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日 星期六

埃及艷後和她的水下王國

公元4世紀,30米高的巨浪和強烈的地震,使埃及艷後最後的住所,位於亞歷山大港拐彎處的一座「L」形的小島安提羅得島葬身海底。
就是在這裡,在7米深的水下,沉睡著古代最著名和最宏偉的城市之一———
埃及的亞歷山大城,沉睡著克裡奧巴特拉傳奇般的迷人的宮殿。
這座王宮親眼目睹了眾多傳說中的「尼羅女王」和她那些著名情人之間發生的充滿著勾心鬥角與誘惑的浪漫史。

  1600年來,亞歷山大城和宮殿被封閉在一座充滿著渾濁泥水的墳墓裡,厚厚的一層沉積物將它掩蓋,水藻為它披上偽裝,使它變得難以辨認。


  海洋考古學家弗蘭克。戈迪奧和他的由潛水員和考古學家組成的探險隊被古代作家們的描述所吸引,決定使傳說中的宮殿重見天日。

結果,一條又一條的街區,一座又一座的雕像,慢慢地從20英尺深的地中海海底顯露出來。
此次的海底探險成果是極其驚人的,特別是在雕像方面,收穫甚豐,這些雕像生動地記錄了歷史上傳奇人物的丰姿。
他們的發現包括:
———古埃及主掌生育和繁殖的女神———伊希斯的雕像。
有關她的雕像,世上流傳的極少,因此這座手持寶瓶的雕像顯得尤為珍貴。
———兩座獅神人面像,其中一座是克裡奧巴特拉的父親———托勒密十二世。
———一個巨大的黑花崗岩頭像,據推斷,是古羅馬皇帝———奧古斯都。
———一座比真人還高的白色大理石全身像———神化了的托勒密皇帝。
———城市碼頭的木質遺跡,可追溯到公元前5世紀。
———一艘屬於Antirhodos私人海港的沉船,克婁巴特拉的府邸,就坐落在海港所在的島上。

  碳14鑒定法表明,沉船的時間在公元前90年至公元130年。

船身外部的裂洞顯示,災難的發生是另一隻船撞擊的結果。
雖然戈迪奧的發現是富有成效的,為這座海底沉城提供了第一幅可視地圖,但許多學者認為,這些發現只是冰山的一角,畢竟,亞歷山大城的雄偉並非幾座雕像,幾條街道所能涵蓋的。

  亞歷山大城始建於公元前332年,作為世界文化的中心,繁榮昌盛了近兩個多世紀,城市公共圖書館的藏書,曾一度多達50萬冊。

但在公元前100年,托勒密王朝(王朝建立人———
托勒密,知名的編年史家,也是亞歷山大帝的副將,在大帝死後奉命在埃及攝政)已不能抵禦貪婪的羅馬人的騷擾,克裡奧巴特拉的父親托勒密十二世,不得不向羅馬帝國繳納貢品,以求疆土的完整。
隨著克裡奧巴特拉傳奇般迷人的宮殿浮出水面,人們又開始咀嚼起埃及艷後那誘惑的浪漫史到了埃及艷後時代,克裡奧巴特拉———
這位絕世美人與數位羅馬的統治者有染,企望能守住曾繁榮一時的帝國,但最終她的努力與她自己,只成為了歷史神話津津樂道的話題和電影票房的追逐對象。
克裡奧巴特拉的第一位羅馬情人是朱利葉斯。愷撒,這位羅馬統治者幫助她剷除了王位的強勁爭奪者———她的兄弟,托勒密十三世。
在愷撒被暗殺後,這位埃及女王又被庇護在邁克。安東尼的豐翼下,最終又引誘安東尼追隨她來到亞歷山大城,在城市東海岸的皇家宮邸中,共築愛巢。
尋找海底文明:埃及千年古城發現實錄安東尼出於對克裡奧巴特拉瘋狂的愛與忠貞,決心為情人建造一個強大的帝國,而這最終惹惱了他的同胞———羅馬人。
  公元前30年,安東尼的老對手奧古斯都,終於伺機發起了進攻。

海戰中,安東尼和克裡奧巴特拉分別乘船去視察他們的艦隊,但在Actium一役中,安東尼被擊敗,克裡奧巴特拉親眼看著她的艦隊潰不成軍,黯然返回家中。
安東尼在聽信克婁巴特拉已自殺的謠言後,便自殺身亡。
隨後,克裡奧巴特拉害怕被俘到羅馬遊街,也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但至今尚無人能證明,她確實如傳說中所說,是用一種叫角奎的毒蛇來自殺的。

  在接下來的幾個世紀中,亞歷山大城依舊是埃及的首府,但受羅馬帝國的統治。

隨著克裡奧巴特拉的死去,埃及作為世界最強大帝國的歷史,也成了昨日黃花。
早在80年代,戈迪奧就預感到,他所要找的東西就在這個老海港的下面。
但到了1992年,他和他的歐洲海洋考古學院,才得以開始看看下面究竟有什麼。
得助於最先進的海底工具,海洋考古學家們可以接近海底的物體。
除為海底工作特別設計的聲納定位儀和全球定位系統外,他還使用了核共振磁力儀,這種設備可以測出水下磁場的最微小的變化,使探險者對埋藏的物體作出正確判斷。

  「那是4年前9月份的一個悶熱的下午,」

戈迪奧回憶說,「在作為基地的『海洋號』船上的實驗室中,進行著4年來的常規工作,所有人都忙於用電腦核對從亞歷山大港海底收集來的數據。
不過,那一天,實驗室被一種不同尋常的氣氛所籠罩。我正潛心研究一張表格,忽然聽見甲板上一陣喧鬧。
『這下面有個東西,一塊巨石,非常漂亮!』潛水員的這一喊聲如電擊般令我悚然一驚。
我立即套上潛水衣縱身入水。
我在泥濘的水中奮力地游著,並發現了其他潛水員手電發出的微光,他們正圍著一塊在一般人眼中極其普通的岩石,只不過它比海底其他東西稍亮一些。
我幾乎是怕碰壞它,輕輕地伸出手擦去岩石上的泥漿,於是露出了眼睛、鼻子———
一尊大理石頭像的整個面容顯現出來。
最後,我撫摸著梳成長長的法老式樣的頭髮,我明白自己就要贏了:這是馬可。安東尼的頭像,他是克婁巴特拉女王的最後一位至愛情人,她為他而喪命並與他合葬一陵。
這樣說來,我所尋找的女王也應該在這兒,只不過她仍在等待重見光明。」
戈迪奧喜歡這樣回憶他與古亞歷山大城遺跡以及克婁巴特拉王宮這一歷史上最具傳奇色彩之一的宮殿的首次「相遇」。

  事實上,戈迪奧非凡的「水下奇遇」才剛剛開始。

繼這一發現之後的是8500小時艱苦的水下探尋工作。
在這些日子裡,他住在停泊在亞歷山大港的一艘船上,以便完成這項壯舉,而這一壯舉使他完全有理由被列入考古學上的奧林匹亞眾神譜中。
具有傳奇色彩的克婁巴特拉的王宮也找到了。
不過,呈現在研究人員眼前的景象卻與他們預料的相去甚遠:從書中讀到的那些珍貴的材料和文物杳無蹤跡。
實際上,根據古代文獻的記載,王宮頂棚上的大木箱裡裝滿了財寶,房梁由一層厚厚的黃金覆蓋著,龜甲形的門扇上鑲嵌著密密的祖母綠。
這些彷彿如《一千零一夜》中描述的財寶究竟到哪裡去了呢?
「我不是在尋找珍寶。
宮殿是在克婁巴特拉去世大約4個世紀後沉沒的,她的繼承者們完全有足夠的時間將這些珍寶中飽私囊。」
戈迪奧回答說,「但令人迷惑的是,就連王宮的大小也減少了90米長,45米寬,看來,人們過去僅僅因為亞歷山大城被認為是『千宮之城』,就想像女王的宮殿必定是其中最龐大的一座,這想法或許是有些誇張了。」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