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2日 星期日

靈魂·眼睛·語言


  靈魂何在?它既非先天地而生,又不是離開血肉之軀的身外之物。靈魂儲藏在你的心中,閃動在你的眼裡,流露在你的嘴上。
  眼睛是靈魂的窗戶,它毫不掩飾地展現你的學識、品性、情操、趣味、審美觀和性格。戲劇表演家、舞蹈演員、畫家、文學家、詩人都著意地研究人們的眼睛,認為它是靈魂的一面無情的鏡子。而語言也會毫不掩飾地展現你知識的深或淺、趣味的雅或俗、思維的文或野、動機的純或雜。對於一個敏銳的畫家和作家,總是善於捕捉人們瞬息萬變的眼神和因人而異的語言,離開了這兩件事物,恐怕形象思維就會貧乏得多了。
  眼睛放出的神采,它的類型是那麼繁多:心胸博大、為人正直的,眼神明澈、坦蕩;心胸狹窄、為人虛偽的,眼神狡黠、陰詐;志懷高遠的,眼光執著;為人輕薄的,眼光浮動;因為克己,眼神內斂;因為貪婪,眼神暴露;正派而敏銳使眼光如利劍出鞘;邪惡而刁鑽則使眼光如蛇蠍蟄伏。淵博的人,眼中透出了悟;無學的人,眼中似乎只存疑竇。自信者,眼神堅而毅;自墮者,眼神晦而衰。也許你貌不驚人,眼小如豆,但它可能流露出華美的氣質;也許你美目流盼,但卻可能有一個蜷曲衰敗的靈魂在其中沉睡。那碧如長天、浩如滄海的眼神是屬於周總理的;那英爽逼人、氣干霄漢的眼神是屬於陳毅的;那臨危不懼、堅韌如磐的眼神是屬於方志敏的;那忠實純潔、無私無畏的眼神是屬於雷鋒和王傑的。啊!最美好的靈魂在他們的眼中閃耀。
  或許語言更能直接地反映一個人的靈魂。你一動嘴,便在勾畫著自己,有時維妙維肖,有時則比較隱晦曲折。但是言為心聲,那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徹底掩蓋自己的靈魂的。
  我們提倡語言美,那麼,什麼樣的語言是美的呢?我想,「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你的語言為何能如此純潔而明淨,那是由於你的靈魂崇高而樸實,有著源頭的活水。語言是反映一個人風貌的另一面鏡子,豪放的人語多激揚而決不粗俗;瀟灑的人言談風動而不隨便;謙遜的人含蓄蘊藉而決不猥瑣;博學的人旁徵博引而不蕪雜。你學富五車,在講壇上才能有驚人妙語;你胸無點墨,則往往臨陣搜索枯腸。你知道妙悟者不在多言,所以你言簡而意賅;有的人則不肯花時間思考,他就有足夠的空閒去喋喋不休。寬厚的人,語多獎掖;刻薄的人,詞每貶抑。腳踏實地的人,連聲調都沉穩;而只圖虛名的人,則往往最好浮詞。由於妒恨,使語言成為中傷的暗箭,向四方射擊;由於私慾,語言會染上奴婢的色彩,令人作嘔。囉嗦者往往由於思維太紊亂;晦澀者則大體因為心靈不純潔。時窮節現,聞一多在萬人叢中長嘯一聲:「天洗兵」;身繫囹圄,譚嗣同在刀戟之前浩歌:「我自橫刀向天笑!」正義使季米特洛夫在敵人的法庭上慷慨陳詞;殘暴則使希特勒的廣播演說成為野狼的嗥叫。
  眼神足以傳情,語言足以述懷,這情懷因時代而異,因階級而異。靈魂依附於每一個具體的人身上。聽其言而觀其行,那麼,什麼是真、善、美的靈魂,什麼是假、惡、醜的靈魂,是可以在實踐中不斷被認識的。



Title :靈魂·眼睛·語言
Author :范曾

2019年7月30日 星期二

真誠的帕克


  世界聞名的電影藝術家格列高裡·帕克來華訪問。在上海的記者招待會上,一位記者提出了四十多年前的往事:「帕克先生在中國人民危難的時候,向保衛中國同盟捐款,向中國人民伸出了熱情之手。請問當時是什麼原因促使你這樣做的?」
  帕克用最簡短的四句話答覆了這個最悠遠的問題。
  第一句話:「本能。」
  第二句話:「感情的自然交流。」
  第三句話:「因為這是真誠的,而真誠的東西是不能分析的。」
  第四句話:「如果再遇到那樣的情況,我還會照樣做的。」
  全場寂靜,無不動容。

 

Title :真誠的帕克
Author :總第 81期

2019年6月18日 星期二

「五塊錢成交」


  由於警察局尋回的失物往往無人認領,或者物主提出證據後又放棄不要,因此,警察局的貯物室裡收藏的物品真是琳琅滿目,令人驚奇。那裡有各式各樣的東西:照相機、立體聲揚聲器、電視機,工具箱和汽車收音機等。這些無人認領的東西,每年一次以拍賣方式出售,去年密蘇里州堪薩斯市警察局的拍賣中,就有大批的腳踏車出售。
  當第一輛腳踏車開始競投,拍賣員問誰願意帶頭出價時,站在最前面的一個男孩說:「5塊錢。」這個小男孩大約只有10歲,或12歲。
  「已經有人出五塊錢」,你出十塊好嗎?好,十塊,誰出十五塊?」叫價持續下去,拍賣員回頭看一下前邊那個小男孩,可他沒還價。
  稍後,輪到另一輛腳踏車開投。那男孩又出5塊錢,但不再加價。跟著幾輛腳踏車也是這樣叫價出售。那男孩每次總是出價五塊錢,從不多加,不過,五塊錢的確太少。那些腳踏車都賣到35或40塊錢,有的甚至一百出頭。
  暫停休息時,拍賣員問那男孩為什麼讓那些上好的腳踏車給人家買去,而不出較高價競爭。男孩說,他只有5塊錢。
  拍賣恢復了:還有照相機,收音機和更多腳踏車要賣出。那男孩還是給每輛腳踏車出5塊錢,而每一輛總有人出價比他高出很多。
  現在,聚集的觀眾開始注意到那個首先出價的男孩,他們開始察覺到會有什麼結果。
  經過漫長的一個半小時後,拍賣快要結束了。但是還剩下一輛腳踏車,而且是非常棒的一輛,車身光亮如新,有10個排檔,69厘米車輪,雙位手煞車,槓式變速器和一套電動燈光裝置。
  拍賣員問:「有誰出價嗎?」
  這時,站在最前面,幾乎已失去希望的小男孩輕聲地再說一遍:「5塊錢」。
  拍賣員停止唱價。只是停下來站在那裡。
  觀眾也靜坐著默不作聲。沒有人舉手,也沒有人喊出第二個價。
  直到拍賣員說:「成交!5塊錢賣那個穿短褲和球鞋的小伙子。」
  觀眾於是紛紛鼓掌。
  那小男孩拿出握在汗濕拳頭裡揉皺的五塊錢鈔票,買了那輛無疑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腳踏車時,他臉上露出了從未有過的美麗的光輝。

 

Title :「五塊錢成交」
Author :保爾·哈維


2019年5月12日 星期日

超自然力的演示


  我被一種不知從何而來的力所支配,身體就像鐘擺一樣前後左右地擺動:向左,向右,微向前傾,又往後斜倒……。突然,感到自己要摔倒,但沒有倒下,彷彿有個東西把我牢牢地固定在傾斜的姿態上。我想這副模樣是多麼離奇古怪的啊!由於有這種想法,我反而感到十分愜意。此時那種神秘的力又重新將我扶正。
  「現在您已經首次領略到思維暗示——不用語言提示的效力了。」站在身後的試驗者說道。
  幾年前,我認識了阿爾貝特·維涅吉克多維奇·依格納傑科。他是蘇聯心理學者協會的院士,心理學試驗「人,你的能力」項目的實施人。打那次起我就盡可能參加依格納傑科的各種演示。一向不信任何什麼奇跡和超自然力存在的我,開始被這種無法解釋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被拉動的現象弄糊塗了。如今我觀看他的演示時,已經有點另眼相待了,雖然其中許多奧妙依然叫人納悶。
  依格納傑科可以瞬時記住幾百個數字,並能倒背如流,準確無誤。一個有25個方格組成的,每格都填著數據的正方形擺在那裡。依格納傑科只須在一剎那間瞟一眼,就能憑記憶說出這個方形橫、豎、對角線、四周填寫的各個數字情況。
  有一次,在明亮的舞台上分別擺置著15個蘇聯作家的肖像,舞台右角有一塊畫著100個大小不等小圓圈的可旋轉黑板,左角則是塊教室用的普通黑板。依格納傑科坐在一張椅子上,與黑板並排;嘴裡含著一隻囗琴;右腳趾夾著一根鉛筆,鉛筆下面是一張紙;左腳趾頭則按在琴鍵上;手中捏著一根粉筆。幾根電線分別從他的手腳一直引到被接通的儀表上,會場一片沉寂,只見依格納傑科瞥一眼肖像,爾後轉回頭慢慢地說:「準備!」
  頓時,台下的觀眾紛紛向他提出種種問題和要求。一個述課文讓依格納傑科記在黑板上;一個說出好幾個兩位數字要他立刻算出乘法得數來;第三個人旋轉著畫圈的黑板要他當場點數。同時,他用夾在右腳趾上的鉛筆繪畫;用左腳趾按鍵彈奏樂曲;用手調正指南針;用嘴吹奏著囗琴(在回答問題時才中斷吹奏)。此外,還憑記性說出1萬年內任何一個星期的日期,並應觀眾要求減緩自己的脈博和提高體溫與血壓……依格納傑科不但在同一時刻要完成13個不同的動作,而且一切都做得絲毫不差。
  記得我第一次觀看依格納傑科這個表演時,急不可待地等著表演結束,便問他:「這麼說,現在已表明你的腦子的工作是滿負載了?」他笑了起來:「不,當然不。我不過讓頭部的兩個腦半球同時投入工作。這對人來講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依格納傑科在另一種場合之下表演,有許多人自告奮勇地上台配合。依格納傑科要讓他們去完成某種與個人意願相違背的事,而每個人都抱著自信心理,說自己不受導演的支配。
  依格納傑科提出的卻是一個最簡單的問題:「您叫什麼名字?」一位小伙子靠近麥克風一本正經地答道:「柳特米娜·茲契娜。」(註:女性名字)立刻他被自己的回答窘住,吃驚地望著哄堂大笑的觀眾。輪到挨著他站著的約30歲的男人回答,他笑容滿面地對著麥克風脫囗而出答道:「可羅科吉爾·傑娜。」(註:鱷魚)。頓時他笑容消逝,企圖弄清這些話怎麼從囗中冒出。
  「也許是偶然的?那好,請您再試一試:你的名字叫什麼?」
  「巴巴·費爾婭。」(女性名字)
  現在,參加試驗的人已經不再發笑了,他們困惑地相互對瞧著——一種什麼力量在控制著他們呢?
  人在生活中的所見所聞都會譯為電碼信息印在自己的潛意識裡,但不容易表達出來。依格納傑科在他的試驗中彷彿能打開人身上的「暗示閘門」,通過心靈指令將像是遺忘的往事調動出來。一個學生無論天分多高,也做不到把課堂上所聽講的話一字不漏地記住。但是,只要讓學生與依格納傑科相互「勾通」一下,他就能逐字逐句地將教員說的一切複述出來。
  依格納傑科通過試驗提出,所謂「信號暗示」確有其事。1986年在蘇聯克列明涅茨市就曾發生過這樣的事。依格納傑科暗示某學校的9年級一個學生在外語考試時去取第8張的試卷,這位學生確實這樣做了。他走近放著試卷的桌旁,手立刻會伸向其中一張——打開一看,其號碼正是8。多年來進行諸如此類的試驗不止一次。
  難道潛意識還會具有「看」的功能?從事此項試驗的心理學家沒有否定這種假設。
  在邀請台下觀眾上台配合表演之前,物色將與他合作的對象本身是不知不覺的。也就是說,他用不著接觸觀眾,就可令觀眾從座位上離開。這樣依格納傑科可以考驗出每一個人對提示的感受程度。對此感受會因人而異。以後我才知道這叫做「遙擊」,只有在徵得觀眾的同意下才能演它。
  專家們對此做出如下解釋:所謂「遙擊」是因為依格納傑科能聚集、濃縮自身的能量並能隔著距離將它釋放出來所致。
  「我發現自己具有這些特異功能還是在我兒童時代。」依格納傑科說。
  以前,在依格納傑科學習的班級裡,接二連三地發生了許多古怪離奇的事。一個被叫上黑板來的同學突然「粘」在課桌上動彈不得;一個學生在一整節課上一句話都發不出來,彷彿他的舌頭被人割去一樣……校長顯然知道誰在課堂上搗鬼。他把依格納傑科喊到自己的辦公室裡,非常嚴肅地警告他:「要是再幹一次這種試驗,就給我滾出學校!」
  只是在依格納傑科考進尼古拉耶夫師範學院時候,他才真正注意到自己的這種先天的本領。這驅使他進到了心理學試驗室,在這裡他很快就主持了暗示課題小組的工作。
  幾年前,在莫斯科和列寧格勒的學者開始對生物場進行研究。研究結果表明,當發功時,那雙特異的手的周圍物理場發生了變化:因人體生物化學反應加劇而引起了光學儀器裡微光的增亮,紅外線釋放,磁場增強,同時電場也出現了低頻率的波動。研究小組證實了通過它可以獲得人生理狀況的信息,甚至可以隔著距離對人產生反應的「感覺通道」。
  已經下了三天三夜的雨,我的情緒壞極了,我無法忍受,便驅車上依格納傑科那裡去。奇怪,
  他面前,我心平氣和,自我感覺完全兩樣,是怎麼一回事?
  我剛進屋,依格納傑科就凝視著問我:「心境欠佳?」我聳聳肩膀算是回答。
  「須知人乃是宇宙之生物,天氣不好人也難受。」
  沉默一陣之後,他向我提出:「你要不要看一看在莫斯科你家正發生的事情?」
  我禁不住笑起來。但就在這一瞬間,我覺得心中那種惶惶不安的情緒正是家裡人焦急驚慌的心情引起的。這就是原因所在。當時在我的面前出現幻影,異常清晰地看到了我家的住宅。我確實沒有自尋煩惱,是家裡人在爭吵!
  就是現在我也想像不出,當時在莫斯科住宅裡「呆」了多長時間。當我從幻覺中醒悟過來後,我急忙跑去打電話,把當時發生的一切統統告訴給家裡人。只是完全忽略了這種做法可能帶來的後果。而這終究發生了:實驗家依格納傑科還必須去消除家裡人因驚嚇而引起的神經錯亂——當然他是隔著距離做的。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那天正下著雨。依格納傑科突然中斷了談話。只見他伸出一隻手,手心向上,幾分鐘一言不發。此時確確實實在我的雙眼裡原來暗灰色的雲層變得明亮起來,濃厚的雲被弄得稀薄、被驅散了。突然艷麗的太陽在天空發出光茫……
  他又突然問我:「現在自我感覺如何?」
  「簡直是太好了!」我並非居心不正。
  「您曾問我為什麼要耗費自己的精力在表演上?您現在差不多也回答了這個問題了,因為這可以喚起人們心靈的力量。我把做這項工作稱之為『淨化』,我認為它很有意義。最近,地球上經常發生天災——地震、火山爆發……這使我感到特別不安。也許,你們對此會覺得好笑,但我堅信;任何富有侵犯性的念頭都會給生物層帶來危害。蘇聯科學院士B·N·彼爾納特金關於物質進化即是生物化學和其他自然的作用綜合的觀念合乎規律地給眾多學者帶來產生智慧的思想。
  正是這種智慧應該承擔起今後全部生命發展進程的責任,正像幾百萬年前有機生命所承擔的責任一樣。」
  「對。但這又和人類的希望相聯繫?」
  「人類的希望是無窮無盡的!」

 

Title :超自然力的演示
Author :斯捷爾娜·雅莫爾特


國外風箏趣話


  英國人對放風箏的興趣很濃,在倫敦區設有「風箏玩賞者協會」,英國每年銷風箏200萬個,平均每9家就有一個風箏。聖地亞哥的薩卡別斯村,如果哪個青年能成為放風箏的優勝者,他就會贏得姑娘的愛情。
  危地馬拉的印第安人把風箏當作祭品。每逢聖節,人們便把五彩繽紛、繪有各種圖案的風箏帶到附近的小山上放出,表達對亡者的懷念。
  新西蘭的莫斯蘭地區,風箏是和平的象徵,每個村子都把一個風箏放上天空,如果掉下來,就意味著不吉利,村民們不顧路途遙遠,都去把風箏找回來重新放上空中。
  西班牙上的一個小島上的居民,每年春播時要集體放風箏,他們將裝有糧食的小布袋拴在風箏上,當風箏放出時把線剪斷,以求風調雨順,糧食豐收。
  南朝鮮人常把自己的憂愁和不幸寫於紙條掛在風箏上,把風箏放到空中,然後將線剪斷,讓風箏把憂愁和不幸隨風帶走。


 

Title :國外風箏趣話
Author :總第 98期


歐洲大學生就業時間


  歐洲各國大學生的年齡差異很大。北歐的大學生大多年齡偏大。這些學生從學校領取獎學金,日子過得蠻舒服,所以他們便遲遲不願畢業離校。西德25歲以上的大學生占40%,而芬蘭則高達一半。丹麥美術專業的本科生在校學習期長達8—9年;而學醫的則要學到40歲左右,開業一般都在40歲以上。
  芬蘭規定,可向大學生提供7年的獎學金和低息貸款。大學生在花四、五年時間學完一門專業後,如轉系則可繼續享受7年的獎學金。
  南歐國家的大學生一般畢業較早。西班牙大多在20歲多一點就要畢業。法國大學生領取獎學金的時間很短,逾期後要麼由學生家長貼補,要麼由學生本人打工以支付學習費用。英國80%的大學生都不到25歲。
  法國的企業不願錄用在大學裡呆了4年以上的學生,而西德企業的人事部門認為,在大學讀了4年的學生,在社會經驗方面太不夠了。
  西德大學生平均28歲就業,聘用博士生則根本不要未滿30歲的。西德的管理學院沒有碩士課程,即便在外國獲得該學位,用人單位也會因這些人太傲慢而謝絕聘用。
  然而,根據歐共體的文件,從今年起在各成員國獲得的文憑,在歐共體各國都同樣予以承認。學生只要取得了工程師或會計師的資格後,他就可以選擇一個國家就業。
  歐洲統一市場即將建立,有人擔心這樣一來會發生混亂。如意大利規定年滿25歲方可具備律師資格,而西班牙和西德的年齡規定分別是22歲和26歲。在西班牙取得律師資格後,22歲就可以在西德開業,這使得丹麥、荷蘭和西德等國家不得不讓學生及早畢業。

 

Title :歐洲大學生就業時間
Author :陳鴻斌


神童之最


  澳大利亞的藍米,出生20個月,就能躍入深水游泳約100米,被譽為「澳大利亞水上神童」。
  日本的三輪光港,出生20個月就能讀書寫字,11歲時便翻澤了中文書籍《詹天祐傳》,成為世界上年齡最小的翻譯家。
  南朝鮮兒童金雄榮,在數學方面有超人的才能,4歲考入大學,是年齡最小的大學生。
  中國黑龍江的趙欣,3歲時參加全國少年兒童習字比賽,並成為年齡最小的獲獎者。
  美國華盛頓的桃樂賽·史屈特,4歲之時創作出版了第一部著作《世界如何開始》,是年齡最小的作家。
  荷蘭《少年報》記者比秀姑娜,11歲出國採訪,成為世界上年齡最小的新聞記者。
  中國上海市高安路小學生酈靖松,12歲擔任了中國福利兒童計算機活動中心開發部經理,是年齡最小的經理。
 

Title :神童之最
Author :澳門日報


2019年5月2日 星期四

新娘子的爸爸


  去年,我被推上了做新娘子的爸爸這等候良久的角色。可我對此卻無半點兒準備。我總是這樣想,當我陪著呂貝卡走在通道上的時候──她,身穿白色飄垂的卡服,嫵媚動人;我,泰然自若,且又自豪——我會細細地回想她孩提時代某些富有紀念意義的時刻,或者在痛苦中難過而又甜蜜的思索著:以往這一切的養育是怎樣轉變成了眼前這一刻啊!我的女兒,打扮成了新娘子的女兒,正成長為這美麗可愛的女人。
  事實上,很不幸。當我和她走在通道上時,我一樣也沒去想,我根本不能想,我害怕。
  幾星期以前,那股子緊張勁兒就開始了,而且根深蒂固起來。我愈來愈擔心,覺得還是不再胡思亂想為好,把注意力集中在走完通道而且又用不著準備擔架所必備的條件上。通道簡直成了我挨鞭子受罰的夾道。有天晚上,教堂裡空空的,我溜進去看了看通道,長得令人作嘔。
  四周沒人時,我在我執教的大樓各走廊上練習走道兒。不一會兒,我為把自己擺弄成叫人看了要你侷促難堪的樣子而感到十分懊喪。於是,我停了下來,心想我算是無可救藥了。這一事實於婚禮前一夜在教堂內獨自進行的「綵排」上被證實,我呆頭呆腦,上下哆嗦個不停。我沮喪地意識到,這樣練習也將無濟於事:假如我今天這麼糟,那我明天經過了練習會更不堪言。
  第二天到了,我沒想錯。當許多人在教堂裡就坐時,我腳步敏捷地穿過,我得舉止謹慎,免得人家發現我在發抖。不料,當我停下來想看看自己是否鎮定時,「咚」的一聲把我嚇了一跳,原來是右腳跟兒重重地跺在了地板上。
  比顫抖更要命的是眼淚。我這個人有個毛病,好流淚,是個近於流淚狂的人。我曾經因為幾日很糟的天氣而哭過,為一隻死去的蝴蝶落過淚,為某些有傷感氣息的電視廣告而哭過鼻子。所以,今天我異常的警惕,因為一滴眼淚便能使人掃興。
  婚禮開始了。5名身著粉紅色長服的伴娘由身穿灰色無尾禮服的教堂招待員伴同著,沿通道儀態端莊地徐徐走來。她們步履從容,全然是藝術的美。可是我沒上過婚禮的場面(我們私奔了),這次是我的處女航。
  那一刻來到了。呂貝卡手挽著我的胳膊,我們站在通道的一端。教堂內鴉雀無聲,所有的人都站著轉過身來,看著我們。奇怪,我覺得很鎮靜。頓時,管風琴的樂曲《新娘子到》奔瀉而出,樂聲高奏,歡樂優美,令人難受。哦!太令人難受了。我和女兒移步向前時,一股熱淚夾著鹹味直衝而來。我又鎮定了一下,昂首直視,誰也不看。
  走了大約三分之一了,臉面剛要抽動,右胳膊上覺得輕微的一按,把我喚醒到另一個更容易忍受的現實上來。原來是我的女兒的手抓住我上臂的內側,我感到她的手指頭在輕輕地一按。
  這輕柔、脆弱的一按,使我走了神的神經著實一驚,但頓覺又是意味深長的一按。它表明,面對著未知的一切,面對著往下的幾步以及即將步入的未來,她有些緊張,需要鼓勵。她在嘗試著非她莫屬的勇氣。她的嘗試開發了我身上儲藏的我未感覺到的勇氣,不過為了她,我可以裝出這副勇氣來。側目看去,她的面紗在抖動。我不知道怎樣去糾正才好。我突發奇想,要是我們倆同時抖動,就不會那麼引人注目了。
  腦瓜裡儘是這些怪念頭,不知不覺走到了聖壇前。我把她交給等候在那裡的新郎,然後退到後面。牧師問是誰嫁出這位女人,我回答說:「她母親和我。」聲音很低,聽起來尖聲尖氣,很像野鵝的叫聲。這時我應該坐下了,就像我當初練習的那樣。可我還是驚奇地呆在那裡,看上去又像哭又像笑。牧師低聲提醒我:「你可以坐下了。」這時整個儀式停了下來。我像一件掛在木釘上鬆散的舊外套一樣,又站了片刻,這才反應過來。當我在長凳上坐下來時,心頭頓時湧進了寬慰的感覺。不在人前顯眼了,這多好啊!
  在隨後的儀式上,我又抽空自找煩惱——在眼淚一陣陣的威脅下,回憶我剛才的表演有沒有令人不安的地方。我攜著女兒沿通道走過時,腳步一點兒都不輕快嗎?我事實上沒有把儀式中我們的那一段進行得太匆忙吧?
  後來,在筵席上我問及此事。大家異口同聲地誇我,說我像演員一樣,步履姍姍地走過了通道。
  我和女兒跳舞時,她肯定地說,當初我如果步子再走得慢一點兒,她就會緊張得跌趴在地上。我感到輕鬆多了,甚至覺得有點兒勝利了。我邊跳舞邊笑,她的面紗都在抖。我們承認我們都患上了嚴重的「婚禮面部痙攣症」。我的眼淚又上來了。我說:「親愛的,我們走過來了。」她雙眼濕潤,默默地把面頰依在我的肩上——同意我說的話。
  我回想起她在通道上的輕輕一按,回想起我們走不下去然而最終堅持下來的那一刻。我們跳著華爾茲進入了最後的幾拍,這時我感到那一刻正化作那些未來的時刻,它將作為紐帶把我們永遠維繫在一起。

 

Title :新娘子的爸爸
Author :裡查德·潘都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