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日 星期六

特洛伊的黃金寶藏

很少有故事能像「特洛伊戰爭」的傳奇故事那樣流傳至今!
公元前8世紀,希臘詩人荷馬寫下了兩大史詩;《伊裡亞特》與《奧德賽》。
這兩大史詩所描繪的事情發生在公元前13世紀。
《伊裡亞特》講述了特洛伊王子帕羅斯是怎樣誘拐海倫———
這位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希臘斯巴達國王梅內萊厄斯的妻子;怎樣帶她穿越愛琴海而到達特洛伊;梅內萊厄斯的兄弟阿伽門農是怎樣集合希臘軍隊進行復仇;怎樣率領這支軍隊到達特洛伊;希臘軍隊怎樣圍城、攻城,而特洛伊末代國王普裡阿摩斯怎樣奮力捍衛他的國家,守城達10年多久。
《奧德賽》講的是一小隊希臘士兵是怎樣隱藏在大木馬裡而最終佔領了特洛伊;毫無警惕的特洛伊人竟然用車把這匹大木馬推進自己的城內,希臘士兵跳出木馬,奪取了特洛伊城。

  在古希臘文明的全盛時期(公元前700年~前200年),特洛伊戰爭被視為希臘人早期的一段歷史。

至於荷馬,傳說他是一位古希臘的吟遊盲詩人,是位富於靈感的編年史家。
但沒有人能確切知道特洛伊在當時究竟位於何處。

  到了19世紀,特洛伊和特洛伊戰爭不再被認為是歷史;它們被視為模糊不清的神話或傳奇。

《伊裡亞特》和《奧德賽》雖然仍被視為文學的初期經典之作,但是沒有人真正相信它們是真實的了。
學者們甚至開始懷疑有沒有荷馬這個人。他們推測這些詩不是出自一位詩人之手,而是許多詩人的共同之手。
歷史學家只能將古希臘文明追溯到公元前8世紀。
在那之前,愛琴海周圍的土地似乎是居在著貧困、不識字的農民。這就是說,在模湖不清的史前時期,根本沒有荷馬史詩中的繁華城市和掌管著大權的國王。

  在1822年,這種看法十分流行,也就是在這一年,考古學家謝裡曼在德國出生。

正是這位德國考古學家,發現了古城特洛伊遺址上所埋藏的無法估價的大量黃金。
1868年,謝裡曼第一次到了希臘和小亞細亞。
踏上荷馬史詩中的這片土地,他興奮極了。他要奮力去發現這傳奇中的特洛伊城!
他的「嚮導」不是別人,正是史詩作者荷馬!
他已經把《伊裡亞特》和《奧德賽》看成歷史,而不是單純的文學詩詞。

  土耳其西北部的兩個遺址早已和特洛伊傳奇有著神話般的聯繫,這就是名叫布納巴西的村落和稱為西沙裡克的小山。

謝裡曼手捧著荷馬史詩,在這兩個遺址上進行著他的考察,他認定西沙裡克小山更加符合他在《伊裡亞特》史詩中所找到的特洛伊城的位置。

  1870年,謝裡曼開始挖掘這座小山。

謝裡曼挖出了一段石牆,這石牆有6英尺厚,建築得牢固極了!
他堅信,這就是荷馬在史詩中描寫的特洛伊城牆!
1871年正式動工開掘,謝裡曼僱用了120名民工,命令他們盡量挖寬、挖深,從小山的這一端挖到那一端,挖出了一道130英尺長的坑,簡直像是把蛋糕一下從中間切開,看看裡邊夾的是什麼芯子。
使謝裡曼大感吃驚的是,他發現的不僅僅是特洛伊,而是埋在下面的一大片城市。
一層一層的廢墟一個壓一個,一共有45英尺深!
每一層代表著一個城市———一個在前一個廢墟基礎上建造的城市。
各層之間又有多層泥土相隔。謝裡曼認為真正的特洛伊,即荷馬史詩中的特洛伊,應該是在最下面或靠近最下面的地層。
所以,謝裡曼命令民工殘忍無情地用大車拖走了成千上萬立方的泥土和石頭,使這座遺址小丘上面幾層具有考古實證價值的地層,在他大刀闊斧向底層魯莽發掘下丟掉了!

  1873年,謝裡曼在接近小丘遺址的底層挖出了石鋪路面、大號陶罐。

同年5月,他們又挖到一棟大型建築物遺址。謝裡曼堅信,他已經找到特洛伊的最後一位國王普裡阿摩斯的宮殿遺址。

  此時的謝裡曼發掘出了考古學家所能發現的最不平凡的遺址之一:普裡阿摩斯國王的黃金寶藏!

當謝裡曼挖到「普裡阿摩斯國王宮殿」的基石時,他突然看見在黑暗之處有道道金子在閃光。
為了不讓民工看見,他匆匆叫他們收了工,他不想讓他們把發現黃金的事上報給當局,因為根據要求,發掘者應將所發現東西的一半上繳土耳其政府。
民工一走,謝裡曼就拚命挖金子;此時他已不顧頭上搖搖欲墜的石磚快要砸下來的危險。
他發現大量黃金飾物一個緊挨一個存放著,好像它們之前是放在木箱裡,而木箱隨後又腐爛掉了。
後來,在坑的頂部的一個小室裡,他發現了許多金、銀器皿,還有一些銀錠和工具。
但是,最令人矚目的還是黃金珠寶飾物,包括3件頭飾,60只耳環、6只手鐲,近9000顆黃金珠子,這是當時考古學上最有價值的發現。

  謝裡曼家族成功地把這些珍寶運出了土耳其,運到了希臘,再把它們藏在花園和貨棚裡,直到1874年謝裡曼將此事公諸於世。謝裡曼發現的公開,頓時引起一場軒然大波。

土耳其政府極其憤怒地要求歸還這批藏寶;全世界的考古學家和學者強烈要求展覽這個稀世發現;在普通人心目中,謝裡曼一夜間成了大英雄。
希臘政府在土耳其人壓力下,拒絕接受這批藏寶。
最後,謝裡曼只有把它們送到德國,存放在柏林一家國立博物館中。
土耳其政府發誓要找他算賬,他也不想受到嚴厲懲罰,因而賠償了土耳其政府要求得到的五倍罰金。

  特洛伊黃金寶藏的發現,雖然舉世矚目,但也僅僅是謝裡曼考古生涯中的一個片段。

他一直在指導西沙裡克的發掘。

  19世紀70年代中期,他還開掘了一個稱為邁錫尼的古希臘遺址———

傳說是征服特洛伊的希臘聯軍統帥阿伽門農的故鄉。
在那裡,謝裡曼發現了又一個、甚至是更有價值的寶藏———
「皇家墓地」,其中有金飾點綴的遺骸,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許許多多的遺骸!
其中一個男性骷髏還戴著一副黃金面罩。
謝裡曼在邁錫尼的發現是古希臘文明興起之前數世紀頂峰文化的首例確切證據。

  邁錫尼文化從大約公元前1600年至1050年,一直主宰著愛琴海地區,公元前14世紀和13世紀,在邁錫尼人的全盛時期,他們居住和往來貿易的足跡遍及希臘、克里特、愛琴海諸島、土耳其沿岸,以及意大利南部。

大約公元前11世紀,邁錫尼帝國瓦解。當地人與來自北方的部落混合而建立了希臘文明,在8世紀時,處於全盛時期。
古希臘的語言、文學和宗教保存了邁錫尼文化的許多成分,包括關於戰爭和國王的傳奇,這些都成為特洛伊戰爭傳奇故事的素材。

  在謝裡曼去世後,在西沙裡克遺址上繼續探察是威廉。朵普菲爾德,他在1882年被謝裡曼僱用來監督發掘工程進展。

據他斷言:從最下層的最古老的特洛伊Ⅰ,向上數到最上層的新近地層特洛伊Ⅰ,整個廢墟遺址由9個不同地層構成。
其中特洛伊Ⅱ就是謝裡曼認為是荷馬史詩中提到的特洛伊所在的地層。
但威廉認為,真正的遺址比謝裡曼在此之前估計的要古老的多;而且,荷馬史詩中早已描述過的特洛伊,即公元前13世紀的特洛伊,會在新近得多的地層,即特洛伊Ⅵ中找到。

  威廉發現了一堵大型石牆,他宣告,這才是「真正的」特洛伊。

現代考古學家已經證實了他對年代的推算,即:特洛伊Ⅰ可追溯到大約公元前3000年;特洛伊Ⅱ(謝裡曼認為的特洛伊),公元前2500年至前2200年;特洛伊Ⅵ,公元前13世紀(《伊裡亞特》史詩中所描述的年代);特洛伊Ⅷ,亞歷山大大帝在公元前4世紀所來到的這座希臘城市;特洛伊Ⅸ,最上地層,是古羅馬的新特洛伊(新伊利昂)城。

  普裡阿摩斯藏寶的命運成為了現代考古學的最大秘密之一。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的藝術珍寶(包括特洛伊的黃金寶藏)被統統打包,藏進了地下碉堡,以防不測。
在大戰結束的一片混亂中,取勝的蘇聯和美國軍隊佔領了德國,許多珍藏品不翼而飛。
名畫、古書、珠寶飾物、古董,以及其他有價值的東西,不是被士兵搶走,就是作為獲勝方的戰利品而被沒收。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許多珍寶也以同樣方式被某些德國人所佔有。

  至此,特洛伊的黃金寶藏再也不見了!

歷史學家們哀歎這樣的損失,害怕這批稀世文物已經被熔鑄成了金錠,現在所剩下的只不過是些文字的描述和殘缺的照片了。
不但藏寶不翼而飛,現代考古學們甚至開始懷疑謝裡曼所描述的尋寶經過是否真實,第一點受到置疑的是謝裡曼的妻子索菲亞用紅色披肩偷偷運走藏寶的具有傳奇色彩的說法,因為當時索菲亞並未在發掘這些藏寶的西沙裡克小山。
而且,謝裡曼的各種記錄和對藏寶的描述也有相互矛盾的地方。
因而一些學者認為這批藏寶並非一次發掘,而是謝裡曼把遺址不同層次和位置所發掘出的許多較小的藏寶,彙集在一起,當作「普裡阿摩斯寶藏」宣佈,以便更強烈地渲染這次稀世考古發現的轟動效應。
至於謝裡曼是「如何」與「何時」發現這批藏寶的細節可能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了,但這批藏寶的歸宿之謎已經揭開。

  1993年俄羅斯政府宣佈:謝裡曼所發掘的藏寶在大戰後就轉移到了莫斯科。

由於土耳其、希臘、德國、俄羅斯在這批藏寶的所有權上展開了激烈爭論,所以謝裡曼所發掘的珍寶在1996年才在莫斯科展出。
這是藏寶出土半個多世紀後第一次公開亮相。至於所有權的談判還得拖上幾年;但世界各地的考古學家們希望,這批無價的、獨一無二的藝術珍藏能盡快重見天日,以供學者們深入研究。
今日的西沙裡克,重要的科學考察仍在進行。
從1988年開始,由一組德國和美國的考古學家所進行的一系列探險,已經找到了可能作為這小山頂四周的防衛邊界的遺跡———一條10英尺寬的壕溝。
這條壕溝已深挖到底盤巖,包圍著一大片區域;這暗示該遺址上的一些早期城市可能有考古學家們所估計的5倍大。

  1993年8月8日,考古學家在修復由羅馬人建造的一個劇院時,新發現了公元2世紀羅馬大帝哈德裡安的大理石雕像。

與謝裡曼不同的是,今天的考古學家們把特洛伊視為具有悠久而曲折複雜歷史的名城,而不是用來證明文學傳奇的真相。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