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4日 星期五

神秘的“小河墓地”


神秘的“小河墓地”   在新疆羅布沙漠連綿而平緩的沙海中,一個小沙包突兀而起,沙包上密集直立著如同死胡楊般的木杆。
這就是樓蘭探險史中最神秘的古墓———小河墓地,這裏擁有著世界上獨一無二、至今未解的墓葬形式。

樓蘭人在這裏為王族修建了寄託民族之根的陵墓,以一條運河———“小河”作為通向聖地的大道。
只要關閉運河龍口,讓河床斷流,這個墓地就被“封閉”在一個不容外人侵入、打擾的禁地。
小河墓地的神秘歷史至今仍未被人們揭開。
1934年,瑞典考古學家貝格曼首次發現了這個“有一千口棺材”的古墓葬,並將其記錄在《新疆考古記》和《考古探險手記》中。

1934年5月,貝格曼率領一支探險隊在樓蘭庫姆河邊紮下營地。

他們要尋找隱藏在庫姆河流域的一個“有一千口棺材”的古墓地。兩個月中,他們一次次搜尋都勞而無功。
就連貝格曼本人都猜測,古墓已讓十幾年間新形成的河湖水域給淹沒了,或者是被某次強烈的黑風暴重新埋葬了。月底,探險隊向更靠近羅布荒原西南的綠洲帶挺進。
不久,他們發現了一條流向東南的河流。它有20米寬,總長約120公里,水流遲滯,一串串小湖沼被蘆葦、紅柳環繞。它是庫姆河復蘇後出現的新河,歷史不足10年。

在他們沿這條河流進入沙漠前,臨時給它起了一個名字“小河”。“小河”東岸4-5公里,有一個渾圓的小山丘。

遠遠看去山丘頂部有一片密密的枯立木,高4-5米。奇怪的是,枯立木的株距極近,一株連著一株,互相支撐著。
山丘上,遍地都是木乃伊、骷髏、被支解的軀體、隨時絆腿的巨大木板和厚毛織物碎片。
在一船形木棺中,有一具保存完好的女屍。打開棺木,嚴密的裹屍布一碰就風化成粉末了。
揭開覆蓋在面部的朽布,一個年輕美麗的姑娘,雙目緊閉,嘴角微翹,就像著了魔法剛剛睡去,臉上浮現著神秘會心的微笑。
這就是傳說中的“樓蘭公主”或“羅布女王”。

她已在沙漠之下沉睡了2000多年。

她長髮披肩,身材嬌小,身高僅5.2英尺。在10×16平方米的山頂,有彩繪的巨大木柱,精美的木柵欄,真人一樣大的木雕人像,醒目的享堂(墓地的地面建築)。
專家認定,它絕不是為普通樓蘭人修建的,而是一處重要陵墓。
60多年過去了,再沒有人踏上過這塊神秘之地,重睹“樓蘭公主”那“東方蒙娜麗莎”式的神秘微笑,這裏至今仍是一個迷惑難解的神秘之域。
孔雀河已經斷流,故道佈滿了沙棗、胡楊、紅柳,且獸跡縱橫。

貝格曼當年劃過船的小河,觀察記錄過的鹹水湖,如今已化為沙漠及光裸的河灘。

只有河谷臺地上稀落的紅柳沙包、枯死胡楊,在訴說60多年來這片地區巨大而激烈的地理環境變化。
河水變化及在其中起了決定性作用的人類活動,是導致這一環境改變的根本原因。
科教學者們通過貝格曼當時繪製的地圖,不斷修正並確定小河的經緯度,終於在66年後,在茫茫羅布沙漠中再次尋覓到“小河墓地”。

1998年,一批考古專家力盡艱難險阻到達了羅布荒漠。

他們意外地看到了一些類似廢棄的城牆的痕跡,無所遮掩地袒露于黃天之下。
在一個百歲羅布老人的指引下,證實這是一個已成為廢墟的羅布人的村莊。
這裏有一處形制特殊的大型墓地,墓地是一個面積達2000多平方米,高達6-7米的巨大圓形沙丘。它的頂部佈滿了100來根高2-3米的棱形木柱、卵圓形立木,中部為八棱形柱體、頂部呈尖錐狀的木質立柱,其南北為立木圍柵。
立木周圍,是密密叢叢的船形木棺,約有140座以上。大部分已被破壞,個別人體仍然暴露在地表。
一件形體大小如真人,寬胸細腰、臀部肥碩、女性特徵明顯的木雕像傾臥在巨型沙丘腳下。
當年貝格曼報導過的另兩名男根突出的男性木雕像已經消失不見。

中國科學院研究人員分析,小河遺址這處古墓地,絕不是一處普通的叢葬墓地,應該是樓蘭王族的墓地,它實際上是孔雀河下游遠古居民崇奉的神山。種種跡象表明:在這處叢葬墓地裏,寄託著孔雀河下游遠古居民對祖先虔誠的崇拜,他們祈求部落人丁興旺、祈求獲得強大生殖能力。

與孔雀河下游、距今近4000年的古墓溝墓地相比較,它們在埋葬習俗、棺木形制、死者衣帽樣式、隨葬昌蔞等均有相同相通之處。只不過古墓溝墓地時代稍早,但它們都是孔雀河下游青銅時代的古墓葬遺存。

這些資料,對認識孔雀河下游古代居民的原始宗教崇拜、生殖崇拜及造型藝術等具有重大科學價值。

對認識羅布林地區古代文明、居民種族成分、農業,畜牧業經營及毛紡織、毛氈、皮革等手工業曾經達到的水準,均是無可替代的重要資料,填補著相關研究領域的空白。
在孔雀河下游兩岸,新近發現了近10處古代人類遺址。
一些石球、手制加沙陶片、青銅器碎片、三棱形帶翼銅鏃、獸骨、料珠等人類遺物,暴露在未被沙丘完全覆蓋的黃土地表面。還有一些5000-6000年以前的石刀、石矛、石箭頭、細小石葉、石核等。
這清楚地顯示,今天已是不毛之地的樓蘭,自新石器後期、青銅時代直至漢代前期,的確曾綠草茵茵,森林覆蓋率達到40%。
2000年前,那裏是絲綢之路上的南北貫通、東西交匯的重要交通樞紐;我國古代西部對外開放最繁華的商城。這裏的居民也種植小麥、飼養牛羊。

他們的日常用品是胡楊木、獸角、草編類製品。這個顯赫一時的古代商城為何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消失得無影無蹤?這其中到底隱藏著什麼呢?

專家們認為,樓蘭在毀滅的過程中,生態環境的破壞起到了不可忽視的推波助瀾的作用。
樓蘭曾是個河網遍佈、生機勃勃的綠洲。
然而聲勢浩大的“太陽墓葬”卻為樓蘭的毀滅埋下了隱患。“太陽墓”外表奇特而壯觀,圍繞墓穴的是一層套一層的共七層由細而粗的圓木。

木樁由內而外,粗細有序。圈外又有呈放射狀四面展開的列木,井然不亂,蔚為壯觀,整個外形酷似一個太陽,很容易讓人產生各種神秘的聯想。“太陽墓”的盛行,大量樹木被砍伐,使樓蘭人在不知不覺中埋葬了自己的家園。據已發現的七座墓葬中,成材圓木達一萬多根,數量之多,令人咋舌。

生態的破壞也不能僅僅歸結於“太陽墓”,各種因素的合成力量必然會導致生態的失衡。

樓蘭地處內陸,氣候乾燥,久而久之,原來芳草遍地的綠洲再也留不住一片綠色。

在出土的漢文簡牘中,可以瞭解到樓蘭士兵口糧減少的情況,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樓蘭環境惡化後的困頓。
另外,戰爭直接導致樓蘭古國的消亡也是完全可能的。
在海上貿易時代之前,東西方貿易只有一條漫長的“絲綢之路”。“絲綢之路”沿線各國,尤其是塔里木南邊的鄯善,就成了周邊列強掠奪的重要物件。

人類利益的驅動,也是一個導致環境改變的重要力量。西元4世紀時,樓蘭逐漸廢棄。

其主要原因是:西元4世紀後,自敦煌進入西域的古道有了很大的發展,除了通過伊州(今哈密)途徑外,還有新開拓、交通更為方便的大海道。

交通路線變更,使樓蘭喪失了在絲綢之路上的地位。

也有專家認為,小河也許是一個樓蘭古遺址———古城居民們的公共墓地。經過近百年來探險家、考古家們的忙碌,已在羅布荒漠發現了許多大規模的墓葬及隨葬物品。
那麼,在沉寂了千年的樓蘭荒漠裏,會不會隱藏著類似秦始皇陵兵馬俑那樣世間少有的傑作或未被發現的奇跡?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