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

傑拉爾德實例

   傑拉爾德 乍丁(化名)於1975年2月在阿肯色州小石城出生,是彼得 乍丁博士和妻子伊麗莎白的四個孩子中最小的一個。
這一實例引起我的注意是因為傑拉爾德的姐姐是弗吉尼亞大學我任課的一個班的學生。

  傑拉爾德出生時在脖子後面有一個兔子形狀的胎記(據他的母親說這是他們家族中許多男性的顯著特點),在眼瞼有一塊葡萄酒顏色的記,兩隻不同顏色的眼睛形狀也略微不同,在他的右臀部有一塊記,他的父母覺得很像槍擊受傷後留下的疤痕。臀部的記慢慢地消失了。


  傑拉爾德的發育無論從哪方面看都是正常的。

唯一奇怪的是夜驚致使他在夜裡尖叫。。
在一歲以前,傑拉爾德就做了幾次可怕的噩夢。
在2~8歲之間,每星期至少發生一次夜驚,有時甚至每星期三、四次,而且總是發生在午夜和凌晨2點之間。
傑拉爾德的夜驚頻率逐步減少,並在他10歲左右的時候徹底消失了。傑拉爾德14歲的時候(我遇見他),他仍記得被自己的尖叫聲驚醒。
他的母親記得有時傑拉爾德叫喊著說"不!",並在夜驚期間進行爭辯。

  每次夜驚發生的時候,傑拉爾德的母親就來到他身邊,設法撫慰他,但是她發現無法接觸傑拉爾德或安慰他,因為「他處於沒有完全清醒的這樣一個沉睡狀態中」。

偶爾他的母親能明顯喚醒他後,他也說不出夢見了什麼。
通常他在昏睡的狀態中去洗手間,然後去他父母的臥室裡睡覺。
早晨他記不得睡眠中令他煩惱的事。

  在傑拉爾德大約2、3歲的時候,一次,當他夜驚尖叫時,他的母親來到他的床邊,並安撫他說「媽媽就在這裡」。

傑拉爾德回答「你不是媽媽」。
這一反應令他的母親氣餒,自那以後再也沒有用這樣的話來安慰他。
在說這話以前或是過後,傑拉爾德在他清醒狀態中表現正常喜愛他的母親。
傑拉爾德的母親從未對家庭醫生提到這些夜驚因為他清醒時的行為似乎未受夜驚的影響,而且很正常。
(傑拉爾德的父親也是一名醫生)。乍丁夫人猜測夜驚或許與先天的小缺陷和胎記在夜裡發作的某種形式有關。
她懷疑這一切也許和她37歲時才生下傑拉爾德有關聯。

  在傑拉爾德4歲左右時,他的全家從他出生地阿肯色州出發,到包括賓夕法尼亞州的葛底斯堡在內的幾個地方旅遊。

在乍丁一家參觀葛底斯堡的美國內戰戰場時,傑拉爾德連忙跑上前,一本正經地對他的父母說,「那就是我死的地方。」
他的父母問他是什麼意思,但是傑拉爾德沒有說別的。他的父親指出他指的地點是南部聯邦部隊部署地。
雖然轉生的概念不是乍丁一家所考慮的,但他們想不出對傑拉爾德所說話的其它解釋。

  除了夜驚,否認過一次這個母親,及在葛底斯堡所說的話之外,傑拉爾德是一個正常、健康、動人的孩子,他比一般的孩子聰明。

除了理發時有一點點恐懼外,他沒有其它恐懼症。他長大後解釋說他擔心會像薩姆森一樣削弱他的力量。
到2歲時,他可以長時間集中注意力,並能完成100片拼圖。他喜好算術。
他的母親報告,在3歲時他能在頭腦中算題。
他去幼兒園之前,他的母親已發現給他一頁加減法算題便可使他集中精力。
她認為那時的他比以後集中注意力時間更長,並指出早期的發育沒有延續到初中的代數。
很小的時候,他就清楚地記得街道,並能指出他不常去的一些地方的方向。
從3、4歲起,他便對旗幟有極大的興趣,他認識在他的國旗世界叢書中繪製的所有國家的國旗。他還特別喜愛動物。

  孩童時代,傑拉爾德就對所做的事情十分精確和挑剔。

如果聖經學校老師刪掉聖經故事的某一部份,他就會予以糾正。
他堅持他的玩伴一定要準確制定"星球大戰"防禦系統對話。
在喜歡蔬菜和不吃甜食方面,他似乎比一些孩子更成熟。
在信仰方面,他也比其他家人更虔誠。

  在上二年級的時候,他有一件灰色棉布夾克衫,他讓他的媽媽在上面縫了許多旗幟,其中包括顯示南部聯邦旗幟的南部旗幟。

穿小了之後,他仍保存了那件夾克很長時間。
(南部聯盟或南方軍隊在美國內戰中就是穿灰色制服。)除此之外,傑拉爾德對美國內戰沒有表現出特別的愛憎。
傑拉爾德父母雙方的親戚都來自南方,但是家裡沒有人覺察在美國內戰中是否有他們的祖先。
[註釋:斯蒂文森(1983b,19R7)報導了相對來說罕見的美國孩子的實例,他們明顯記得可查證的前世,幾乎所有的孩子都與前世的個性相關。
我懷疑這之所以發生是因為那些不習慣輪迴概念的父母,在孩子提到他們所瞭解的人如一個親戚的生活細節時,更有可能留意。
如果孩子提到的是父母已經認識或瞭解的人,證實也就更容易了。]
乍丁女士指出在他們去葛底斯堡旅行回來之後不久,傑拉爾德在他的曾祖母的葬禮上看見了她的身體,他朝棺材中看,說道「她不在那裡」,意思是她不在身體裡。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