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3日 星期三

生命永存的證據-美國-阿拉斯加

老威廉。喬治是他那個時代著名的阿拉斯加漁夫。
和其他的特靈吉特人一樣,他相信轉生。

  到了晚年的時候,他顯然有所疑慮,同時又抱有要回來的強烈願望。

好幾次,他告訴他喜愛的兒子雷吉納爾德。喬治和媳婦說:「如果真有轉生這種事的話,我就會回來做你們的兒子。」
他又多次補充說:「你們會認出我來的,因為我會有像我現在一樣的胎痣。」
於是,他指著兩個顯眼的黑痣,都是半英吋大小,一個在左肩頭上,另一個在左小臂內側由肘窩往下兩英吋的地方。
1949年夏天,老威廉大約六十歲,他又再次表示了死後要回來的意願。
這一次,他將一塊他母親給他的金錶交給了他的愛子,同時說到:「我會回來的,把這塊表替我保存好。我要來做你的兒子。
只要轉生這事是真的,我就會幹的。」
此後不久,雷吉納爾德。喬治回家度週末,把那塊金錶交給了他妻子蘇珊。
喬治並把他父親的話告訴了她。
蘇珊把那塊表收藏在一個珠寶盒裡,一直存放了將近五年。

  1949年8月初,上述事情發生的幾個星期之後,老威廉從他掌管的漁船上消失了。

船員們都不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搜尋員也找不到他的屍體。
有可能是他落水後被海潮帶到了海裡,在那片水域容易發生這種事。

  老威廉的兒媳雷吉納爾德。喬治太太緊接著就懷孕了,並於1950年5月5日分娩,離她公公去世剛剛九個月。

這孩子是她十個孩子中的老九。
在分娩期間,她夢到了她公公出現在眼前並說他等著瞧他兒子。
顯然,喬治太太當時沒有將這個夢境和她公公的轉生聯繫起來,因為當她從麻藥中醒來時,她被嚇住了。
她預期見到她公公時,應該是他在生時的成年人影像,就像她在夢中見到的那樣。
但是,她所見到的卻是一個懷孕足月的男嬰,左肩頭上和左小臂內側剛好在他爺爺所說過的地方有黑痣。
孩子的胎痣大約是他爺爺胎痣的一半大小。
這些胎痣就給他父母為孩子取他爺爺的名字提供了依據,所以,他就成了小威廉。喬治。

  小威廉一歲時得了嚴重的肺炎,直到三、四歲才會講話,而且口吃嚴重。

雖然他父親雷吉納爾德。喬治到了1961年還非常關心他的口吃問題,但在後來的年頭裡也就慢慢地變好了。
根據小威廉在學校的表現,他的智力似乎屬於中等。

  隨著小威廉長大,他家人對他行為的觀察使得他們更加確信老威廉回來了。

這些行為有好幾類,首先是喜歡、不喜歡和一些自然傾向的特徵都和他爺爺相似。
例如,老威廉年青時打籃球嚴重地扭傷過右腳踝,後來走路有點瘸,而且右腳往外撇,走路有一種獨特的步態。
小威廉也有相似的步態,走路時右腳也是往外撇,他的父母見證了這一點。
不過小威廉在小的時候,這種異常並不明顯。
家裡人也注意到了小威廉的長相和體態都像他爺爺,他還像他爺爺那樣喜歡打擾周圍的人,給周圍的人提警告。
他過早地顯示出了捕魚和漁船方面的知識。他知道最好的魚餌,當第一次被放到船上時,他似乎就已經知道如何撒網。
他還顯得比他同齡的男孩更怕水,比同齡的孩子更嚴肅、更懂事。

  對小威廉行為的第二類觀察表明,他幾乎完全就是他爺爺。

例如,他把他伯祖母叫做「姐姐」,這實際上是她和老威廉的關係。
同樣,他把他的叔伯和姑姨(雷吉納爾德。喬治的兄弟和姐妹)叫做兒子和女兒。
而且,他對他們的行為表示了適當的關心。例如,他兩個兒子(叔伯)的過量飲酒。
小威廉的兄弟姐妹常常假裝叫他「爺爺」,他也不反對。
(隨著小威廉長大,他和他爺爺相同之處稍有減退。)
他父親認為小威廉太關心他的過去了,也注意到他的頭腦「想入非非」。
由於這個原因,加上「老人們」警告說,回憶前世會造成傷害,小威廉的父母就阻止他談論老威廉的生活。

  第三,小威廉對一些人和地方的知識,在他家人看來,已超過他通過正常渠道所能學到的。

在小威廉四到五歲之間,有一天,他母親決定查一下珠寶盒裡的珠寶,就在臥室中把珠寶都倒了出來,把老威廉的金錶也拿了出來。
就在她查看這些珠寶時,一直在另一間房裡玩耍的小威廉走了進來。
一看到那塊金錶,他就揀了起來並說:「這是我的表。」
他緊緊地抓住那塊表,重覆著說是他的。他母親花了好長時間都未能說服他放下那塊表。最後他總算答應了將表放回珠寶盒。
打那以後直到1961年,小威廉時常向他父母要「他的表」。
實際上,隨著他長大,他對那塊表的索要更堅定了,還說他現在應該擁有它了,因為他已經長大了。

  雷吉納爾德。喬治夫婦都肯定那塊金錶自1949年7月喬治太太放到珠寶盒裡後就一直留在那裡,直到五年後她找珠寶時才拿出來。

他們同樣肯定他們從沒有當著小威廉的面談過金錶的事。
他們記得他們向家裡的好些人談過老威廉在死前給了他們這塊表。
但是,他們確信這些人都不可能向小威廉提起過這塊表。
對這幾點的肯定,使得小威廉的父母對小威廉能認出金錶比他們看到他在老威廉相同的地方有黑痣更為驚奇。
在他們看來,認出金錶純屬偶然。
雷吉納爾德。喬治太太並沒有想讓孩子看到那塊表。
他只是在她收拾珠寶盒時碰巧闖了進來,她沒給他任何提示,他就認出了那塊金錶。

  到1961年,小威廉已經大量失去了和他爺爺相同的地方,除了偶爾索要「他的表」和一點殘留的口吃外,他和他同齡的正常小孩一樣。
  喬治太太說,她並沒有強烈的意願,希望她公公回來做她的兒子。

然而,在她談論此事時,從她臉上快樂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她很滿意她公公在眾多女性親戚中選擇了她作為他的下一個母親。
她公公選擇她,顯然不僅僅是因為她正巧是他愛子的妻子,可以說至少部份是因為對她的正當感情。
雷吉納爾德。喬治先生肯定是他喜歡的兒子,而其他孩子對他們父親的幸福既不負責任也不關心。
雷吉納爾德。喬治回報了他父親對他的喜愛,他確實想他的父親回來做他的兒子,並期望他能完成他的心願。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