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8日 星期一

古人的空中活動

   歷史告訴我們,三百多年前的義大利人伽利略發明瞭望遠鏡,開啟了人類對於天體觀測最基礎的一步。
然而,這顆收藏於秘魯ICA博物館的石頭上面刻畫的人像,據估計起碼生活在距今五百年以前,他的手卻拿著望遠鏡在觀察天空,同時有顆帶尾巴的流星圖案正要越過他的頭頂。
是什麼年代、什麼樣的人也同樣發明瞭望遠鏡呢?

  有關這顆石頭的創作年代說法不一。

秘魯的Dr. Javier Cabrera收藏了許多這類的石頭,上面所描繪的主題除了天文觀測外,還包括器官移植、輸血,與追逐恐龍的人等等。
西班牙的編年史中曾記載在印加古墓中發現了這類石頭,因此科學家推算它們起碼有五百年以上的歷史。
然而從石頭中描述了人與恐龍一同生活的情景來看,也許它們來自於更久遠的時期。

  看了ICA博物館收藏的這塊石頭,我們或許就不難理解非洲的多岡部落怎麼能擁有如此發達的天文知識了。


  多岡人(Dogon)生活在西非馬裡南部的尼格爾河大拐彎處,以耕種和遊牧為生,他們沒有文字,只憑口授來傳遞知識。

在這個部落口傳四百多年的宗教教義裡,對天文學家稱作天狼星B(天狼星的伴星)的星體有十分正確的描述,這個發現讓科學家們吃驚不已。

  因為這顆星體非常暗淡,是無法以肉眼觀察到的。

天文學家利用高科技的天文觀測儀器作大量觀察後,一直到十九世紀才首次看到它。
沒有天文儀器,但歷代的傳說告訴了多岡人,天狼星由一顆大星和小星組成,小星的體積小而重量很重,在橢圓軌道上繞著大星運動。
而且多岡的老人用手杖在地面上畫出兩顆星的運行路線,與現代天文學家所繪的運行路線圖非常地相似。
多岡人的例子說明了他們的祖先很早就掌握了相當程度的天文知識。

  秘魯的人像與多岡人的天文知識透露了古人關於探索天空的知識與技術,比起我們來很可能是毫不遜色的。讓我們繼續往下看─有關古人對於飛行技術的掌握。


  飛行中國古書上曾記載古人造出飛行工具,這個人就是被後人尊為工匠始祖、春秋戰國時代的魯班。

《墨子。魯問》中記載:「公輸子削竹木以為鵲,三日不下。」
意即這只像鵲的飛機能使他在空中持續地飛行三天。
而為了在戰爭中擔任偵查的任務,魯班也曾造了個大木鳶,如《鴻書》中記載:「公輸般為木鳶,以窺宋城。」
除了偵查機,魯班還造了個客機。
唐朝《酉陽雜俎》記載魯班遠離家鄉做活,因為念妻心切,於是做了一隻木鳶,只要騎上去敲幾下,木鳶就會飛上天,他就搭乘著木鳶飛回家會妻子,隔日再回去工作。

  關於木鳥的記載,在西方也有一個有趣的例子。

一八九八年,在薩卡拉(Saqqara)的古埃及陵墓內,法國考古學家Lauret發現了一個木鳥工藝品,測定製造的時間約公元前二○○年。
由於人類在一八九八年還不知道搭乘飛機在天上飛的滋味是什麼,於是它被標上木鳥一詞後,靜靜地躺在開羅(Cairo)的博物館里長達七十餘年,乏人問津。
一直到一九六九年,熱中於製造模型的埃及醫生Khalil Messiha發現了它,這只木鳥讓他想起製造模型飛機的經驗。
他想:這不單純是一隻鳥。
它和一般鳥不同,沒有腳、也沒有羽毛,而且沒有水平的尾羽。
反而它的尾端卻是直立的,並且有翼面的橫切面(airfoil cross-section),均符合了飛機的製造條件。
後來他依照相同尺寸去複製一隻一樣的鳥,雖然不知古埃及人怎麼施力讓它飛的,但醫生用手射出後,發現確實能飛行。

  後來的科學家發現這個模型與現今一種推進式滑翔機有相同的比例。

這類滑翔機幾乎靠著自身就能保持空中飛行,甚至加個小引擎即能使它保持每小時四十五到六十五英哩(七十二到一○五公里)的速度,並能負載很大重量的物品。
依古埃及工匠們在建造東西前先做模型的習慣來看,這只木鳥極有可能像是魯班的木鳶一樣,作為古埃及人的代步工具了。

  現代人類對於飛行的發展研究大約有二百年的時間,在一九○三年由萊特兄弟完成人類的第一次自由飛行後,才真正確立了飛行理論的基礎。

而魯班、古埃及人似乎早在這之前就已經掌握類似的理論了,這些發現提醒我們有必要重新思考人類文明發展的推論,古人知識的發達或許超出我們所知道的程度。
接下來的一個發現讓人更為吃驚,它透露出古人的活動範圍可能超過了天空,甚至遠到大氣層外的太空。

  空照地圖西元一九五九年,美國成功地從人造衛星接收到第一張從太空拍攝的地球照片。

雖然這張照片的效果不盡理想,卻是人類第一次以科學的方法從一萬七千英哩的上空觀察我們居住的地球。
之後,許許多多的科學研究也開始大量的使用衛星照相技術,在其中的一次地理觀測中,有了相當驚人的發現。

  科學家們將照相機裝在開羅上空飛行的太空船,從上而下俯攝。

當照片沖洗出來,就看到這樣的一幅畫面:由於照相機的鏡頭正對著這一區域,因此以開羅為中心,方圓五千哩半徑內,一切事物都維妙維肖地複製在上面。
但是,自中心點遊目四顧,陸地和平原的景象,就逐漸變得模糊彎曲起來。
這是因為地球是球形的,距離中心點越遠,這些景象就越向下傾斜。
拿南美來說,地形就變得非常古怪狹長。
相同的景象也發生在太空人從月球上所拍攝的照片。
可是當科學家們把這些衛星照片拿來與一張土耳其的古代地圖做比較時,卻發現地圖中繪製的內容與衛星照片所呈現的幾乎相同。
南極的山脈數百年來是被冰雪封閉著的,而現代科學家在一九五二年靠回聲儀的幫助才發現它完整的地理位置,而在這張古地圖上,卻已經清清楚楚地描繪出來。
另外,美洲與非洲大陸的輪廓和經緯度也相當地精準。
然而,這張古地圖卻是由一位土耳其海軍司令雷斯,在十六世紀初拼湊多張遠古地圖後繪製成的。

  這項驚人的發現引起了科學家們相當大的興趣,經過進一步研究後得到的結論如下:

1.這張地圖是由六張遠古流傳下來的原始地圖所拼湊而成的。
2.這些原始地圖的繪製技術應該與我們現今所認識的平面幾何技術相同,至少是具有相同能力的技術。
3.地圖的繪製應該是以埃及開羅為中心發展而成的。
從這些發現我們不難看出雷斯所握有的原始地圖,是需要具備和我們今天一樣進步的技術才有可能繪製的。
而十六世紀之前的人類擁有的只不過是航海技術,對於空照技術是根本無法想像的。
到底我們的祖先使用了何種技術完成了這麼精確的地圖呢?
或許他們曾經在太空中活動過?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