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

半島上的男人國


我國歷來就有“婦女半邊天”之說。

那麼,剩下的另半邊天就該屬於男人的了,所以稱“男人半邊天”也就不足為奇。

無論從生態平衡還是從男女平等的角度來看,好像只有這樣才是平等的、合理的。

可世界上偏偏就有失衡的社會———男人國、女人國,使這個單性社會失去多姿多彩的男女歡愉。當然這些奇異的單性社會自然就成了人們探秘的物件。   

許多村落,由於戰爭頻仍,或出於生計,男人一走而沒再返回,久而久之,形成了不少“女人國”。

而在這裏,我們要說的是位於愛琴海上的希臘阿陀斯半島。說是半島有點勉強,它只有一條寬不過10米、長達2000多米的人行道與島相連,這是10世紀前後人們為開發該島而修築的,所以稱之為島更確切些。

現在,島上有“城鎮”11個,居民1.5萬余人,其中修道士900人,設有東正教修道院20所。自1060年以來,阿陀斯制定了“禁止女人上島”的法律。

自從那以後幾乎沒有一個女人得以進入,阿陀斯真可謂是名副其實的“男人國”。這裏不僅沒有女性,就連一些雌性動物也不許存在,甚至連女性的照片、圖畫或有關女性的日用品也不准帶上島。

阿陀斯不受希臘法律的約束,而直接聽命於修道院,使之成為世界上僅存的真正的“僧侶政治”地區。在歐洲,阿陀斯是獨一無二的實行禁欲生活的地方,900名很有學問的修道士一生下來就被送到島上,平生沒有見過女人。

他們兩耳不聞島外之事,一心只想死後成仙。在他們的生活環境中,沒有收音機、電視機,沒有電話、電報,也沒有報紙,禁絕一切樂器,還禁止唱歌、吸煙等。

他們至今仍採用人們早已廢棄的古代曆法。

島上的修道士如此,平民百姓也如此,一律過著禁俗的生活。阿陀斯人過著與文明世界隔絕的生活,至今吃的還是自製麵包。  

不過,現在他們也有了整潔的臥室和“文明產物”的抽水馬桶及一輛汽車。大家心甘情願地過著這樣的生活。一位修道士說:“在這裏生活很值得,沒有煩惱,不必為任何事情擔心,我們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的人都長壽。”據說,他們當初禁止女人上島的理由十分充足。既然“當初一個女人就破壞了伊甸園,現在一個女人也足以毀掉阿陀斯”。

不准女人上島,並不等於沒有女人上島。   不久前,一位美國女學者偷偷上了島,可惜被發現,不但被捆綁挨了16下鞭子,還在黑暗的地牢裏被關了一夜。惟一的“成功者”是1930年歐洲小姐艾迪斯。

迪普拉拉科,她偽裝成男水手上島。之後,她將親身經歷著文發表,並附上了她與一位年輕修道士在山上的合影。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