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

野人


野人又現神農架以神農搭架采藥而聞名於世的神農架,是遠古洪荒時代遺留下的“備忘錄”。這裏,以其蠻荒的歷史、詭譎的傳說和神奇的生物世界,發散出令人難以抗拒的魅力。
特別是神農架究竟有沒有“野人”,眾說紛紜,成為一個久未解開的謎團。
最近,神秘“野人”再現神農架。
目前,三峽大壩正在緊張施工中,建成蓄水池指日可待,這勢必會形成新的區域性小氣候,因此,查明該地區的未知物種已經刻不容緩了。  
●遭遇似人非猴動物最近,神農架林區紅坪鎮副鎮長邱虎、紅坪林業站站長付傳金在近距離內見到了“野人”。這天,邱虎與付傳金連夜從相距百里的板倉坪趕往紅坪鎮,付傳金開著吉普車在公路上行駛著,雪亮的車燈將公路上的一切照得十分清晰,不時可見到許多野生動物在公路上遊蕩。

夜晚11點40分,當車開到距原橋洞溝公路附近約250米,此處坡陡且有兩個急彎,付站長放慢了車速,緩緩向下滑行,汽車轉過最後一個急彎時,他看到公路前方距車20米有一個似人非猴的動物在直立行走,當車燈猛然照在它身上,它急忙橫跨公路,飛快地向陰峪河方向的原始森林逃去;它揮動雙臂撥開森林,發出又響又脆的聲音。
只見它渾身長著灰黃色的毛,似枯黃的草,沒有尾巴;它大步橫跨公路時彎著腰,身軀肥壯,體重大約100公斤以上;從它一大步跨過公路的動作來看,十分機智靈活,幾秒鐘就消失了。
付站長開著吉普車往前又開了100米,當小車快要駛上209國道時,邱副鎮長突然醒悟了,莫非它就是人們常說的“野人”?
於是,他對付站長說:“快將車開回去看看,如果真是野人就太好了!”當小車返回橋洞溝,下車後,邱、付兩人果然發現了一些零亂的人形赤腳印,其中有兩隻人形腳印十分清晰,顯然是“野人”橫跨公路時的那兩隻腳印。腳印有兩手掌長,約40釐米,寬15至17釐米,四趾併攏,拇指外撇,與其他四趾的裂約70度;兩個赤腳印相距2至2.2米。付站長當即大聲叫道:“就是剛才那傢伙留下的腳印,肯定不是熊,我到神農架工作這麼多年專搞林業,對熊再熟悉不過了!”   
●人形動物由來已久位於湖北省西部的神農架林區境內層巒疊嶂,溝壑縱橫,山勢雄偉,從恐龍時代起,這裏的地質運動和氣候變化都比較小,是舉世罕見的天然物種基因庫。

神農架有50種植物和70種動物受國家重點保護,包括銀杏、珙桐、金絲猴、金雕等著名瀕危物種,尤其關於“野人”的傳說使這裏一直具有濃郁的神秘色彩。
神農架地區自古以來就有“野人”傳說。在鄂西北山區,歷代地方誌中,都有“野人”出沒的記載。在這一帶,目擊“野人”的群眾多達數百人。
目擊者講述的情況中,有人看見“野人”在流淚,也有“野人”向“野人”拍手表示友好。
如戰國時代,偉大詩人屈原在《九歌。山鬼》詩中寫到:“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帶女羅。
既含睇兮又喧笑,子慕予兮善窈窕。”那“多情善笑”的山鬼究竟是什麼?
山鬼出沒的地方,正好是古代楚地,在屈原的故鄉附近,楚地就指湖北一帶。
可見,山鬼出沒的地方與“野人”活動的是一致的。
神農架山地是秦嶺、大巴山、巫山山脈匯合地區,是我國中部最大的山區,素有“中央山地”的稱呼。為我國各種瀕臨滅絕植物如水杉等和動物如熊貓等生存地區。
唐代柳宗元也有“猩猩,人面,能言笑,出蜀封溪山”的記載。
神農架林區宣傳部部長盧德鮮接受媒體採訪時說,近幾十年來,尤其是20世紀70年代以後,神農架的農民、林業工人、醫生、教師以及地方行政官員……曾在森林中,在箭竹叢,在峽谷中的小溪邊,在高山的公路旁,甚至在農舍的附近,多次碰上這種人形動物。
但是,由於當時人們科學知識的匱乏,有的人還認識不到這種動物在科學研究上的價值,有的人則因當時的種種原因,不敢外傳。
直到1976年5月4日淩晨,神農架林區的6位黨政領導幹部,在海拔1700米的神農架林區椿樹埡附近地帶,在兩米左右近距離內,碰上了這種“紅毛怪物”後,才引起各方關注。
盧德鮮說,從許多人講述的情況來看,我們認為他們的確遇到了“野人”。
從橋洞溝到陰峪河一帶的羅圈套、南天門、猴子石、豬拱坪、四池溝等處,一直是“野人”頻繁出沒之處,也是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地帶。這裏方圓幾百平方公里,沒有人煙,森林茂密,既有高山峽谷,溪流密佈,又有懸崖峭壁,多岩洞,是野生動物天然樂園,有關“野人”出沒的事情是有的。
另外,從1994年秋至1996年4月,野考隊已完成了對神農架及鄂西北地方的初步摸底探險考察。
涉及神農架、鄂西北20多個鄉鎮,近千平方公里範圍,走訪調查了一年多,獲得大量有關奇異動物(野人)及奇特自然現象的有關資訊,並對一些相關資訊進行了實地察看與考證,探險考察了一些神秘原始地區。
通過認真研究分析,專家認為“野人”這一奇異物種確實存在。
中國科學探險協會會員、中國奇異動物綜合科考隊(前稱野人科考隊)隊長張金星于2002年6月22日在湖北神農架說,民間相傳的野人正確的稱謂叫“巨猿”,是客觀存在的。
2003年他們會將收集起來的大量野人腳印、毛髮DNA鑒定、血液、糞便樣本向外界公佈,從而為近十年來的考察結果作結論。
有“探險奇人”、科考“野人”之稱的張金星,從1994年開始蓄須明志,矢志解開野人之謎,從此出沒神農架山脈密林險徑,日夜追蹤野人蹤跡,成為赫赫有名的野人科考專家。
  張金星認為,神農架“巨猿”是客觀存在的。從1924年至今,神農架林區共有360多人110餘次看見過近120個野人個體。
僅2002年以來,就有人分別在2月中旬、4月初及6月三次目擊到野人。而從1994年以來,他與隊友們共發現了2000多個野人腳印,收集到大量的毛髮、糞便及血液證據,並對野人毛髮作了3次DNA鑒定。
據目擊者描繪,野人行態佝僂,除臉部、手足底部外全身毛髮,可直立行走。
張金星認為,目前神農架裏有20多個野人個體存在。  
●查明未知物種刻不容緩從歷史發展而言,“野人之謎”已困擾我們人類幾千年,而在今天科學日益完善,經濟迅猛增長,社會飛速發展的新時代,我們有責任將這一世界之謎揭開。

從1976年椿樹椏看到“野人”,中科院派出第一支科學考察隊至今,積累了豐富的第一手野考資料,而在這短短20餘年,又不斷有人與其相遇,不斷有新的發現。
種種跡象表明,確有一種神秘的奇異動物與我們人類共同生活在這個世界上。
在全世界同緯度的許多國家和地區,也有類似的傳聞,反映這一物種的存在,也在為其存在尋找科學根據。
他們中有古人類學家、社會學家、歷史學家、哲學、生物、醫學、法學等諸多領域的許多優秀代表,他們在進行著人類有史以來最有意義的一項偉大工程。
人類是從哪兒來的?這是人類從早期蒙昧時代就開始猜測的古老問題,然而直到今天,由於從猿到人進化系統學說存在著化石上的缺環,科學家仍然無法描繪人類誕生過程的全部詳盡圖畫。
“野人”也許就是要回答這些問題的人類演化過程中的“活化石”,蘊藏著人類起源的奧秘!科學推論需要在充分的事實基礎上進行,“野人”的發現與研究將是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
第一,如果“野人”確實存在,便可證明恩格斯的科學論斷:在人類進化過程中確實存在那種亦猿亦人、非猿非人的高級靈長類動物,將極大地豐富歷史唯物主義和自然辯證法的科學內容。第二,“野人”沒有語言,不會使用工具,但能直立行走,這對於研究前肢解放和製造工具的關係、直立與語言的關係提供了標本和模型,對體質人類學和社會人類學都會起到促進作用以至新的突破。
第三,在動物進化方面,靈長類動物是怎樣走過人和猿分家的過程,至今仍無正確解釋,而隨著“野人”研究的進展將會為此找到科學根據,更加豐富高等靈長類動物生態學的內容,新的人類進化系統樹必將重新繪製。
第四,“野人之謎”之所以能讓科學界的專家、學者們認真對待,是因為在它被目擊地點至今保留著古生態環境以及一些極不一般的化石,這些化石表明了它們是一種能直立行走的高大動物,但不是人,也不是現在所說的猿。
有人認為是一種進化過程中不成功的介於人與猿之間的動物,這種動物在理論上已經絕滅了,但正是在這些發現化石的地方傳出關於“野人”的事件,這就又使人們產生一種聯想,是否像大熊貓那樣,還存在著個別的這種動物呢?
聯繫我國長江流域三峽地區古猿、古人類和巨猿化石的不斷發現,對在這一帶出現的“野人”進行考察研究,可以使“活化石”、“死化石”兩方面的研究結合起來論證世界人類起源問題,也將極大地豐富對古猿的研究。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