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7日 星期日

史前人類的金屬技術與採礦活動

 除了幾個有關人類足跡的發現之外,世界上也有許多發現顯示,在相同時期不但有人類的存在,而且這些人類和我們一樣具有高度的文明,他們的特徵之一便是具有使用金屬的能力。

  十萬年歷史的精湛金屬花瓶一八五一年的六月號《科學美洲》(第七卷,p.298-299)刊載的一篇文章上提到在馬薩諸塞州 Dorchester 進行的爆破中,一個金屬花瓶被炸為兩半而飛出岩石的發現。

將兩半合而為一就拼成了一個鍾形花瓶,高四又二分之一英吋(一一。四三公分),底座寬六又二分之一英吋(一六。五一公分),瓶口寬二又二分之一英吋(六。三五公分),厚八分之一英吋。
花瓶由鋅銀合金製作,銀佔了相當大的比重。
瓶身上還以純銀鑲嵌了六朵花,呈簇狀排列,下方繞以籐蔓,也由純銀鑲嵌。
雕刻和鑲嵌的作工很精湛,出自於無名藝人之手。
它自地下十五英尺處破石而出,據估計有十萬年歷史。
但不幸的是,花瓶在博物館間輾轉相傳很長時間後不知去向,很可能正在某個博物館的地下室蒙塵,遭人遺忘。

  五十萬年前的火星塞一九六一年二月十三日,三位採石者在加利福尼亞州距Olancha東南十二英哩,海拔約四千三百英尺的科索山採集晶石。

晶石是一種球形、中空、且帶有水晶條紋的石頭。
那天他們搜尋時,在接近頂峰的地方發現了一塊石頭,上面有貝殼的化石遺跡。

  當他們三人將石頭鋸為兩半後,發現了出人意料的東西!

裡面是某種機械裝置的殘骸──最外層是黏土、卵石和化石的混合物,接下來是六面體形狀的物質,近於木材,軟於瑪瑙。
它像殼一樣包著一個四分之三英吋(一。九公分)寬的白色陶瓷圓筒,筒中心是一個二公厘亮銅色金屬軸。
採石人發現這個軸具有磁性,雖然暴露在外多年但絲毫沒有氧化的痕跡。
陶瓷圓筒周圍還繞以銅環,大部分已生銹。
除此之外,石頭內另藏有其它兩樣人工製品,與圓筒不在同一位置,看起來像是釘子和墊圈。

  後來採石者將發現送到查爾斯福特協會,這是一個專門調查不尋常物體的協會。

協會對這個包含在化石裡的圓柱物作了X光測定,證實這個殘骸的確是機械裝置的一部分。
X光顯示這個金屬軸一端已被腐蝕,另一端則是一個金屬彈簧或螺旋。
總的來說,這個製造物被認為是機器的一部分。
而從各組成部份,如精緻的瓷、金屬的軸、以及銅的零件等暗示了它很可能是電子儀器的一部分。
科學家們研究後,發現能找到的最接近的現代裝置是火星塞。
而根據地質學家的測定,這塊石頭已有五十萬年的歷史了。

  一百萬年歷史的鐵製方釘一八五一年,依利偌斯Spingfield共和報報導了一個叫Hiram De Witt的商人從加州帶回來一塊像手掌一般大小的鍍金水晶石,當他把這個石頭拿給他的朋友看時,石頭不小心從他的手中滑落,掉到地上後摔破了。

在破裂的石頭中間,他們居然發現了一個鐵製方釘,微微有點腐蝕,但是很直,有著完整的釘子頭。
據調查這個水晶石已有一百萬年的歷史了。

  二千一百萬年歷史的鐵螺絲釘一八六五年,人們在內華達州Treasure市的Abbey礦的一塊長石裡發現了一個二英吋(五。○八公分)長的鐵螺絲釘。

這個螺釘早已被氧化了,但是從長石裡的印子仍可看出螺釘的形狀。
經檢測,這個石頭已有二千一百萬年的歷史。

  四千萬年歷史的人造釘子一八四四年,David Brewster爵士在英國科學發展協會發表了一篇報告,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報告中提到,在英國北部靠近Inchyra的Kindgoodie採石場挖掘出的一塊沙石巖中,居然有一枚釘子的一半埋在裡面。
這枚釘子雖已被腐蝕了,但仍然能辨別出來。
這塊沙石巖經測定後發現至少有四千萬年歷史。

  三億年的煤裡掉出的金鏈子除了簡單的金屬零件外,還有一些金屬飾品的發現。

例如在一八九一年六月九日美國依利諾州Morrisonville市有位女士S. W. Culp,正把煤鏟進廚房時,一個大煤塊裂成了兩塊,然後從裡面掉出了一條金鏈子。
這條鏈子大約十 英吋(二五。四公分)長,含八克拉黃金,重八便士,被描繪為精緻得像是古玩精品。
六月十一日的Morrisonville時報報導說,調查者們確信這項發現的真實性,因為一部分煤塊仍粘在鏈子上,而和煤塊脫離的部分仍有鏈子原來在煤塊裡的印記。而這個煤炭據估計有三億年的歷史了。

  包在三億二千五百萬年前的煤裡的鐵鍋類似的事件還發生在俄克拉荷馬州托馬斯市電子廠。

一九一二年,當兩個員工把煤鏟進工廠的壁爐時,有一塊煤太大了,於是工人們用了大鍛錘猛擊。
煤塊裂開了,他們吃驚地發現有個鐵鍋包在裡面!
把鐵鍋拿掉後,裂開的兩半煤正好拼成這個鐵鍋的模型。
這兩名工人都簽名證實發現了此物。
經過幾位專家檢驗,證實包住鐵鍋的煤塊是從三億二千五百萬年前的煤炭裡挖掘出來的。

  二十八億年前的金屬球再說遠一點的,南非有處克萊克山坡,在那兒礦工們發現了幾百個金屬球,而這些球所處的地層據考證有二十八億年的歷史。

環繞鐵球的凹槽十分精緻,制鐵技術專家仔細研究後認為這些凹槽為人造的可能性很大,遠遠超過自然過程形成的可能性。

  接著下面幾個考古學家的發現使我們更進一步瞭解史前人類,一起來看看他們採礦、提煉金屬並加工製成工藝品的工作片段吧。


  史前採礦與冶煉一九六八年,前蘇聯考古學家科留特?

梅古爾奇博士在亞美尼亞加盟共和國的查摩爾發現了一個史前冶金廠遺址。
考古界一致認為這是目前所發現的最大、最古老的冶金廠──至少有五千年歷史。

  在這裡,某個未知的史前民族曾用二百多個熔爐進行冶煉,生產諸如花瓶、刀槍、戒指、手鐲之類的產品。

他們冶煉的金屬包括銅、鉛、鋅、鐵、金、錫、錳等等。此外還發現冶煉時,勞動者戴手套和過濾口罩的證據。
最令人讚歎的產品要算是鋼鉗了。
據化驗,此鋼的品位是由前蘇聯、美國、英國、法國和德國的科學研究機構共同作出的。
法國記者維達在《科學與生活》雜誌中寫到:「這些發現表明查摩爾是人類早期文明的有識之士所建造的。
他們的冶煉知識是從未知的遙遠的古代繼承下來的。此知識堪稱為」科學「與」工業「。」

  一九六九年和一九七二年,人們在南非期威士蘭境內發現了數十個舊石器時代以前就被開採過的紅鐵礦的礦址。

而在非洲雷蒙托的恩格威尼坦的鐵礦,經科學測定在四萬三千年前就曾被開採過了。

  另外在美國的羅雅爾島,美國考古學家發現了史前銅礦井──連當地原住民印第安人都不知此礦井始於何時。

跡象表明這史前礦業已開採了數千噸銅礦,但在礦井所在地找不到曾有人在該處久住過的痕跡。

  最奇怪的要算是美國猶他州「萊恩煤礦」礦工的發現了。

一九五三年,當該礦的礦工們在采煤時,竟挖出了當地采煤史上從未記載的坑道。
裡邊殘存的煤己氧化,失去商業價值了,可見其年代的久遠。
一九五三年八月,猶他大學工程系和古人類系的兩名學者作了調查,表明了當地的印地安人從未使用過煤。
萊恩煤礦與羅雅爾島發現的銅礦情形一樣,顯示了這些史前的礦工亦擁有採礦和將煤礦運至遠處的手段和技術。

  而至今,有一批仍受到地質學家和人類學家重視的超遠古礦場,是發現於法國普洛潘斯的一個採石場的岩層中。

一七八六到一七八八年期間,這個採石礦場為重建當地司法大樓提供了大量的石灰岩。
礦場中的岩層與岩層之間都隔有一層泥沙。
當礦工們挖到第十一層岩石,即到達距離地面十二─十五米的深處下面又出現一層泥沙。
當礦工們清除泥沙時,竟發現裡邊有石柱殘樁和開鑿過的岩石碎塊。
繼續挖下去,更令他們驚奇的是發現了錢幣、已變成化石的鐵錘木柄及其它石化了的木製工具。
最後還發現一塊木板,同其它木製工具一樣已石化,且裂為碎片。
將碎片拼合後發現正是一塊採石工人用的木板,而且與現在所用的一模一樣。
類似以上史前採礦業及其它不明遺跡現象的發現還有很多,除了引發人們的好奇外,或許更重要的是它們在考古學上展現的意義──是該將人類文明史的起始時間極大地向前推移了。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