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

前世今生

   在入定回溯的研究者中,最有名的可能是BRAIN WEISS博士,他的第一本著作《多次前世,多位大師》已發行了二百萬冊,被譯成二十幾種文字。
中譯本名為《前世今生》也曾在台灣暢銷。WEISS博士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得學士學位,在耶魯大學醫學院獲得醫學博士學位。
畢業後曾任教於比茲堡大學和邁阿密大學。在這之後的11年裡,他任邁阿密西奈山醫學中心的精神科主任。
在80年代初就任西奈山精神科主任時,WEISS博士已經發表了40餘篇學術論文,作為一個受過正規教育的學者,他對一些超心理現象不屑一顧,對於前世和輪迴的問題一無所知,也毫無興趣。

  可是這時,他遇到了一位叫凱瑟琳的病人。


凱瑟琳年近30歲,患有多種恐懼症和憂鬱症,在當時她的症狀變得非常嚴重。WEISS醫生對她進行了一年的傳統心理治療,可是她病情依舊。
凱瑟琳非常恐懼窒息,拒絕服用任何藥物。最後,凱瑟琳同意嘗試一下催眠治療。
WEISS醫生覺得凱瑟琳的心理疾病可能來源於被抑制的童年記憶,如果在入定狀態下,病人回想起這些被壓制的記憶並釋放當時的負面情感,其心理疾病就會痊癒。
凱瑟琳的確在入定狀態中回憶起了童年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可是令WEISS驚訝的是她的症狀並無好轉。於是WEISS決定將凱瑟琳推回更早的童年記憶。
在下一次治療中,WEISS對入定中的凱瑟琳說:「回到你的症狀產生的時間。」
下面發生的事情是WEISS始料不及的:「我看到一些白色的台階通往一所建築,一個有柱子的白色大型建築物。
前面空曠,沒有門廊。我穿著一件長裙,一種用粗布做的袍子。
我梳著辮子,長長的金色頭髮。」WEISS很不解,就問她那是哪一年,她當時叫什麼名字。
「阿朗達,18歲。我看到那座建築物前面有一個市場。
有籃子,把籃子扛在肩上。我們住在一個山谷裡沒有水。
那年是公元前1863年,那裡土地貧瘠、炙熱、到處是沙子。
有一口井,沒有河。水從山上流入山谷。」

  凱瑟琳回到了大約四千年前位於中東的一個古老時代,她有著和現在不同的面容、服飾、身體、頭髮和名字。

她記得有關地形、服飾和日常生活的細節,直至她死於洪水,而她的孩子則被大水從她的懷中沖走。
當她死後,她的神識飄到她身體的上面。
在這一次治療中,凱瑟琳還回憶起她的另外兩個前世,一個是18世紀的西班牙妓女,一個是公元前的希臘婦女。

  WEISS的驚異可想而知。他知道凱瑟琳沒有臆想症,也沒有多重人格,沒有吸過毒。他當時想,凱瑟琳也許是處在幻想或做夢的狀態。

可是非常奇怪的是,凱瑟琳的病症開始得到神奇的好轉,而幻想或做夢不會達到這種效果。
在以後的治療中,凱瑟琳回憶出了十幾個前世,重新經歷了造成她今生的各種恐懼的久遠的原因,這種高層次的理解使得她從恐懼中解脫出來。
凱瑟琳在入定中,常常發現她今生所熟識的人出現在她的前世裡,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WEISS博士曾經是她的老師,而她的已婚男友曾經在久遠前的部落戰爭中殺死過她(當時她是個男孩子),他們今世的關係也不很和諧。

  每次離開人世時,她的元神都飄離到身體的上方,被慈祥的光吸引回性靈世界,她還會遇到性靈導師,這些高級生命甚至可以通過凱瑟琳的口向WEISS傳達一些精神信息。在這種狀態下,凱瑟琳的精神覺悟遠遠超出她平時的自我。


  在這個過程中,WEISS的懷疑也逐漸消退。

尤其是在一次治療中,凱瑟琳在入定中經歷了一個古老年代的去世之後,飄離了自己的身體,並被引向她已經熟悉了的精神之光。
她對WEISS說:「你的父親也在這裡,還有你的兒子,是個很小的孩子。
你的父親說你應該知道他,他的名字是AVROM,你的女兒的名字就是隨他起的。他死於心臟病。
你的兒子的心臟也很重要,因為它是倒過來的,像雞心。
他因為愛你,為你做出了很大的犧牲。
他的靈魂是非常高級的,他的死還了他父母的債。他也想讓你知道醫學只能做那麼多,它的範圍是非常有限的。」

  WEISS目瞪口呆,無言以對。凱瑟琳對他並不熟識,對他的家人也一無所知。

WEISS一生中最大的悲哀就是他的第一個兒子的夭折,這個孩子出生10天後被診斷有心臟疾病,心臟就如同是倒過來的,這種病的發病率是千萬分之一。
這個孩子出生23天後離開了人世。
WEISS的父親死於心肌梗塞,他的猶太名字是AVROM.WEISS的女兒在WEISS的父親去世四個月後出生,被取名為AMY,紀念WEISS的父親。
這些都是凱瑟琳無法知道的。
  驚異的WEISS問凱瑟琳:「誰在那裡?誰告訴你這些事情的?」

「是那些師父,」她柔聲道,「那些精神大師告訴我的。他們還告訴我,我已經在這個世上活了86次。」

  治癒凱瑟琳後,WEISS醫生對心理治療的觀念有了極大的轉變,我們今生很多的恐懼和病痛都源於古老的過去,讓病人進入其宿緣世界,重新經歷當時的創痛,是一種直接的釋放痛苦的方法。

這件事情過去四年之後,WEISS終於鼓起勇氣,冒著學術地位的風險,寫出了他的第一本關於輪迴轉世的書,告訴人們生命的不朽和意義。
他後來用這種方法治療了數百名病人,這些病人來自社會各個階層,有著不同的宗教信仰(包括無神論),這些案例被記錄在他的另一本書《追昔撫今》中。

  比如一個叫ELAINE的病人是一位心理學家,她患有頸部、肩部和上背部的陣發性的劇痛,她還患有恐高症。以下是她的自述:「我看到黑暗,我意識到我的眼睛被蒙上了。

然後,我在外部看到我自己。我站在一個塔的頂部,是一個用石頭建築的作為堡壘的塔。
我的雙手被反綁在背後。
我二十出頭,我是一個在戰爭中被擊敗的一方的戰士。
然後我感到我後背的劇痛。
我能覺得我牙關咬緊,我的胳膊僵直,我的拳頭緊握。
我被刺穿,我可以感到我從後背被刺穿,但是我拒不屈服,我沒有叫出聲。
然後我感到自己墜落下去,我感到我被水淹沒。
  「我一直害怕高度和水淹。當我出定時,我仍然在抖動,以後的幾天我非常痛苦。

我都無法觸摸我的面部的骨頭,疼痛非常強烈。
但是第二天的早晨當我醒來時,我想:」
有一些變化,非常大的變化。

  這變化就是ELAINE的背部的疼痛和她對高度的恐懼消失了。

在接下來的治療中,ELAINE生動地經歷了中世紀法國的一世,她是一個貧窮的二十幾歲的男子,無辜的他被誤判死刑,並被當眾施以絞刑。
對這一世的回憶之後,她長期的頸部的疼痛消失了。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