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7日 星期一

輪迴轉世證據9

故事:是誰救了遇難船?(英國)
  1828年的一天,在一艘來往於英格蘭利物浦和加拿大的商船上,大副羅伯特。

布魯斯看見一個素不相識的男人坐在船長室裡往一塊記事板上寫字。
那人轉過身,帶著木然不動的嚴肅表情盯著他。這使布魯斯感到驚恐。
他趕快衝到甲板上,去向船長報告他所看到的情景。
  「你一定在發瘋了,布魯斯先生,」船長說道。「一個陌生人?我們已經出來近六個星期了!下去看看是誰。」
  「我從不相信鬼,」布魯斯說。

「但是,說句老實話,先生,我可不願單獨去見它。」於是,船長和大副一起去了船長室,發現裡面空無一人。然而,當他們檢查記事板的時候,發現上面寫著「往西北方行駛」。

  「先生,你是在戲弄我吧?」船長嚴厲地說。布魯斯發誓他所說的全是真話。

船長坐在辦公桌前沉思了幾分鐘。然後,他把記事板翻到背面,讓布魯斯在上面寫下「往西北方行駛」。
石板兩面的字跡完全不同。他很滿意。他又把二副和其他乘務員依次叫來,讓他們寫這幾個字。
用這個辦法,他檢查了全體船員。沒有一個人的筆跡與記事板上的有一絲相像。
於是,他們從船頭到船尾,把整條船徹底搜查了一遍,也沒找到任何偷乘者的跡象。
船長最後問道,「布魯斯先生,你到底怎麼理解這一切呢?」「我說不出來,先生。」布魯斯說道。
「我看到那個男人在寫字,你看到了他的字,其中必定事有蹊蹺。」
  由於風向很好,繞道西北方只會多花幾個小時,於是船長下令向西北方轉航。

大約經過三個小時的航行以後,監察哨報告說前方有冰山,冰山附近有一艘船。
當再靠近的時候,船長通過望遠鏡看到了那艘船,船上有很多人。
實際上那是一艘遇難船,已經被牢牢地凍結在冰上了。
他派出一些小船去營救倖存者。
當第三艘救生船返回來,上面的乘客正在登上大船船舷時,布魯斯驚訝地發現,其中就有他幾個小時前在船長室裡看到的那個人!
  當大副認出了這位新乘客以後,船長說道,「老實說,布魯斯,這真是越來越離奇了。

我們去看看這個人吧。」
  在船長的要求下,那個人在記事板的空白面上寫了「往西北方行駛」這幾個字。

當記事板翻轉過來時,他和其他人一樣吃驚地發現,在另一面上有著一模一樣的詞語和一模一樣的筆跡。
他把記事板翻過來又翻過去,「我只寫了一面,是誰寫了另一面?」
他完全記不得那件讓布魯斯驚恐的事情。不過,他記起一件可能與此有關的事。那天中午時分,他因精疲力竭而酣然入睡。
他醒來後宣稱他們一定會得救,因為他夢到自己登上了一艘來救他們的船。
遇難船隻的船長證實了他的說法。船長說,「他向我們講述了船的外表和裝備。讓我們驚奇萬分的是,你們的船出現了,與他描述的一模一樣。」
  這個故事發表於1860年羅伯特。戴爾。歐文的《走在靈界的邊緣上》(Footfalls On The Boundary Of Another World, by Robert Dale Owen, Philadelphia: Lippincott 1860),是由羅伯特。布魯斯的好朋友克拉克船長向上述作者講述的。他描述說布魯斯是「他一生中所見過的最真誠、最直爽的一個人。」

他跟歐文說,「我用生命來保證他沒有說謊。」
  這個故事不尋常之處是,靈魂不但離體顯形,還到很遠的船上留下了帶有準確信息的字跡。

這塊記事板和上面的字跡可是「硬證據」,誰也無法否認的。
  如果上述例子純述「偶然」,下面例子中的歷史人物至少在當時是可以反覆提供「硬證據」的。


  美籍黎巴嫩後裔阿列克塞。塔努斯具有許多特異功能,包括離開肉體,超越時空的旅行。

有時候,有人聲稱在某處見過他,甚至與他交談了,可是他的肉體卻在另一個地方。
有一次把他弄到一個實驗室裡監視起來,他竟然離開自己的肉體到了另外一間房裡,並且移動了那間房裡的一樣東西。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