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7日 星期日

輪迴現象的研究-恩金案例

恩金。桑格(Engin Sungur)1980年12月出生於土耳其海特(Hatay)的安塔雅(Antakya) 醫院,屬於Alevi 穆斯林,不像他們的鄰居Sunni 穆斯林,他們相信輪迴是可能的。
1990年,此案例由J.K.研究,Ayse Efe作翻譯。恩金那時九歲。
恩金依然記得他前世作為那夫斯塞克(Naif Cicek)的重要細節,但根據他和他父母的陳述,他的「記憶」在過去的三年裡已經消失了。

  恩金和他的父母住在塔拉(Tavla)村莊。
當恩金不到兩歲時,他的父母帶他去訪問另一個村莊的親戚。
在路上,從一個小山的高處他指著另一個村莊,邯卡吉(Hancagiz),說:「我能看見我以前居住的村莊。」
邯卡吉離塔拉大約有2.5英里(4公里)的路程。
當恩金的父母問他「你是誰的兒子?」
時,恩金回答道「我是那夫斯塞克。」
他告訴他們關於那夫的各種各樣的事情,比如他死前曾去過安卡拉(Ankara)。
(恩金的陳述見表一)。恩金堅持讓他的父母帶他去邯卡吉,但他父母開頭沒有順從他。
他們從來沒有聽說或遇到過那夫斯塞克。

  據那夫斯塞克的女兒嘎涵(Gulhan)說,當恩金後來在塔拉村莊見到她時,恩金喊她「我的女兒」,並說「我是你的父親」。
嘎涵在塔拉上中學。
那時恩金關心嘎涵,邀請她到他家,但她沒有去。
直到那時兩個家庭從來沒有過聯繫,他們也根本不知道彼此。

  這之後,恩金的母親帶恩金到邯卡吉。
他那時有兩到四歲。當恩金遇到那夫斯塞克的寡婦時,他稱她「我的妻子」。
他至少叫出了七位其他那夫 家庭成員的名字,但因為不同的被調查者對他叫了誰的名字意見不一致,這些認識在表一里只被列為一項。恩金也指出了屬於那夫 的土地;這塊地並不是緊靠著那夫 家。
恩金問起他(那夫)的一個兒子是否還喜歡躲藏在一個烘爐裡。
他認出了屬於那夫 的各種衣物。
恩金告訴他母親他(那夫)用罐頭盒做了一個獨特的油燈。
他也描述了當他兒子倒車時他被他的卡車撞了,雖然一些被調查者認為這些陳述是關於下面描述的後來發生的一次事故。

  以下是恩金的一些陳述以及驗證1. 能看到我以前居住的村莊。
 正確2. 我是那夫 ……。
 正確3. 斯塞克。
正確4 我去過安卡拉(Ankara)…… .
正確5. 我死之前。
 正確6. 稱嘎涵「我的女兒」。
正確7. 我是你的父親。
正確8. 我兒子藏在烘爐裡。
 正確9……稱那夫的妻子「我的妻子」。
正確10. 至少稱呼了其他七位家庭成員的名子。
正確11. 這是我的土地。
正確12. 我自己做的這個(罐頭盒做成油燈)。
正確13. 談到被自己的卡車撞。
正確14. 當他的兒子Fikret意外地倒車倒他身上。
正確15. 認出那夫的卡車。
正確16. 認為自己是那夫兒子Fikret的父親。 正確17. 你沒有保養好這輛卡車。
 正確18. 認出那夫認識的出租車(dolmus)司機。
不知道19. 我曾向我姐姐Nazire借過一次錢……。
不知道20. 但是Nazire拒絕了。
不知道21. 我曾向我姐姐Kurciye借過一次錢(他給了她阿拉伯語的名字)。
不知道22. Kurciye給了他錢。
不知道陳述總數 22正確陳述
17 不正確陳述 0 未查明陳述 5 Naif Qicek是一位卡車司機,死於一種未及時治療的疾病。
他死之前去安卡拉(Ankara)看一位醫生,拿到一些藥丸,但回來時肯定他會很快死亡。
他於1979年12月去世,當時54歲。

  恩金回到他塔拉的家後,那夫的一個兒子,當恩金訪問邯卡吉時他不在場,未打招呼地突然開著那夫的卡車到了塔拉。恩金問道:「誰是這卡車的司機?」
遇倒那夫兒子後,恩金說:「我是你父親,你為什麼不保養好這卡車呢?」
恩金進一步的陳述列入了表一,它們的真實程度到現在還未確定。
  那夫的寡婦對恩金的言談像一位大人印象非常深刻(J.K. 和 A.E.同樣印象深刻)。
Naif的寡婦注意到他談話時的手勢和她已故的丈夫一樣。 J.K.對於恩金談話的強烈自信印象至深。
A.E.注意到恩金對語言的駕馭比很多成人還好。
J.K. 能和Ugur Ozturk (U.O.) 進行了面談,他是恩金第一個三年的老師。
U. O. 說恩金是一個好學生,從他六歲開始上學起他的行為就像一位嚴肅的成人,談到他是那夫斯塞克。U.O. 記錄了一些恩金說的話,幾個月以後根據恩金當時所說檢驗這些話。
沒有任何差異。
  

Author:
必安住電蚊香
維骨力 Move Free 2
自然 健康 纖體 - 活力UP網
轟動日本的硫辛酸
善存瘦身維他命新上市
小甜甜瘦身秘方 468X60
小甜甜減肥的秘密
小甜甜減肥秘方 ZANTREX-3
小甜甜減肥秘方2 ZANTREX-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