就對活著感到內疚。
雖然他諸事順遂,家庭美滿,可是他仍然對自己活著感到內疚。
她曾三次試圖自殺未遂,但她仍有自殺企圖。她不知道為什麼。

  在探索了兩三個無足輕重的前世後,她回到了二戰時的歐洲。

當時她只有16歲,她和家人正要吃晚餐。
這時蓋世太保闖進來讓他們全家跟他們走。
她的父親對此表示抗議,當場被槍殺。
然後她、她的母親、她的弟弟被拖下樓、拖到街頭,然後就被推進卡車。
她的弟弟試圖逃跑,但馬上被槍殺。
她當時感到天旋地轉,昏了過去。

  當她醒來時,卡車已經開動。後來她們象沙丁魚一樣被塞擠進一輛火車,一路上她們吃喝拉撒都在車裡,很多人都嘔吐。

車到站後,她們如同牲口一樣被趕進集中營。
她們的頭髮被剪掉,穿上號服,被奴役勞動。
幾天後,一個納粹獄卒把她和另一個女孩押到集中營附近一個大房子裡,獄卒讓她們洗澡並打扮得漂亮一些。
她們被?咱?暾ㄗ悕坁A務。

  她彈一手好鋼琴,在晚上還得為納粹軍官演奏。

後來一個年輕的納粹喜歡上她,有一次甚至給她獻花。
她陪著這個年輕納粹尋歡作樂,甚至幻想戰爭結束後和他在一起。
有一天,他把她帶到集中營的院子裡,很多犯人排成長隊準備洗「淋浴」。
那個納粹看她很好奇,就對她說,多虧了他,她才如此幸運,「這些人以為他們去洗淋浴,其實他們將要進毒氣室。」
  就在這時,一個女人轉過頭來以充滿淚水的求救的眼神直視著她。

是她的媽媽。四目相對時,她被一種無可言喻的痛苦和內疚所徹底淹沒。
她感到一陣眩暈。那個納粹扶住了她,並將她帶回房間。
她的媽媽將要被害死時,她卻在和納粹尋歡作樂,她無法擺脫這種內疚,最終找機會割腕自盡,她在慢慢流血而死時,仍然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痛悔。

  在JAMEISON醫生的指引下,NANCY將這些情緒釋放到精神之光裡。

之後她自殺的情緒消失了。
在重放回溯的錄音時,她意識到她的弟弟是她今世的兒子,而她的媽媽是她今世的女兒。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