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

時空隧道與失蹤之謎(二)

   失蹤據美國海軍部記載,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太平洋戰役中,美國「印第安納堡利斯」號軍艦被日本潛艇擊沉。
當時美國海軍部收到艦上有25名官兵乘救生艇逃離了軍艦的求救信號。
但美國海軍部多次派出營救艦隊和飛機去尋找,均一無所獲,最後只好宣告他們已葬身海底。
然而,1991年7月的一天,一隊菲律賓漁船在菲律賓群島以南的西比斯海域上,竟然發現了這只救生艇。
小艇上的25名船員雖然如驚弓之鳥、一片惶恐不安的樣子,但他們仍然不失年輕力壯的風貌。
這一發現,便得美國當局感到萬分驚愕。當然,更使他們感到大惑不解的是,「印第安納堡利斯」號軍艦是1945年7月30日被擊沉的,時隔46年後,他們的模樣竟和被擊沉時一模一樣,連鬍子和頭髮都沒有一點變化。
這25名獲救的人員一致認為他們在海上僅僅漂流了1天時間。
46年如一日,怎麼說?
天文學家森梅西堅斯博士認為,他們有可能闖入了一個「時空隧道」,幾十年後復出人間,卻全然不知道已經過了那麼久時間。

  近來,熱衷於研究「神秘再現」的學者們還發現,「再現」並不是海洋裡的專利,在航空史上也可查到諸如此類的記載。


  那是二戰期間,美軍的一支空戰隊在北美戰場上結束戰鬥後,在返回基地前的整編中發現少了一架P─38戰鬥機,編隊飛機四處尋找,結果沒有發現任何線索。

當晚,基地為這名飛行員舉行彌撒。這誰都清楚,所謂失蹤實際上就是陣亡。
可就在彌撒舉行中途,基地警報突然響起,雷達顯示一架身份不明的戰機正低空高速接近機場。
戰勤人員立即進入一級戰鬥狀態,幾十架戰機打開發動機待飛,防空火力網也一齊對準了那架飛機。
這基地上的官兵驀然發現探照燈光籠罩下的飛機很像白天失蹤的P─38戰機。
報務員立即用無線電與這架飛機進行聯絡,但得不到任何回音;信號兵也用信號燈打出燈光信號,要求來機作出敵我識別訊號,但來機對此全然不顧,逕直往基地急衝而來。
正當指揮不知所措時,該機在機場正上方的空中突然崩裂,像天女散花一樣將無數碎片紛紛灑向地面。
令人驚奇的是,飛機「散架」時既沒有火光,也沒有爆炸聲。
隨後,人們又發現碎片星雨中跳出飛行員與降落傘,先是副傘隨風飄蕩,隨後主傘也張開。
驚魂未定的基地官兵紛紛擁上卡車,風馳電掣般地奔向降落傘和殘骸跌落地點。
他們目睹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殘存的機身編號證實,該機確係失蹤的那架P─38戰鬥機。
但它的油箱早已用干,難道在死亡約10小時後還能駕機與跳傘嗎?
這一奇案被列入美國空軍機密檔案,並附上基地指揮官和目擊者的簽名。
當時,有人懷疑P-38戰機可能遇上了外星人的飛碟。

  數年來,熱衷於「神秘再現」探索的學者們,對失蹤後又再現的事件進行了深程度的挖掘,目前已搜集到幾十個案例,並對此進行了研究分析,企圖從物理性質、光學現象、時序體系和空間原理對此作出解釋,但沒有一位學者能跳出「時空隧道」的困惑。


  在激烈的爭議中,學者們對「時空隧道」也提出了幾種其他理論假說:其一是「時間停止」說,對於地球上的物質世界,進入「時空隧道」後就意味著失蹤,而重新從中出來時又意味著神秘再現。

這表明「時空隧道」與地球不是一個時間體系,它的時光是相對靜止的,因而無論失蹤三年五載,或者幾十年數百載都如同一時一日,抑或從失蹤到再現的時間為零。
其二是「時間可逆」說,即「時空隧道」中的時間是倒轉的。
失蹤者進入這套時間體系裡,有可能回到遙遠的過去,然而當時間再次出現逆轉時,又把失蹤者帶回到失蹤的那一刻,結果就出現了神秘的再現。
其三是「時間關閉」說。
「時空隧道」是客觀存在的物質性世界。
它看不見也摸不著,對於人類生活的物質世界,它既關閉又不絕對關閉,有時也偶爾開放一次。
這一開就造成神秘失蹤,後來又一放,失蹤者就再現了。

  目前,對「時空隧道」的認識問題,仍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不過,以下這段引自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一段話,不知對你理解以上發現的另外空間的神秘現象是否有所啟發。


  「現在人類科學的指導思想對於它的發展研究,只能局限在物質世界之內,當一種事物被認識了才去研究它,走這樣一條路。

而在我們這個空間中摸不著看不到的,但客觀上存在的,而又能反映到我們的這物質空間來的現象,實實在在的表現,卻不敢去觸及,視為不明現象。
固執的人硬是無根據而找理由說成是自然現象,另有用意的人違心地一概扣上迷信的大帽子,少於追求的人以科學不發達而避之。如果人類能重新認識一下自己和宇宙,改變一下僵化了的觀念,人類就會有一個飛躍。」
佛法「可以為人類洞徹無量無際的世界。
千古以來能夠把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整個宇宙圓滿說清的唯有」佛法「。」

 


Author :轉載自新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