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6日 星期日

人類輪迴案例證據

1.他叫那莫,他住在克西卡蘭提供情況人:布裡交瓦士內, 普拉卡十的父親 歐姆瓦提德魏,普拉卡十的姐姐尚提德魏瓦士內,普拉卡十的母親證明:波蘭那斯簡,那莫的父親 扎格迪士簡,那莫的哥哥
2.他的父親叫波蘭那斯提供情況人:歐姆瓦提德魏 布裡交瓦士內證明:波蘭那斯簡,那莫的父親
3.他有一個姐姐叫塔如提供情況人:歐姆瓦提德魏 布裡交瓦士內證明:塔如常德簡
4.他在克西卡蘭有一些鄰居叫泰克常德,偌麥士和那潤提供情況人:扎格迪士簡(瓦士內家沒有提及)
  證明:扎格迪士簡註:那潤大致在那莫死去時也死了,所以這一項不是在現在用一般的方法就能得到的

5.他在克西卡蘭的家是磚牆而不是現在家的泥牆提供情況人:尚提德魏瓦士內證明:我去查塔和克西卡蘭時證實了這一點的不同註:瓦士內在查塔的家是泥牆,而簡在克西卡蘭的家是用磚砌的牆
6.他的父親有四個店舖,包括一個米店,一個買布的店和一個雜貨店。
  提供情況人:尚提德魏瓦士內證明:扎格迪士簡註:簡家庭曾經有四個店舖,一個賣布店,一個賣文具等的雜貨店,兩個食品店。在那莫去世後,簡家處理了兩個店,保留了兩個

7.他父親在克西卡蘭賣襯衣提供情況人:波蘭那斯簡(瓦士內家沒有提及)
  證明:波蘭那斯簡住:斯瑞 波蘭那斯簡有個個賣一般商用品的店舖,其中也賣襯衣。
  

8.他有一個保險箱提供情況人:布裡交瓦士內證明:扎格迪士簡註:簡家的每個南孩子都在保險箱中有一個自己的抽屜,他們有自己的鑰匙。斯瑞 扎格迪士簡 說普拉卡十一次去克西卡蘭帶了一個鐵釘子他說是他保險箱中抽屜的鑰匙
9.認出那莫的父親是「他」的父親。
  提供情況人:波蘭那斯簡 曼莫簡,那莫的妹妹註:這發生在查塔。在關於普拉卡十認出「他的」父親的證詞上有一些不一致。但證詞上確實說明有這會事

10.把那莫的妹妹曼莫認做維姆拉。
  提供情況人:波蘭那斯簡 曼莫簡證明:那莫誤認了曼莫簡,但維姆拉做出了更正註:在那莫死的時候,曼莫還沒有出生。這一誤會也許是因為曼莫和那莫死去時的維姆拉大致同歲。關於普拉卡十如何被介紹給曼莫的證詞上有不一致的地方。曼莫在1964年證明,當普拉卡十認出她(和那莫的)父親後,斯瑞波蘭那斯簡轉向她說:「他是你哥哥。」這時候普拉卡十握著曼莫的手說,「維姆拉妹妹」。
  

11.詢問曼莫(那莫的哥哥)扎格迪士和(那莫的姐姐)塔如的情況提供情況人:曼莫簡證明:曼莫簡
12.認出那莫的母親。
  提供情況人:帕瑪什瓦瑞簡,那莫的母親註:在斯瑞馬提 帕馬十瓦瑞,塔如和達文卓來探望查塔的普拉卡十時,他坐在塔如的腿上對斯瑞馬提 帕馬十瓦瑞哭著說,「這是我的母親」。
  

13.當他見到那莫的姐姐塔如時叫出了她的名字情況提供人:塔如常德簡證明:塔如常德簡註:叫出了名字並顯示出適當的哭泣
14.認出了那莫的弟弟達文卓情況提供人:達文卓簡註:這一辯別發生在查塔。「達文卓」是家裡一個寵物的名字,也是這個男孩在當地大家習慣稱呼的方式。普拉卡十被問到:「你知道他嗎?」他回答「是我的弟弟達文卓」
  

15.認出從汽車站到斯瑞波蘭那斯簡家的路線。
  情況提供人:塔如常德簡 布裡交瓦士內註:這一路有很多拐彎,大約有半英里遠。斯瑞馬提塔如簡曾試圖誤導他,在拐彎時故意指錯路。1964年陪同普拉卡十的姐姐斯瑞馬提歐姆瓦提德魏拒絕一路上普拉卡十在領路,而且那莫的弟弟達文卓與他們隨行。在1964年的證詞中,1961年斯瑞馬提塔如簡在那件事過去的幾個星期後,認為普拉卡十在領路。斯瑞布裡交瓦士內和另外一個隨行的成員也是這樣認為。
  

16.在簡的家門口遲疑了一下。
  情況提供人:達文卓簡註:家門入口處在那莫死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17.認出扎格迪士簡,那莫的哥哥情況提供人:扎格迪士簡註:普拉卡十在一群人中認出了扎格迪士(在簡的家裡)。他說:「這是我哥哥」。1964年斯瑞扎格迪士簡說普拉卡十給出了他的(扎格迪士的)名字;但是在1961年他並沒有記得這個細節。瓦士內家的成員口徑一致地說,斯瑞扎格迪士簡先前來過查塔,是在那兒他被普拉卡十認出來。但他(和克西卡蘭的其他證人)堅持普拉卡十在克西卡蘭並且他在那兒以後才去了查塔。
  

18.認出了鄰居斯瑞偌麥士簡,他在我們的店舖前面經營一家小店舖。
  情況提供人:偌麥士簡 扎格迪士簡註:一幫鄰居去簡的家看普拉卡十。斯瑞波蘭那斯簡指著偌麥士問普拉卡十:「他是誰?」普拉卡十答到:「偌麥士」又問:「他的店舖在那兒?」他答到:「他的店舖是在我們家前面的那個小的。」在1964年,斯瑞偌麥士簡仍經營著那間正對著簡的小店舖。但是他已經很多年沒有規律地照看他的店。此外他大部份時間住在邦迪,瓦扎森,一個離得很遠的小城。因此,對任何克西卡蘭的居民來說,把那個店舖和斯瑞偌麥士簡聯繫起來都是很難的。在普拉卡十1961年訪問克西卡蘭的時候斯瑞偌麥士簡恰好在那兒。我1964 年去的時候他也在那兒。
  

19.知道斯瑞常琢班的店舖的位置。
  情況提供人:常琢班 扎格迪士簡註:根據斯瑞常琢班他自己說,普拉卡十認出他是「開店的鄰居」,但他沒有給出他的名字。根據斯瑞扎格迪士簡,普拉卡十沒有認出斯瑞常琢班但是給出了他的店舖的位置。斯瑞常琢班的店就在簡店舖的邊上。
  

20.認出那莫叔叔那潤的店舖。
  提供情況人:扎格迪士簡註:這家店離簡的主要得店舖很近。但是店主那潤在普拉卡十認出來時就已經去世了。
  

21.認出斯瑞馳然及來爾並說出他的職業。
  情況提供人:馳然及來爾,克西卡蘭的商人註:普拉卡十當即問候斯瑞馳然及來爾就像他認識他一樣。斯瑞馳然及來爾於是問他:「你知道我是誰嗎?」普拉卡十說「你是馳然及。我是波拉姆的兒子。斯瑞馳然及來爾然後問普拉卡十是怎麼認識他的。普拉卡十說他過去經常到他的店裡買糖,米和麵粉。斯瑞馳然及來爾這時候已經不再作零售生意了。但他過去做過並且那莫在那兒買過東西。
  

22.知道斯瑞泰克常德的商店的位置。
  情況提供人:泰克常德, 克西卡蘭的商人 扎格迪士簡註:普拉卡十在斯瑞泰克常德在場的情況下說:「我們旁邊的店就是泰庫的店」斯瑞泰克常德的店先前在波蘭那斯簡的店舖旁邊。但是他在那莫死前不久把他的店舖挪到另一個地方去了。斯瑞扎格迪士簡說普拉卡十也認出了斯瑞泰克常德,但是後者並不這麼認為。
  

23.認出常姆麗,那莫的姨姨。
  情況提供人:帕瑪什瓦瑞簡 曼莫簡註:認出是「姨姨」;並沒有叫名字

24.認出馳然基,那莫的姨姨。
  情況提供人:曼莫簡註:沒有叫名字但認了「姨姨」。普拉卡十確實詢問了馳然基婆婆的情況,他給出名字(達蒂)。達蒂跟那莫玩過。「達蒂」事實上是奶奶的統稱。印度人有時在交談中使用這種統稱,儘管它不能準確地描述說話人與被提及人的關係。
  

25.認出簡家裡那莫曾睡過的房間。
  情況提供人:波蘭那斯簡 扎格迪士簡證明:波蘭那斯簡

26.認出簡家裡那莫死去的那間房間。
  情況提供人:波蘭那斯簡 扎格迪士簡證明:波蘭那斯簡 帕 瑪什瓦瑞簡

27. 認出簡家房頂的廁所情況提供人:波蘭那斯簡 扎格迪士簡證明:波蘭那斯簡住:克西卡蘭兩層樓的特點。查塔的小樓沒有這個。兒童用這種房頂作廁所。在簡家的房頂,普拉卡時指著一個角落說:「這是我上廁所的地方」
  

28.在簡的店舖,他說有一個黑色的木箱用來保存從埃格拉帶來的錢情況提供人:波蘭那斯簡 扎格迪士簡證明:波蘭那斯簡註:1964年扎格迪士簡記不清那個箱子是「黑色」還是「暗色」。印度話「卡拉」有時翻譯成「暗色」有時翻譯成黑色。這也許是造成可能不一致的原因。
  

29.認出家裡保險箱裡那莫的一個抽屜。
  情況提供人:扎格迪士簡

30.認出那莫爺爺的一個珍珠鏈。
  情況提供人:扎格迪士簡註:當珍珠鏈拿出來時,普拉卡十說,「這是我爺爺的」
  

31.他有兩個短襯衣。
  情況提供人:扎格迪士簡註:事實上簡家庭保留了那莫用過的兩個短襯衫和其他衣服

32.認出簡家的一個小推車。
  情況提供人:帕瑪什瓦瑞簡註:普拉卡十說:「我曾經玩過它」。那莫過去經常玩的。
  

33.認出斯瑞哈班斯萊爾是收稅人情況提供人:哈班斯萊爾註:斯瑞波蘭那斯簡指著站在人群中的斯瑞哈班斯萊爾問:「你知道他是誰嗎?」普拉卡十說:「是的,他經常來收錢。」這一信息和書面聲明由埃格拉地區心理學家斯瑞 常琢 普拉卡十在1964年12月主持的我與克西卡蘭的斯瑞 哈班斯 萊爾的會面中獲得。
  

34.認出簡家的醫生。
  情況提供人:布裡交瓦士內註:這個人來到簡的家裡,這時候普拉卡十看見他,於是說:「他是醫生」。這一條在簡家的證詞中沒有提及。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