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捕蝶人的偉大發現

法國人亨利。英哈特喜歡旅遊。他致力於自然史研究。
自然史是動物學、植物學,地質學的總稱。
他喜歡沿路採集昆蟲,特別是蝴蝶標本。
一次,他無意中讀到一本關於暹羅的書。
暹羅是東南亞的一個國家,現在叫泰國。
亨利立刻下定決心走訪東南亞地區。
1858年10月,他到達曼谷。之後的3年裡,他在暹羅、柬埔寨、老撾考察並搜集動、植物標本。
1860年1月,亨利正在柬埔寨西部的一個城市馬德望裡,該城位於濃密的大森林中,地處地勢低窪的平原。
亨利聽說往東涉過金邊湖有一處石建築物遺址,於是,他在一位羅馬天主教牧師幫助下,乘坐小木舟穿過金邊湖。
他在嚮導的帶領下,在幽暗的叢林裡穿行了許久。
路的兩旁儘是岩石和低丘,長滿苔蘚、佈滿青籐,在古樹叢林籠罩下,顯得十分陰森。
突然,在他的前方出現了一道長長的石台,還有樓梯通向檯面。
他立即意識到,先前誤以為是熱帶叢林下的岩石小丘原來是一群建築物和石雕塑像,只不過已被樹根侵蝕而分成許多小塊。
在這片石建築物遺址中,有一條高高的道路上。
這是用巨石築堤、碎石鋪面的羅馬式古道。
這條古道跨過寬寬壕溝,通向一群修長而尖細的高塔;高塔高出長柱圍牆許多。
遠遠望去,可看見破舊群塔上雕刻著的優美圖案。
在亨利眼裡,熱帶叢林中的這片廢墟是多麼壯觀!
亨利意識到,他已經到了被稱為吳哥的古城;也就是說,到了這片大地的「中心」;他所凝望著的是一座稱為吳哥窟的廟宇,該寺位於古都吳哥之南,是世界聞名的宗教建築群。
在3周時間裡,亨利對吳哥窟進行了考察並繪製了草圖;此外,還對附近其他一些佈滿樹籐的廢墟進行了考察,包括吳哥殿———一座設有圍牆的宮殿。
他對這些遺址的規模歎為觀止。
吳哥窟留給一位觀光者的印象,遠遠不只是雄偉建築群的威嚴和勻稱;更使觀光者敬慕的是它的巨大規模和無數的建築石塊。
僅僅這座寺廟,石柱多達1532條。你能推測出當時需要什麼樣的運載工具?需要多少名民工?
何況這些石塊還是從30英里之外的大山中開掘出來,並運到這裡來的。
尤其使他感到震驚的是:這些石塊嵌合得如此十全十美,沒有用任何灰泥粘合!
遺憾的是現在,許多已經裂縫,有些甚至動搖了。這是樹籐、樹根的蔓延滋生造成的。
亨利戀戀不捨地離開了古都吳哥,再次踏上旅程。他沿路採集昆蟲,特別是蝴蝶。
他希望他的收集會對自然史作出巨大貢獻。
但是令這位自然科學家感到悲痛和絕望的是:載著他採集的珍貴標本的船不幸沉入大海!
亨利並不是第一位注視到吳哥古都的外來人。實際上,早在1550年,一位葡萄牙歷史學家在描述柬埔寨時就曾提到過它。
1819年,一位法國學者發表了一篇描述古都吳哥的譯稿,由一位在那裡住了多年的中國外交官周達觀於13世紀所寫。此外,19世紀50年代的歐洲出版物中,也出現過幾處有關這些遺址的描述。

  古都吳哥的發現,即使不能歸功亨利,我們也應肯定他在提醒人們關注這座古城上比其他任何人所做出的貢獻更多。
他的書,不但包含對古都吳哥最詳細的描述,而且包含大量精美的遺址插圖。
這些插圖是根據他繪製的略圖製成的。
亨利的著作比早期有關作品受到了更廣泛的歡迎。
所有的人都提出這樣一個問題:是誰建造了古都吳哥?
一位17世紀西班牙年史編纂家曾暗示:古都吳哥是由亞歷山大大帝建造,或是由古羅馬帝國皇帝圖拉真建造;但是,無論是古希臘還是古羅馬史都未見過此類記載。
亨利認為,這些遺址的若干方面看起來頗具埃及特色,他認為,這些遺址並非為柬埔寨的先民高棉人所建。
他本人也未曾見過這些高棉人。
每當他問一個柬埔寨人關於古都吳哥的起源時,他得到的回答都是:巨人建造的;上帝建造的;傳奇中的麻風病國工人建造的;或吳哥人自己建造的。
古都吳哥的系統研究始於1898年。
當時的法國人把柬埔寨作為他們的保護國,因而建立了一個研究機構來監督遺址的開掘。
研究的主要精力集中在怎樣保存這些遺址,而不是按傳統方法來進行考古,如果考古學家們要解開古都吳哥之謎,他們首先得努力將它保存下來,不讓它從地球上消失。
古都吳哥遺址不同於沙漠上的遺址,後者可以在氣候乾燥的荒漠上保存數世紀不變。
而吳哥遺址正遭受著風雨侵蝕以及熱帶叢林的盤根錯節將其分割成一小塊一小塊的威脅。無花果樹是古都吳哥現今的統治者,無論在宮殿上面,還是在寺廟上面,都可以看到無花果樹在慢慢地撬出裂紋;到處可以見到這樣的樹木伸延它們光滑的嫩枝,形成一簇簇圓頂的葉傘。文物保護專家們已著手研製出一些方法來清除這些樹枝,拯救瀕臨崩潰的宮殿和寺廟。
他們首先砍掉那些樹枝樹根,因為它們會把古老建築物吞沒。
與此同時,考古學家們還在研究那些雕刻裝飾物和碑銘題字,這在古都吳哥的牆上比比皆是。
通過這種研究古都吳哥的歷史就會從神話虛幻世界中浮現出來。
儘管有幾個高深莫測的理論將古都吳哥與中美地區的瑪雅遺址聯繫了起來。
但是,可以證明的是:古都吳哥的建造者不是別人,而正是高棉人,他們是柬埔寨現代居民的祖先。
古都吳哥是無與倫比的高棉文明的偉大創舉。高棉人的進步可以追溯到大約公元1世紀。
那時,一個叫做富南的王國在今天的柬埔寨興起。在東南亞地區,它可算得上是一大強國,其強國地位一直持續到公元550年。
該王國的許多文化特徵是從印度傳來的,這個國家的人用磚石建造寺廟。
寺廟分為幾層,廟頂尖而細。
這種建築風格與印度的宗教建築十分相似。
高棉人居住在該王國領土的北部一個叫鄭那的地區。
公元6世紀時,鄭那推翻了富南,高棉人成了稱為「柬埔加」這個國家的統治者(即現在的柬埔寨)。
高棉人和富南人一樣,與印度有著許多聯繫。
他們使用印度的梵文;他們崇拜與印度教相關的眾神;他們建造寺廟,其塔尖直衝雲霄,就像印度的寺廟一樣,象徵著高山的印度教神———濕婆神———神聖不可侵犯,按印度教教義,濕婆神代表著一種既能創造宇宙又能摧毀宇宙的力量。
公元9世紀初,一位名叫閻那跋摩一世的高棉國王結束了該地區的分裂狀態,建立了統一的高棉帝國,並控制東南亞地區,長達數個世紀之久。
該國王統治期內所建寺廟和其他建築的遺址都可在古都吳哥附近見到;但直到雅蘇跋摩一世(889~1050年)時,吳哥才成為高棉的首都,古都吳哥的黃金時期是公元11~12世紀。
蘇那跋摩一世國王(1011年~1050年在位)建造了吳哥殿這樣的皇宮。
100年後,蘇那跋摩二世國王(1113年~1150年在位)建造了吳哥寺,這是高棉寺廟中最大、最雄偉的一座。
最後一位建造高棉寺廟的國王是閻那跋摩七世(1181年~1120年在位),他重建吳哥殿,在宮殿四周增添了護城河,該國王在城牆外建造了3個大型寺廟群,還在全國範圍內修建了數百個寺廟、修道院、醫院,然而,他最突出的成就是建造了古都吳哥的第二大寺廟———貝雍。
在閻那跋摩七世國王登基時,佛教已經取代了印度教,成為高棉統治者的宗教。
大約在同一時期,許多早期印度教寺廟也轉變成了佛教聖堂。
因為這個緣故,古都吳哥的雕刻和塑像既反映了印度教的特色,又反映了佛教的特色,例如,吳哥寺的系列大型牆雕描繪了印度教神話中的一個片斷———守護神毗瑟正在攪拌宇宙「銀河」來製造地球,就像一個人在攪拌牛奶製作奶油一樣。但是,這個100年後修建的寺廟,卻用了佛教畫像來進行裝飾。
建造古都吳哥的宮殿和寺廟的費用,加上連綿不斷對抗來自東、北、西面敵對國家的軍事入侵的開支,高棉帝國的實力遭到了大大削弱,使這個帝國進入了衰退期,1431年,在該國西南的泰王國,佔領了高棉西部各省,包括古都吳哥。
高棉人逃離吳哥,帶著大部分財寶,來到150英里之外的金邊,建立了新首都。
作為戰勝者的泰國人在吳哥進行了大肆搶劫,掠走了所有貴重物品,然後離開了吳哥。
歲月流逝,風雨侵蝕,古都吳哥的雕刻塑像早已面目全非;古都吳哥漸漸變得衰老,漸漸被世人遺忘。

  吳哥遺址佔地124平方英里,有歷史遺跡數百個,包括小型的神壇和大型的寺廟和宮殿。
多數建築的設計都基於一種象徵,那就是對高棉人有著巨大影響的壇場———曼荼羅。
曼荼羅既具印度教特色,又具佛教特色,常出現在亞洲壁掛或聖畫中,它是宇宙的象徵,反映了宇宙的本質,即信仰宇宙的整體組合形式,世間有數百種不同的曼荼羅,但所有曼荼羅都代表著神聖的山水。
在這山水之中央,通常有一個方形廣場,有4道大門或出入口;在廣場正中是佛像———另一個造物主的神位,不論是印度教信徒還是佛教信徒都認為這神聖的地方就是地球的中心。
像印度或亞洲其他地區的許多寺廟一樣,古都吳哥的高棉神聖建築物都是以三維曼荼羅形式建造的。
它們被包圍在一個方形庭院中,有4道大門或出入口,在每一座寺廟中心,有一個最高、最神聖的地方,那就是象徵神話中的聖山,和高棉人在人間所擁有權力的聖塔。
高棉人相信,把寺廟和宮殿建成曼荼羅形式,就能使他們在帝國和神權之間建立起一種聯繫。
吳哥古都是高棉帝國的心臟;吳哥的心臟又是稱為吳哥殿的、一個面積為6平方英里的、有牆包圍起來的帝國宮殿城。
在吳哥殿的中心,閻那跋摩七世建造了稱為貝雍的寺廟。
貝雍是一組廊院式建築。緻密的石質建築向上逐漸變細、形成尖頂。
一位法國文物保護家把它比作「人用手塑造和雕刻出的一座山峰」。
其中部分建築極富特色,比如玄關,不通向任何地方,壁上的雕飾物亦人所未見。
這些特色揭示了:建築設計方案在寺廟修建過程中,可能變動過多次。
貝雍最顯著的特色體現在它的外觀上。
這個寺廟建築群有許多高大的石塔,從塔尖凝視四方的是巨大的雕刻面孔,嘴唇捲曲,微帶笑容,共有26張。這些面孔會使人感到不安。
當人們抬頭遙望那些淹沒在翠綠叢中的石塔時,會突然感到一陣戰慄,有一種不可名狀的恐懼。
這恐懼從頭的上方直撲下來,此時人們已被來自四方的面孔所散射出來的寒光所征服,會不寒而慄!
許多這樣的雕飾畫具有濃郁的宗教神話色彩,比如神與妖魔的戰鬥,但是,也有一些是體現高棉人歷史的,還有一些是描述普通人的,比如漁夫和石匠的生活。
吳哥殿的南面有吳哥寺,被護城河圍繞。
該寺廟佔地約1平方英里,一直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大的石建築物遺址和世界上最大的宗教神堂。
高棉歷史告訴我們,這座寺廟花了整整37年時間建成。
建築所用的數以百萬計的砂岩石塊,是用木筏從25英里之外的採石場運來的。
像吳哥殿一樣,吳哥寺的設計也是按照曼荼羅牆圍廣場的模式。
方形廣場的4個角上,各有1座石塔;在中央,屹立著1座200英尺高的石塔。
這5座塔象徵著山的5座山峰,該寺廟上的雕刻描述了守護神毗瑟攪拌「銀河」的情景,以及《摩呵婆羅多》和《羅摩衍那》這兩部古代印度教梵文敘事詩中的畫面。
吳哥寺原來是專為守護神毗瑟修建的。後來轉變成為佛教寺廟時,這位居中的守護神像被一尊佛像代替。
其他寺廟分散在吳哥殿和吳哥寺的中間或其周圍。其中有泰婆姆寺,該寺廟是為獻給閻那跋摩七世國王的母親而興建的。
根據碑文,該廟曾一度住著5000多位牧師、舞蹈家以及其他官員。
他們都是專程來到這裡追憶這位國王的母親的。
這是一座富麗堂皇的寺廟,塑像前面供奉著數以千計的鑽石、珍珠和其他寶石,大量的金銀,以及2000多件雅潔的服飾。
然而,所有這些豪華供品在很早以前就不翼而飛了。
無花果樹和木棉樹早已佈滿這座石建築,文物保護者只有先除去樹木,才能使寺廟完全擺脫它們的侵擾。
古都吳哥的最大特徵是:它有兩個長方形人工湖。
此湖稱為泰婆姆湖,位於吳哥殿兩邊。
西邊的湖,寬1英里多,長近5英里;東邊的湖,稍微小一點。考古學家們過去認為,這兩個湖最初是採石場。
工人們在這裡採伐基石建造吳哥古都,修築整個高棉的公路。
然而今天,這兩個湖已成為水庫,可能像征著圍繞著梅魯山的、具有神話色彩的湖泊。
「水」是古都吳哥生活的一大特色,在這座城的建築設計上起了重要作用。
寺廟周圍有護城河與水池,不是用於保護,而是用來輝映寺廟,通過寺廟的水中倒影使它顯得更加雄偉、聖潔,在水道上,有精巧的灌溉網絡將附近河水彙集到湖中,然後分流到吳哥整個地區。
後來,灌溉渠被堵塞,一些池子和水庫乾枯。
然而,在古都吳哥的輝煌歲月裡,這樣的水利工程使多達100萬居民受益匪淺。
設計精巧的水利網絡給高棉人帶來1年2~3次的水稻豐收。
不幸的是,戰爭留下的創傷,歲月風霜的折磨,使這份珍貴的文化遺產飽受煎熬,而無情的歲月更是肆無忌憚地在它臉上刻下道道傷痕。
雖然破壞在進行,崩潰在迫近;但它仍在眾多的遺址中矗立,仍顯得那麼富麗、高雅!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