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

案例-關於鳥的故事

   幾乎所有的人都喜歡鳥,可是BARBARA對鳥卻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她的恐懼症產生於她27歲那年,至今已20年了。
那天,當和一位朋友在海灘上漫步時,一隻海鷗飛下來吃她朋友伸出的手中的爆米花。
當它飛過時,它的翅膀輕輕地掃過BARBARA的臉。
「白鳥悠悠下」的情景一下子觸發了她的極度恐懼。
以後每當離開家或汽車,她總要仔細地檢查周圍是否有鳥類。
每當走到公共場所,她都要帶一把傘,以避免和低飛的鳥有任何遭遇。

  在前世回溯中,她記憶起她曾是19世紀末居住在美國西南部的一個白人男子。

當時他27歲。有一天他喝醉了酒,姦污了一個印第安少女。
當受害者家人知道後,幾名勇士抓住了他。
他們把他綁起來,並把他上衣脫光,然後把他扔在沙漠上等死。
可是,當那些印第安人臨走時,把他的胸腹部劃開一道口子,出了很多血。他在烈日下又饑又渴,很快脫水。
這時他看到幾隻鳥在他頭上盤旋。
一會,一隻禿鷲降落在他的附近。他的尖叫使它卻步,可是它馬上意識到他毫無防衛能力。
於是它和五個同類跳下來啄他的身體。
很快,更多的禿鷲飛過來,一隻大鳥開始啄他的眼睛。他實際是被驚嚇致死。
而她今生的恐懼恰恰發生在27歲那年。
  在回溯結束前,BARBARA釋放了她前世今生的恐懼。

但她很想知道她為什麼有這樣慘痛的經歷。
於是JAMEISON醫生又使她進入回溯狀態,她回到了宗教裁判所時代的法國,她是一名獄卒,負責酷刑折磨所謂的教堂的敵人。
他的拿手好戲是把受害者的眼睛摳出來。

  這個案例應該成為中國大陸勞教所和監獄裡的幹警們的前車之鑒。

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會返回到他們自己的身上。
暗室之過,神目如電。在JAMEISON的一個案例中,受試者的前世是一位貴婦人,當乘坐華麗的馬車招搖過市時,她對路邊的乞丐非常鄙夷,覺得他們不配活在世上。
可是在下一世,她自己成了一個乞丐,而且還是個傻子,連乞討不會。
人們往往以為自己有地位有本事,自高自大,追名逐利,其實「前門種瓜人,昔日東凌侯;富貴故如此,營營何所求。」
JAMEISON醫生本人曾在一個前世迫害過相信輪迴的人,結果在這一世,他常常被一些基督徒抨擊。

  當然,這些前世的回憶都是悲慘的故事,因為病人要找到其問題的宿世根源,而這根源一定是病人承負了千百年的傷痕。

其實,人世並不只是苦難,人的一生也往往充滿了草長鶯飛、輕歌漫舞。
釋放前世的痛苦可以撫平今生的傷痕和迷惘,同樣,經歷前世的美好和友愛也會慰籍今生的愁魄與離魂。
比如在JAMEISON醫生的一個案例中,一位女士非常懷念去世的丈夫,希望能在前世找到他。
在入定下,她讓更高的自我把她帶回她和丈夫在一起的最早的一個前世。
可是當她回溯到那一世時,她大失所望,他的丈夫是如此的醜陋,因為那是一個史前的穴居時代,和她所期盼的風花雪月相去甚遠。
可是當她經歷這一世時,他的丈夫給她帶回獵物,撥開她的頭髮抓虱子,把她從猛獸的嘴裡救出來,她漸漸感到他和丈夫之間的深深的關愛。
她也很欣慰地被更高的自我所告知,她和丈夫在來世中還會相偶。

  JAMEISON在書中經常提到「更高的自我」,這個自我知道我們自己累世的宿緣,也知道今生將要發生的一切。

也許人有在迷中的這一面,也有在迷外的明白的一面。也許人的自我分為諸多層次,具有不同的智慧。
也許人的神識不只一個,有的不在迷中。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