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6日 星期二

古歐洲邁諾安文明─海上霸國消失之謎

 大約在西元前二三○○年至西元前一五○○年間,克里特島(Crete)上的邁諾安文明(Minoan)的文化盛極一時,尤以最後的二百年的米諾斯王朝達到頂點。
當時,米諾斯稱雄愛琴海,威震雅典,是聯繫歐、亞、非三洲先進國家的紐帶。
米諾斯王朝充分利用了這一優越的地理位置,發展造船業,並建立了強大的艦隊,這是世界上最早的一支海軍。
所向披靡的米諾斯艦隊,使王朝能與埃及、敘利亞、巴比倫、小亞細亞等區域保持貿易來往,並成為海上霸權國家,愛琴海諸島各國紛紛向米諾斯稱臣,雅典也得向他納貢。

  無疑,克里特島是歐洲古文明的發祥地之一。

但是,大約在西元前一五○○年前後,克里特島上所有的城市,突然在一夕間全部被毀壞了,這個古老的文明便從地球上永遠地消失了。

  一九六七年,美國考古學家在克里特島以北一三○公里的桑托林島的六十米厚的火山灰下,挖出一座古代商業城市。

經考證,這座城市是在公元前一五○○年前後,桑托林火山大爆發時被火山灰所埋葬。
那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猛烈的一次火山大爆發,噴出的火山灰渣佔地面積廣達六二。五平方公里,島上的城市幾乎在一瞬間就被埋在厚厚的火山灰下,並波及地中海沿岸及島嶼。
據記載,當時埃及的上空曾出現三天漆黑一片的情景,除此之外,火山爆發引起巨大海嘯,浪頭高達五十米,滔天巨浪,滾滾南下,摧毀了克里特島上的城市、村莊,米諾斯王國也隨之化為烏有。

  一九八○年,英國考古學家在克里特島庫諾索斯(Knossos)發掘出一座王宮的廢墟。

它佔地約二公頃,房屋有幾百間,均由迂迴曲折的廊道連接,結構之複雜實為罕見,迷宮中還發現了雙斧標誌,學者一致認為,這就是米諾斯王國的雙斧宮殿(希臘神話中曾提到雙面斧是克里特島上宮殿的重要特徵)。
王宮的牆壁上有艷麗如初的壁畫,倉庫中儲存著大量糧食、橄欖油、酒以及戰車和兵器。
一間外包了鉛皮的小屋─有國王無數的寶石、黃金和印章。
大量的繪製精美的陶器和做工精巧的金屬器具,表現出克裡民特人非凡的才華。

  最有價值的是那數萬張刻有文字的泥板,其中一塊赫然寫著:「雅典進貢婦女七人,童子及幼女各一名。」

出人意料的是,考古學家們真的在克里特島上一所房屋,挖掘出二百多根支離破碎的人骨,是八─十一個年齡不足十─十五歲的青少年,屍骨上並留下被宰殺的刀痕。在希臘神話中也可以找到相關記載。
神話中說米諾斯國王為報雅典王愛琴斯害死其子之仇,用武力強迫雅典人每隔九年必須進貢十四名少年和少女供人頭牛身的怪獸米諾陶食用。
最後愛琴斯之子用魔劍殺死了怪物米諾陶。

  後來考古學家們挖掘到一座神廟,發現了克里特島人用活人祭祀的證據!

現場有許多放置祭品的陶製器皿,供台上躺了一具身長一六五公分高的青年骨骸,台邊有一個接血用的盆狀容器,附近還發現了一把宰人的青銅尖刀。
而旁邊仰面朝天,手上戴著銀質戒指,雙手摀住臉的骨骸應是祭司與其助手。
離祭台較遠的地方有許多雜亂的屍骨,據推測是參加儀式的官員和祭司的隨從們,來不及跑出廟堂便被砸死了。
根據現場情形,考古學家們推測:
當克里特島人正在進行活祭,祈求上蒼讓地震災難遠離之時,卻引來山崩地裂,大難臨頭,屋頂猛然坍塌,覆蓋了整個祭祀現場與所有人!

  透過考古學家們的挖掘,我們看到邁諾安文明的發達,卻也看到他的墮落,因為發現了殺害人命的證據與傳說。

我們知道文明的人是能理性思考、和平共處,與尊重生命的。
然而在這個時期的文明裡,殺人的行為卻可以因為某些理由被容許,而且還由國王與祭司所主導。
這是不是說明整體道德的敗壞,對錯不分了?
再進一步想想,一國之君遇到頻繁天災時,不思如何率領全國度過危機,減少百姓的痛苦,卻迷信用活人祭天,祈求消災解難,甚至連監督國事的官員也一同參與,這樣的文明即便能維持表面一定的繁榮,但其實也在不自覺中走向末路了。
看看這座毀滅的城市,除了感歎這麼發達的文明怎麼會消失的同時,我們不妨想想其中的原因:
宇宙中萬事萬物確實存在著運行的規律,人類要想文明能長久不衰,順應宇宙的規律,維持善良而正直的心靈力量才是根本之道。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