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2日 星期日

超自然力的演示


  我被一種不知從何而來的力所支配,身體就像鐘擺一樣前後左右地擺動:向左,向右,微向前傾,又往後斜倒……。突然,感到自己要摔倒,但沒有倒下,彷彿有個東西把我牢牢地固定在傾斜的姿態上。我想這副模樣是多麼離奇古怪的啊!由於有這種想法,我反而感到十分愜意。此時那種神秘的力又重新將我扶正。
  「現在您已經首次領略到思維暗示——不用語言提示的效力了。」站在身後的試驗者說道。
  幾年前,我認識了阿爾貝特·維涅吉克多維奇·依格納傑科。他是蘇聯心理學者協會的院士,心理學試驗「人,你的能力」項目的實施人。打那次起我就盡可能參加依格納傑科的各種演示。一向不信任何什麼奇跡和超自然力存在的我,開始被這種無法解釋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被拉動的現象弄糊塗了。如今我觀看他的演示時,已經有點另眼相待了,雖然其中許多奧妙依然叫人納悶。
  依格納傑科可以瞬時記住幾百個數字,並能倒背如流,準確無誤。一個有25個方格組成的,每格都填著數據的正方形擺在那裡。依格納傑科只須在一剎那間瞟一眼,就能憑記憶說出這個方形橫、豎、對角線、四周填寫的各個數字情況。
  有一次,在明亮的舞台上分別擺置著15個蘇聯作家的肖像,舞台右角有一塊畫著100個大小不等小圓圈的可旋轉黑板,左角則是塊教室用的普通黑板。依格納傑科坐在一張椅子上,與黑板並排;嘴裡含著一隻囗琴;右腳趾夾著一根鉛筆,鉛筆下面是一張紙;左腳趾頭則按在琴鍵上;手中捏著一根粉筆。幾根電線分別從他的手腳一直引到被接通的儀表上,會場一片沉寂,只見依格納傑科瞥一眼肖像,爾後轉回頭慢慢地說:「準備!」
  頓時,台下的觀眾紛紛向他提出種種問題和要求。一個述課文讓依格納傑科記在黑板上;一個說出好幾個兩位數字要他立刻算出乘法得數來;第三個人旋轉著畫圈的黑板要他當場點數。同時,他用夾在右腳趾上的鉛筆繪畫;用左腳趾按鍵彈奏樂曲;用手調正指南針;用嘴吹奏著囗琴(在回答問題時才中斷吹奏)。此外,還憑記性說出1萬年內任何一個星期的日期,並應觀眾要求減緩自己的脈博和提高體溫與血壓……依格納傑科不但在同一時刻要完成13個不同的動作,而且一切都做得絲毫不差。
  記得我第一次觀看依格納傑科這個表演時,急不可待地等著表演結束,便問他:「這麼說,現在已表明你的腦子的工作是滿負載了?」他笑了起來:「不,當然不。我不過讓頭部的兩個腦半球同時投入工作。這對人來講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依格納傑科在另一種場合之下表演,有許多人自告奮勇地上台配合。依格納傑科要讓他們去完成某種與個人意願相違背的事,而每個人都抱著自信心理,說自己不受導演的支配。
  依格納傑科提出的卻是一個最簡單的問題:「您叫什麼名字?」一位小伙子靠近麥克風一本正經地答道:「柳特米娜·茲契娜。」(註:女性名字)立刻他被自己的回答窘住,吃驚地望著哄堂大笑的觀眾。輪到挨著他站著的約30歲的男人回答,他笑容滿面地對著麥克風脫囗而出答道:「可羅科吉爾·傑娜。」(註:鱷魚)。頓時他笑容消逝,企圖弄清這些話怎麼從囗中冒出。
  「也許是偶然的?那好,請您再試一試:你的名字叫什麼?」
  「巴巴·費爾婭。」(女性名字)
  現在,參加試驗的人已經不再發笑了,他們困惑地相互對瞧著——一種什麼力量在控制著他們呢?
  人在生活中的所見所聞都會譯為電碼信息印在自己的潛意識裡,但不容易表達出來。依格納傑科在他的試驗中彷彿能打開人身上的「暗示閘門」,通過心靈指令將像是遺忘的往事調動出來。一個學生無論天分多高,也做不到把課堂上所聽講的話一字不漏地記住。但是,只要讓學生與依格納傑科相互「勾通」一下,他就能逐字逐句地將教員說的一切複述出來。
  依格納傑科通過試驗提出,所謂「信號暗示」確有其事。1986年在蘇聯克列明涅茨市就曾發生過這樣的事。依格納傑科暗示某學校的9年級一個學生在外語考試時去取第8張的試卷,這位學生確實這樣做了。他走近放著試卷的桌旁,手立刻會伸向其中一張——打開一看,其號碼正是8。多年來進行諸如此類的試驗不止一次。
  難道潛意識還會具有「看」的功能?從事此項試驗的心理學家沒有否定這種假設。
  在邀請台下觀眾上台配合表演之前,物色將與他合作的對象本身是不知不覺的。也就是說,他用不著接觸觀眾,就可令觀眾從座位上離開。這樣依格納傑科可以考驗出每一個人對提示的感受程度。對此感受會因人而異。以後我才知道這叫做「遙擊」,只有在徵得觀眾的同意下才能演它。
  專家們對此做出如下解釋:所謂「遙擊」是因為依格納傑科能聚集、濃縮自身的能量並能隔著距離將它釋放出來所致。
  「我發現自己具有這些特異功能還是在我兒童時代。」依格納傑科說。
  以前,在依格納傑科學習的班級裡,接二連三地發生了許多古怪離奇的事。一個被叫上黑板來的同學突然「粘」在課桌上動彈不得;一個學生在一整節課上一句話都發不出來,彷彿他的舌頭被人割去一樣……校長顯然知道誰在課堂上搗鬼。他把依格納傑科喊到自己的辦公室裡,非常嚴肅地警告他:「要是再幹一次這種試驗,就給我滾出學校!」
  只是在依格納傑科考進尼古拉耶夫師範學院時候,他才真正注意到自己的這種先天的本領。這驅使他進到了心理學試驗室,在這裡他很快就主持了暗示課題小組的工作。
  幾年前,在莫斯科和列寧格勒的學者開始對生物場進行研究。研究結果表明,當發功時,那雙特異的手的周圍物理場發生了變化:因人體生物化學反應加劇而引起了光學儀器裡微光的增亮,紅外線釋放,磁場增強,同時電場也出現了低頻率的波動。研究小組證實了通過它可以獲得人生理狀況的信息,甚至可以隔著距離對人產生反應的「感覺通道」。
  已經下了三天三夜的雨,我的情緒壞極了,我無法忍受,便驅車上依格納傑科那裡去。奇怪,
  他面前,我心平氣和,自我感覺完全兩樣,是怎麼一回事?
  我剛進屋,依格納傑科就凝視著問我:「心境欠佳?」我聳聳肩膀算是回答。
  「須知人乃是宇宙之生物,天氣不好人也難受。」
  沉默一陣之後,他向我提出:「你要不要看一看在莫斯科你家正發生的事情?」
  我禁不住笑起來。但就在這一瞬間,我覺得心中那種惶惶不安的情緒正是家裡人焦急驚慌的心情引起的。這就是原因所在。當時在我的面前出現幻影,異常清晰地看到了我家的住宅。我確實沒有自尋煩惱,是家裡人在爭吵!
  就是現在我也想像不出,當時在莫斯科住宅裡「呆」了多長時間。當我從幻覺中醒悟過來後,我急忙跑去打電話,把當時發生的一切統統告訴給家裡人。只是完全忽略了這種做法可能帶來的後果。而這終究發生了:實驗家依格納傑科還必須去消除家裡人因驚嚇而引起的神經錯亂——當然他是隔著距離做的。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那天正下著雨。依格納傑科突然中斷了談話。只見他伸出一隻手,手心向上,幾分鐘一言不發。此時確確實實在我的雙眼裡原來暗灰色的雲層變得明亮起來,濃厚的雲被弄得稀薄、被驅散了。突然艷麗的太陽在天空發出光茫……
  他又突然問我:「現在自我感覺如何?」
  「簡直是太好了!」我並非居心不正。
  「您曾問我為什麼要耗費自己的精力在表演上?您現在差不多也回答了這個問題了,因為這可以喚起人們心靈的力量。我把做這項工作稱之為『淨化』,我認為它很有意義。最近,地球上經常發生天災——地震、火山爆發……這使我感到特別不安。也許,你們對此會覺得好笑,但我堅信;任何富有侵犯性的念頭都會給生物層帶來危害。蘇聯科學院士B·N·彼爾納特金關於物質進化即是生物化學和其他自然的作用綜合的觀念合乎規律地給眾多學者帶來產生智慧的思想。
  正是這種智慧應該承擔起今後全部生命發展進程的責任,正像幾百萬年前有機生命所承擔的責任一樣。」
  「對。但這又和人類的希望相聯繫?」
  「人類的希望是無窮無盡的!」

 

Title :超自然力的演示
Author :斯捷爾娜·雅莫爾特


國外風箏趣話


  英國人對放風箏的興趣很濃,在倫敦區設有「風箏玩賞者協會」,英國每年銷風箏200萬個,平均每9家就有一個風箏。聖地亞哥的薩卡別斯村,如果哪個青年能成為放風箏的優勝者,他就會贏得姑娘的愛情。
  危地馬拉的印第安人把風箏當作祭品。每逢聖節,人們便把五彩繽紛、繪有各種圖案的風箏帶到附近的小山上放出,表達對亡者的懷念。
  新西蘭的莫斯蘭地區,風箏是和平的象徵,每個村子都把一個風箏放上天空,如果掉下來,就意味著不吉利,村民們不顧路途遙遠,都去把風箏找回來重新放上空中。
  西班牙上的一個小島上的居民,每年春播時要集體放風箏,他們將裝有糧食的小布袋拴在風箏上,當風箏放出時把線剪斷,以求風調雨順,糧食豐收。
  南朝鮮人常把自己的憂愁和不幸寫於紙條掛在風箏上,把風箏放到空中,然後將線剪斷,讓風箏把憂愁和不幸隨風帶走。


 

Title :國外風箏趣話
Author :總第 98期


歐洲大學生就業時間


  歐洲各國大學生的年齡差異很大。北歐的大學生大多年齡偏大。這些學生從學校領取獎學金,日子過得蠻舒服,所以他們便遲遲不願畢業離校。西德25歲以上的大學生占40%,而芬蘭則高達一半。丹麥美術專業的本科生在校學習期長達8—9年;而學醫的則要學到40歲左右,開業一般都在40歲以上。
  芬蘭規定,可向大學生提供7年的獎學金和低息貸款。大學生在花四、五年時間學完一門專業後,如轉系則可繼續享受7年的獎學金。
  南歐國家的大學生一般畢業較早。西班牙大多在20歲多一點就要畢業。法國大學生領取獎學金的時間很短,逾期後要麼由學生家長貼補,要麼由學生本人打工以支付學習費用。英國80%的大學生都不到25歲。
  法國的企業不願錄用在大學裡呆了4年以上的學生,而西德企業的人事部門認為,在大學讀了4年的學生,在社會經驗方面太不夠了。
  西德大學生平均28歲就業,聘用博士生則根本不要未滿30歲的。西德的管理學院沒有碩士課程,即便在外國獲得該學位,用人單位也會因這些人太傲慢而謝絕聘用。
  然而,根據歐共體的文件,從今年起在各成員國獲得的文憑,在歐共體各國都同樣予以承認。學生只要取得了工程師或會計師的資格後,他就可以選擇一個國家就業。
  歐洲統一市場即將建立,有人擔心這樣一來會發生混亂。如意大利規定年滿25歲方可具備律師資格,而西班牙和西德的年齡規定分別是22歲和26歲。在西班牙取得律師資格後,22歲就可以在西德開業,這使得丹麥、荷蘭和西德等國家不得不讓學生及早畢業。

 

Title :歐洲大學生就業時間
Author :陳鴻斌


神童之最


  澳大利亞的藍米,出生20個月,就能躍入深水游泳約100米,被譽為「澳大利亞水上神童」。
  日本的三輪光港,出生20個月就能讀書寫字,11歲時便翻澤了中文書籍《詹天祐傳》,成為世界上年齡最小的翻譯家。
  南朝鮮兒童金雄榮,在數學方面有超人的才能,4歲考入大學,是年齡最小的大學生。
  中國黑龍江的趙欣,3歲時參加全國少年兒童習字比賽,並成為年齡最小的獲獎者。
  美國華盛頓的桃樂賽·史屈特,4歲之時創作出版了第一部著作《世界如何開始》,是年齡最小的作家。
  荷蘭《少年報》記者比秀姑娜,11歲出國採訪,成為世界上年齡最小的新聞記者。
  中國上海市高安路小學生酈靖松,12歲擔任了中國福利兒童計算機活動中心開發部經理,是年齡最小的經理。
 

Title :神童之最
Author :澳門日報


2019年5月2日 星期四

新娘子的爸爸


  去年,我被推上了做新娘子的爸爸這等候良久的角色。可我對此卻無半點兒準備。我總是這樣想,當我陪著呂貝卡走在通道上的時候──她,身穿白色飄垂的卡服,嫵媚動人;我,泰然自若,且又自豪——我會細細地回想她孩提時代某些富有紀念意義的時刻,或者在痛苦中難過而又甜蜜的思索著:以往這一切的養育是怎樣轉變成了眼前這一刻啊!我的女兒,打扮成了新娘子的女兒,正成長為這美麗可愛的女人。
  事實上,很不幸。當我和她走在通道上時,我一樣也沒去想,我根本不能想,我害怕。
  幾星期以前,那股子緊張勁兒就開始了,而且根深蒂固起來。我愈來愈擔心,覺得還是不再胡思亂想為好,把注意力集中在走完通道而且又用不著準備擔架所必備的條件上。通道簡直成了我挨鞭子受罰的夾道。有天晚上,教堂裡空空的,我溜進去看了看通道,長得令人作嘔。
  四周沒人時,我在我執教的大樓各走廊上練習走道兒。不一會兒,我為把自己擺弄成叫人看了要你侷促難堪的樣子而感到十分懊喪。於是,我停了下來,心想我算是無可救藥了。這一事實於婚禮前一夜在教堂內獨自進行的「綵排」上被證實,我呆頭呆腦,上下哆嗦個不停。我沮喪地意識到,這樣練習也將無濟於事:假如我今天這麼糟,那我明天經過了練習會更不堪言。
  第二天到了,我沒想錯。當許多人在教堂裡就坐時,我腳步敏捷地穿過,我得舉止謹慎,免得人家發現我在發抖。不料,當我停下來想看看自己是否鎮定時,「咚」的一聲把我嚇了一跳,原來是右腳跟兒重重地跺在了地板上。
  比顫抖更要命的是眼淚。我這個人有個毛病,好流淚,是個近於流淚狂的人。我曾經因為幾日很糟的天氣而哭過,為一隻死去的蝴蝶落過淚,為某些有傷感氣息的電視廣告而哭過鼻子。所以,今天我異常的警惕,因為一滴眼淚便能使人掃興。
  婚禮開始了。5名身著粉紅色長服的伴娘由身穿灰色無尾禮服的教堂招待員伴同著,沿通道儀態端莊地徐徐走來。她們步履從容,全然是藝術的美。可是我沒上過婚禮的場面(我們私奔了),這次是我的處女航。
  那一刻來到了。呂貝卡手挽著我的胳膊,我們站在通道的一端。教堂內鴉雀無聲,所有的人都站著轉過身來,看著我們。奇怪,我覺得很鎮靜。頓時,管風琴的樂曲《新娘子到》奔瀉而出,樂聲高奏,歡樂優美,令人難受。哦!太令人難受了。我和女兒移步向前時,一股熱淚夾著鹹味直衝而來。我又鎮定了一下,昂首直視,誰也不看。
  走了大約三分之一了,臉面剛要抽動,右胳膊上覺得輕微的一按,把我喚醒到另一個更容易忍受的現實上來。原來是我的女兒的手抓住我上臂的內側,我感到她的手指頭在輕輕地一按。
  這輕柔、脆弱的一按,使我走了神的神經著實一驚,但頓覺又是意味深長的一按。它表明,面對著未知的一切,面對著往下的幾步以及即將步入的未來,她有些緊張,需要鼓勵。她在嘗試著非她莫屬的勇氣。她的嘗試開發了我身上儲藏的我未感覺到的勇氣,不過為了她,我可以裝出這副勇氣來。側目看去,她的面紗在抖動。我不知道怎樣去糾正才好。我突發奇想,要是我們倆同時抖動,就不會那麼引人注目了。
  腦瓜裡儘是這些怪念頭,不知不覺走到了聖壇前。我把她交給等候在那裡的新郎,然後退到後面。牧師問是誰嫁出這位女人,我回答說:「她母親和我。」聲音很低,聽起來尖聲尖氣,很像野鵝的叫聲。這時我應該坐下了,就像我當初練習的那樣。可我還是驚奇地呆在那裡,看上去又像哭又像笑。牧師低聲提醒我:「你可以坐下了。」這時整個儀式停了下來。我像一件掛在木釘上鬆散的舊外套一樣,又站了片刻,這才反應過來。當我在長凳上坐下來時,心頭頓時湧進了寬慰的感覺。不在人前顯眼了,這多好啊!
  在隨後的儀式上,我又抽空自找煩惱——在眼淚一陣陣的威脅下,回憶我剛才的表演有沒有令人不安的地方。我攜著女兒沿通道走過時,腳步一點兒都不輕快嗎?我事實上沒有把儀式中我們的那一段進行得太匆忙吧?
  後來,在筵席上我問及此事。大家異口同聲地誇我,說我像演員一樣,步履姍姍地走過了通道。
  我和女兒跳舞時,她肯定地說,當初我如果步子再走得慢一點兒,她就會緊張得跌趴在地上。我感到輕鬆多了,甚至覺得有點兒勝利了。我邊跳舞邊笑,她的面紗都在抖。我們承認我們都患上了嚴重的「婚禮面部痙攣症」。我的眼淚又上來了。我說:「親愛的,我們走過來了。」她雙眼濕潤,默默地把面頰依在我的肩上——同意我說的話。
  我回想起她在通道上的輕輕一按,回想起我們走不下去然而最終堅持下來的那一刻。我們跳著華爾茲進入了最後的幾拍,這時我感到那一刻正化作那些未來的時刻,它將作為紐帶把我們永遠維繫在一起。

 

Title :新娘子的爸爸
Author :裡查德·潘都爾


握手透露的「秘密」


  握手寒暄,本來是歐美人士禮儀習慣,但是現在已成為最普遍被採用的世界性「見面禮」。
  握手的舉動雖然簡單,但每個人握手的方式,都不盡相同。美國一位心理學家伊蓮嘉蘭在一本專門研究人類行為與性格關聯的著作中指出,一個人與人握手時所採用的方式,最能反映出他的個性。以下是她列舉的八種握手方式及它們所反映的性格類型。
  △摧筋裂骨式:握手時,緊抓對方手掌,大力擠握,令對方痛楚難當。此類人精力充沛,自信心強,為人則偏於專斷獨裁,但組織力及領導才能均極超卓,是一個天生的領袖人物。
  △沉穩專注型:握手時力度適可,動作穩實,雙眼注視對方。此類人個性堅毅坦率,有責任感而且可靠,思想縝密,擅於推理,經常能為人提供有建設性的意見;每當困難出現時,總是能迅速地提出可行的應付方法,極得別人信賴。
  △漫不經心型,握手時只輕柔地觸握。此類人隨和豁達,絕不偏執,頗有遊戲人間的灑脫,而且凡事不為人知,謙和從眾。
  △雙手並用型:握手時習慣雙手握持對方。此類人熱誠溫厚,心地良善,對朋友最能推心置腹,喜怒形色而愛憎分明。
  △長握不捨型:握手時握持對方久久不放。此類人情感豐富,性喜結交朋友,是俗語所謂「單料銅煲」。但一旦建立友誼,則忠誠不渝。
  △用指抓握型:握手時只用手指抓握對方而掌心不與對方接觸。此類人個性平和而敏感,情緒易激動。不過,心地善良而極富同情心,具有同胞物與的胸懷。
  △上下搖擺型:握手時緊抓對方,不斷上下搖動。此類人極度樂觀,對人生充滿希望。他們的積極熱誠使他們經常成為中心人物,受人愛戴傾慕。
  △規避握手型:有些人從不願意與人握手。他們個性內向羞怯,保守但卻真摯。他們不輕易付出感情,不過一旦建立情誼之後,使會情比金堅。對朋友如此,對愛情亦然。

 

Title :握手透露的「秘密」
Author :聯合早報


2019年3月14日 星期四

妙在其中


  麵湯的味道確實鮮美,不愧是名聞遐邇的專業店做出來的玩藝兒。然而山田這小子不是為了品嚐風味麵條而來到這個店的,他打算先把事先準備好的死蟑螂扔進湯麵碗裡,然後敲詐這個店,弄幾個零花錢用用。
  已經過了繁忙的午間飯時,算上山田也只剩5位客人了。店裡的人,後廚房有3個男的,前堂有兩個女的。山田瞅準了大家的視線全沒注意到他這邊,就趁機偷偷地抓出死蟑螂扔進湯麵碗裡了。
  「喂!來一下!」山田立即高聲叫道。
  女服務員走過來,山田便厲聲指責說:「瞧瞧這個!這種東西進到麵條湯裡能吃嗎?」
  女服務員看到麵湯上漂浮著的蟑螂,一時木然語塞,不知所措。
  「對……對不起……」當女服務員語無倫次地這麼一道歉,山田更來勁兒了。他氣勢洶洶地訓斥說:「去叫你們老闆來!我有話同他說!」
  「好的。」女服務員慌不迭地跑到後廚房去了。
  前堂就餐的其他客人不知出了什麼事,都盯著這邊看,山田則惡狠狠地回敬了他們一眼,於是大家就都移開了視線。過了不大一會兒,一個35歲左右的男子走了出來。
  「我是店主。」這人向山田打過了招呼,當他看到碗裡的蟑螂時,便深深地鞠了一躬說:「太對不起了,我們實在是做了件無可辯解的事情。這似乎是我們一時的疏忽。」
  「說什麼?似乎是一時的疏忽?!」山田瞪了老闆一眼。
  其他客人又把視線集中過來。老闆好像很為難的樣子,皺起了眉頭,請求山田到後屋去。
  廚房裡有一隻大而又深、裝著麵條湯的不銹鋼湯鍋。老闆把山田領到那大湯鍋前邊,壓低了嗓音悄聲地說:「我說這位客人,其實吶,本店的湯裡放有隱秘的調味料。請您看一下這湯裡面。」
  山田探出頭去往那湯鍋裡一瞧,只見那湯上面漂浮著好多只蟑螂。
  「呃……呃呃呃……」山田只覺得一陣噁心,趕忙跑到近處一個下水道那裡開始嘔吐起來。
  ——畜生!竟然用蟑螂調起特殊風味來了——山田亂紛紛的腦子裡如此想道——好,這樣一來老子的計劃就好干了。這正中老子下懷!
  山田一止住了嘔吐,便逼近站在他背後一直一動不動死盯著他的老闆說:「用蟑螂給麵條湯調味兒,你這個店坑人不淺吶!我不能坐視不管!我要張揚出去讓大家都知道知道!」
  山田這麼一恐嚇,老闆裝出一副好像很害怕的樣子:「您說什麼?蟑螂?指的是這個嗎?」老闆用手指了一下菜板,那上面放有豎著切開的半個紫茄子和四五個做成蟑螂形狀的茄子碎片兒,「這很容易就能做出來的呀!」
  老闆把一個湯匙似的器具拿在手裡,在茄子上一摁,就壓出來一個蟑螂形狀的茄子片兒。
  「媽的!你在耍我!」山田惡狠狠地這麼一罵。老闆很坦然地說道:「話又說回來了,我說您這位客人,您在前堂看到了蟑螂,為什麼就沒有嘔吐吶?」

 

Author :安田雅史
Provenance :青年參考


看兩支鉛筆談戀愛


  朋友寫在酒吧牆上的詩句,其中的這麼一句,真是妙極了。
  一整天,這個句子就在我腦子裡迴旋,我的腦子裡裝了一腦袋舞蹈的鉛筆。兩支鉛筆在我的腦子裡做傾心之談,拉丁之舞;兩支鉛筆有時是金屬的質地,一支彎腰彎成蝴蝶翅膀的曲線,一支就變得像蟋蟀的鬍鬚那樣細長;一支穿了古雅的黛色筒裙,筒裙上有蠟染的暗花,另一支戴了橙色的高禮帽,它們各自把桶形裝在自己身體的不同部位,當它們發現這一點,就忍不住笑得一團糟了。
  我由此想起的另一個情形是,在一個巨大的穀倉,有一個小姑娘,她看著從自己身體裡流出的血就驚慌失措,以為自己要死了。有一個成年男子走到穀倉裡,牽了她的手,告訴她沒事。
  這好像是《荊棘鳥》裡的一幕,終其一生的浪漫愛情,從這裡開始。
  還有一個下雨的民謠,也是小女孩來唱:下雨了,下雨了,下個沒完。我們很想出去遊玩,可惜沒有傘。我的那個木板拖鞋,後帶子又已斷。
  兩支鉛筆,兩隻木板拖鞋,都是可以畫在城市的酒吧裡的東西。當然,配上幾句歪詩,不要名人的,自己想出來的就很可以。
  可以是一隻胖的花瓶,只插了一枝纖細的迎春,那枝迎春無比之長,彎彎曲曲地從去年春天一直開到這個盛夏。這是你的迎春,想讓它開多久,它就得開多久。
  在喬裝的週末,喬裝的情侶和喬裝的故事,就來和兩支鉛筆做伴,酒吧是城市的一朵紅唇,挑逗埋伏的慾望和蠢動的心思。
  在城市裡你是不能沒有酒吧而處之泰然的,一瓶紅酒,一杯檸檬茶,然後,在一片朦朧的酒吧,兩支鉛筆無聲滑行。你且靜聽《百萬花束》、《紅磨坊》、《哭泣的阿根廷》。鉛筆窈窕裊娜,翩翩在你同座的瞳仁裡。今晚,這個晚上是你的,你且享受這些詩句。它們就寫在水盈盈的瞳仁裡,絕對的私語,只為你一個人書寫和展讀。
  在城市裡我們變得狠心而世故,在夢的邊緣醒著,輕易不感動。兩支鉛筆的舞蹈,當然也可以去掉那些背景,依然是詩意的。比方說,兩隻鞋、兩根鞋帶、兩個影子、兩張郵票、兩個字。


 

Author :艾曉明
Provenance :粵港週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