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4日 星期日

考古發現所引發的疑問

   一八八○年,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地質學家惠特尼(J. D. Whitney)發表了一份長篇的報告,描繪他在加州金礦中所發現的工具。
這些工具包括數個矛頭、石磨和石杵,是在礦井下很深的、而且未曾被觸及的火山岩下面發現的。
地質學家確認這些岩層是在距今九百萬年─五千五百萬年之間形成的。
但是史密森學會的Holmes,也是十九世紀《加州發現》的著名評論家,他的評論卻是:「也許,如果惠特尼教授能像今天的人一樣完全瞭解人類進化歷史的話,他可能會猶豫是否公佈他的結論(這一結論表明在遠古時代的北美洲就已經有人類存在了),儘管他面對的發現是如此的輝煌。」
換言之,如果發現的事實不符合當今普遍認同的觀點,即使證據再充足,也會因為無法受到主流科學界的接納而必須丟棄。
這些重大的考古「發現」也只能作為一種檯面下的考古發掘,而無法進一步 「呈現」到一般大眾眼前。

  除了對挑戰權威理論的證據產生排斥外,另一方面科學界也發生了為擁護權威理論而出現的造假事件,其中最著名的即為皮爾當(Piltdown)欺騙事件。故事發生在二十世紀初,一位業餘收藏家道森(Charles Dawson)在皮爾當發現了幾塊人類的顱骨。

隨後,大英博物館的Arthur Smith Woodward 爵士以及Pierre Teilhardde Chardin 等科學家也加入了挖掘工作,他們發現了一塊像猿的頜骨以及幾塊較古老的哺乳類化石。
這時Dawson 和 Woodward 想到,如果把發現的人類頭骨和像猿的頜骨拼在一起,正好能夠組成一個來自於更新世早期或上新世晚期的人類祖先化石,這樣的組合便可以有力的證明進化論的存在。
隨後他們便著手進行,並對科學界宣佈了「皮爾當人」這一發現。
然而四十年後,維納(J.S. Weiner)、奧克雷(K. P. Oakley)連同其他一些英國科學家,共同揭露了「皮爾當人」是個超級騙局,而且這個騙局是由一些具有專業科學技術的人一手炮製的。
且讓我們看一看這份驚人的名單:大英博物館的Arthur Smith Woodward 爵士、皇家外科醫學會 Hunterian 博物館的Arthur Keith 爵士、劍橋大學地質學院的William Sollas以及著名解剖學家Eliot Smith,當然還有Dawson和Pierre Teilhardde Chardin,都是備受尊敬的專家們!揭露騙局的維納後來在發表感想時說:「在這一切背後,我們感受到了一種強大而急迫的動力……有一種幾近瘋狂的願望,希望能夠填補那些對進化論來講十分必要的缺失環節,以便證明進化論的正確……。」

  這類欺騙事件的發生,充分暴露了因為研究態度的偏頗,科學家們不但喪失了他們最受人敬重的特質──實事求是、求真的精神,反而還用盡手段來彌補現存理論層出不窮的漏洞,以爭取或確保自己學術上的成就。

如果科學家們能秉持客觀公正的態度審視每一個證據,這樣的研究才能真正還原歷史的真相。
其實一個新的概念在剛剛提出的時候都無可避免地會遭到質疑。
進化論被提出的時候也曾面臨相同情形,唯一的差別在於它得到了更多的後續研究。
但是進化論者壓制、排擠其它證據的例子卻透露出這些研究的基礎點很可能已經偏移了,因為他們沒有客觀地去檢視每一證據,而是有意地過濾掉衝突進化論的證據。
然而,當我們正視並整理這許許多多的考古證據,它們的價值便浮現出來──指出當今人類發展學說的局限性。
如果將這些考古發現如人類足跡、古生物遺骸、史前文化遺產、甚至宗教歷史串聯在一起,系統地整理歸納,將能幫助我們建構出另一套人類發展的軌跡。

  舉個例子來說,佛教經書中曾記載,釋迦牟尼佛說他在上億年前就修成得道了。

也就是古代的修煉人認為人類的存在是有上億年歷史的,這個說法與米斯特的三葉蟲腳印帶來的訊息是一致的。
當然這樣的推論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得到證實,但這確實提醒我們,只要願意改變原來的觀念與態度,眼前打開的是另一條寬廣的道路,而這樣的研究絕對值得!
如果人類並非由猿進化而來,如果這許多千萬年前的史前文明遺跡,確實是不同時期的人類遺留下來的,那麼針對這些發現所做的研究,不正可以幫助我們解讀亙古以來人類從發展、輝煌到毀滅,一次又一次豐富的歷史軌跡?
相信這不但能使我們人類重新認識自己,更對開創美好的未來有絕對的幫助!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