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0日 星期六

南海人

南海男子女人皆縝發。每沐,以灰投流水中,就水以沐,以彘膏其發。至五六月,稻禾熟,民盡髡鬻於市。既髡,復取彘膏塗,來歲五六月,又可鬻。(出《南海異事》)
又    南海解牛,多女人,謂之屠婆屠娘。皆縛牛於大木,執刀以數罪:某時牽若耕,不得前;某時乘若渡水,不時行,今何免死耶?以策舉頸,揮刀斬之。(出《南海異事》)
    南海貧民妻方孕,則詣富室,指腹以賣之,俗謂指腹賣。或己子未勝衣,鄰之子稍可賣,往貸取以鬻,折杖以識其短長,俟己子長與杖等,即償貸者。鬻男女如糞壤,父子兩不慼慼。(出《南海異事》)

【譯文】
南海的男子和女人都是黑頭髮。他們每次洗頭時,把灰扔到流水裡,就用這水來洗,洗完後再塗豬油潤澤頭髮。到五六月時,稻子成熟時,百姓們都剃下自己的頭髮在集市上出售。剃光了頭髮後,再取豬油塗在頭上,到了來年五六月時,就又可以賣了。
    又 南海殺牛的,大部分是女人,這種女人稱為屠婆屠娘。她們都是先把牛捆在大樹上,拿著刀列舉牛的罪狀:某個時候牽你去耕地,你不往前走;某時騎你過水時,不按時走,現在怎麼能免死呢?用鞭子使牛抬起脖子來,刀一揮就把牛殺了。
南海貧窮的人的妻子正懷孕時,就到富人家去,指著肚子來賣孩子,一般稱作指腹賣。有的自己的孩子還太小,而鄰居家的孩子基本上可賣了,便去借來賣,折根棍子來記下所借孩子的高矮。等到自己的孩子長得跟當初折的棍子長度相等時,就把他償還給所借的人家。賣男賣女就如糞土一樣,父子雙方誰也不留戀誰。

   藍銅晶透亮眼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