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肯尼迪之死

肯尼迪總統被刺身亡是美國最大的懸案之一。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總統到得克薩斯州達拉斯市視察。

正當總統轎車在得克薩斯州達拉斯市埃爾姆大街行駛時,突然兩聲槍響,肯尼迪頭部中彈倒在車座上,陪同的康納利州長也同時倒下。
肯尼迪經搶救無效於當日下午1時死亡。
案發後,在附近一幢樓房六樓的書庫裡發現了屬於李。
哈維。奧斯瓦爾德的步槍和彈殼,因此他被當作重大嫌疑犯逮捕。
但第三天清晨,奧斯瓦爾德從警察局轉移出去時,突然被達拉斯夜總會老闆傑克。
魯比打死,魯比當場被警察擊斃。那麼誰殺死了肯尼迪總統呢?
當時以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厄爾。沃倫為首的沃倫委員會與聯邦調查局分別進行了調查。
最後認為兇手是奧斯瓦爾德,是出於仇恨權力而為的。
這樣美國官方就將奧斯瓦爾德定為殺害肯尼迪的惟一兇手,並因此引出肯尼迪被刺是一個陰謀的說法。

  有人說肯尼迪被刺是由克格勃策劃的。

兇手1952年至1962年在蘇聯居住,且娶了一個蘇聯老婆,還一再要求加入蘇聯國籍,因此認為他殺肯尼迪是受命於克格勃。

  有人說古巴有插手的嫌疑。

因為奧斯瓦爾德返美後一直與親卡斯特羅的組織過往甚密,因此他的行刺完全可能與古巴當局有關。

  還有人說奧斯瓦爾德實際上是聯邦調查局的人,情報代號為S—172,因此,此案涉及聯邦調查局。
  實際上美國政府機構內部和學術界對官方結論均持懷疑態度。

1978年美國司法部再次偵查,結果發現奧斯瓦爾德乃是中央情報局打入親卡斯特羅的組織內部的特工人員。

  有材料表明他在生命最後兩個月中與美國一些情報機構接觸頻繁,然而一些偵察部門收集的材料後來均被人閱後銷毀,這樣要弄清案情內幕更是難上加難了。

當然有人還以此認為,肯尼迪在被刺前已有跡象表明,他將派特使去古巴,與古巴建立正常關係,這引起中央情報局頑固分子與古巴右翼流亡分子的不滿,於是串通一氣製造了這一兇殺案。當然還有說肯尼迪之死乃財團爭鬥的結果。
  儘管官方已有明確結論,且涉及此案的當事人好幾個都已亡故,一些材料也有的已銷毀,有的被篡改,但圍繞肯尼迪被刺一案,不少人仍繼續進行調查,力圖揭示事實真相。

最近幾年,美國各地出版商就推出了近10本有關此案的著作,最引人注目的是查爾斯。克倫肖的《肯尼迪:沉默的陰謀》和博納。門寧格的《致命的錯誤》兩本書。
克倫肖是當年參加搶救肯尼迪、又搶救奧斯瓦爾德的外科搶救組成員之一。
他在事隔30年後首次在書中披露了罕為人知的內情。他堅信總統頭部的槍傷來自汽車前面,從而推翻了官方和一些專家所下的奧斯瓦爾德從後面六層高樓上射殺總統的「權威性結論」。
他說,在把總統屍體從得克薩斯州「未經法律許可」而運往貝塞斯達海軍醫院的屍檢室的路途中,「一定有人擺弄過了總統屍體」,其目的就是想造成「只有一名殺手的假象」。
在他之前一個叫大衛。利夫頓的在其《最好的證明》一書中也說肯尼迪是被前面來的子彈所擊中的,當年判定此案的主要根據即肯尼迪的傷口,是被作過假的,在運屍途中,屍體已被搬動,頭部作了手術,真正致命的子彈已被取走,他認為把奧斯瓦爾德當作兇手是栽贓陷害。
因此,如果說克倫肖的上述說法沒有什麼新意的話,那麼他所提供的另外一些細節卻使人不得不注意到這背後存在的「政府的陰謀」。
當被魯比射傷的奧斯瓦爾德被送到派克蘭醫院時,克倫肖注意到在手術室裡還有名全副武裝的彪形大漢。
就在準備手術時,華盛頓來電話。據克倫肖回憶,打電話的是林登。
約翰遜副總統,他命令醫療組「必須從行將臨終的殺手的口裡挖出口供」,並應由秘密特工作現場記錄。
可是,奧斯瓦爾德還來不及開口就死了,幾分鐘後彪形大漢也失蹤了。
《致命的錯誤》的作者門寧格則詳細引述了彈道專家霍華德。多納荷多年的調查研究,提出了肯尼迪是被他一名隨身保鏢殺害的驚人的新說法。

  20多年來,多納荷頭腦中一直存在一個重要疑點:肯尼迪頭部從後面被子彈炸開,腦漿迸出,可奧斯瓦爾德從六樓向下發射的鋼甲槍彈只有穿透力,不可能在撞擊時爆炸,另外從右側上方飛來的槍彈也決不會擊中他後腦。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看到威廉姆。
曼徹斯特寫的關於肯尼迪被謀殺的一本書和謀殺時現場的照片。
照片表明,在肯尼迪夫婦乘坐的敞篷車後面,跟著一輛警衛員乘的敞篷車,車上除司機外有9名便衣保鏢,其中4名站在車兩旁踏板上,兩名坐在後排椅背上,而後排左邊的保鏢似乎是站在椅上,右手持一支AR-15型小口逕自動步槍。
這使多納荷發現了一個新的推證線索。他查出事件發生前一瞬間的情況:後排左邊的保鏢是威廉。
希基,右邊的是格林。班乃特,兩人肩上斜倚著AR-15型自動步槍。
當肯尼迪的車隊駛抵十字路口時,突然響起槍聲,這是奧斯瓦爾德從樓上射出的,但未命中。
希基聞聲立即抓起已上膛的步槍,打開保險栓,神情緊張地搜索目標。
恰巧這時,已停的車又突然啟動,希基站立不穩向後倒下,就在倒下的瞬間,他的食指觸動扳機,子彈從槍口向正前方飛出,擊中了前輛車上坐在左後方的肯尼迪。
AR-15型步槍的彈頭外殼薄、飛速快、撞擊後立即爆炸、有巨大殺傷力的特點與肯尼迪受的致命創傷完全符合,後來的模擬試驗也證實了這一推斷。

  那麼,為什麼當時大多數人沒看到?

多納荷認為奧斯瓦爾德開槍後,人群亂作一團,大家注意力均集中在總統專車上,沒注意另一顆槍彈來自何方。
況且埃爾姆大街高樓林立,十字街口形成一個回聲區,人聲、警報器尖叫聲,使人無法辨清到底響了幾槍。
而且當時正值中午,陽光普照,步槍射擊時發出的藍光根本看不到。
多納荷在訪問目擊者時,離車隊較近的人都說曾聞到強烈的火藥味,這恰好證明子彈是從近距離射出的。
不過,多納荷說,他無意要希基對肯尼迪之死負法律、道義上的責任,希基是一個勇敢的人,他在盡其衛士職責。
他只想讓那個歷史事件有個真實的記錄。
多納荷還認為政府中肯定有人知道此事,他們不應該保密。
作者門寧格在1991年11月決定出版此書前也寫信給希基,希望希基能從自衛角度來說出事實真相,可希基至今不肯開口。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