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7日 星期一

輪迴轉世證據 3

普拉卡什 (印度)
  1950年4月,一個叫尼厄馬爾的十歲小男孩因得天花在他父母的家中離開了人世。

他父親叫波蘭納。傑恩,住在科錫卡蘭鎮。
在他去世的那一天,他一直都很焦躁不安,兩次對他母親說:「你不是我母親,你是賈特人。
我要到我母親那兒去。」
說到這兒,他用手指向馬蘇拉和在同一方向上的查塔小鎮,但並沒有提起這兩個城鎮的名字。
說完這些奇怪的話之後不久,他就死了。
  1951年8月,住在查塔的布裡吉拉。瓦什內的妻子生了一個小男孩,取名叫普拉卡什。

嬰兒時期的普拉卡什除了比別的孩子哭得更多以外,沒有什麼異常的表現。
在四歲半的時候,他開始半夜醒來跑到家外邊的大街上。
如被阻止,他就會說,他「屬於」科錫卡蘭,他的名字叫尼厄馬爾,他想回老家去。他說他的父親是波蘭納。
在一個月中,他像這樣連續的四五個晚上起床跑出去,後來雖然次數少些,但還時有發生。
他總是纏著家人把他帶到科錫卡蘭去。
1956年的一天,他的叔叔(為了讓他平靜下來)不得不把他帶上了一輛遠離科錫卡蘭去馬蘇拉的公共汽車。
但是普拉卡什立即指出了這一錯誤,並哭著喊著要去科錫卡蘭。
他的叔叔於是帶他上了一輛真的去科錫卡蘭的汽車。普拉卡什來到波蘭納。
傑恩的店舖,但並沒有認出來,也許是因為傑恩不在,店舖關著門的緣故。他第一次沒有見到傑恩家的人,但是傑恩家的人卻知道了他來科錫卡蘭的事。

  1956年,在普拉卡什將近五歲的時候,他作為尼厄馬爾時的生活記憶變得非常的清晰。他想起了尼厄馬爾的親戚和朋友們的名字。

在第一次從科錫卡蘭回來後,他繼續強求他的家人滿足他去那兒的願望。
他的家人用盡了各種辦法讓他忘掉尼厄馬爾和科錫卡蘭,包括把他放在制陶器的轉輪上反時針轉動,據說這樣能損傷記憶。最後他們甚至打他。
過了一些時候,他似乎忘了這些事情,至少不再公開地表達回科錫卡蘭的願望。

  1961年春天,波蘭納。傑恩的兒子賈格迪什(尼厄馬爾的哥哥)的三歲半的兒子死了。

之後不久,賈格迪什就從他居住的德裡遷回到科錫卡蘭。在科錫卡蘭他聽人談到了查塔的那個自稱是尼厄馬爾、父親是波蘭納。傑恩的男孩。1961年初夏,波蘭納。
傑恩和他的女兒梅莫來到查塔做生意。在那兒他見到了認他作「父親」的普拉卡什。普拉卡什依稀記得梅莫,只是把她誤認為是尼厄馬爾的另一個妹妹維姆拉。他乞求波蘭納。
傑恩把他帶回科錫卡蘭。當傑恩和梅莫要走的時候他一直跟隨到汽車站,請求跟他們一起走。幾天後,尼厄馬爾的母親,姐姐塔拉和弟弟達文德拉到查塔看望了普拉卡什。
當普拉卡什看到他姐姐塔拉時,高興得哭了。他乞求他的父親把他帶到科錫卡蘭去。
傑恩一家人說服了普拉卡什的父母同意讓他再去科錫卡蘭看一看。
普拉卡什帶路從汽車站來到傑恩在科錫卡蘭的家。
到了家門口他有些遲疑,家的外觀在尼厄馬爾死後改變了很多。
在家裡普拉卡什認出了另外一個哥哥,兩個姨媽和一些鄰居,以及那間尼厄馬爾曾生活過並在那裡辭世的房子的各個部份。
  尼厄馬爾的家人終於深信他已轉生成普拉卡什。不幸的是,普拉卡什對科錫卡蘭第二次的拜訪以及和傑恩家人的見面徹底激起了他回科錫卡蘭的願望。他又開始逃離自己的家。

他的父親又開始打他讓他忘卻這些想法,至少不要有所行動。
  令人無法解釋的是普拉卡什正確地認出了傑恩家眾多的成員和他們的鄰居,有時給出他們的名字和他們之間的正確關係。他認出的人中有兩個是身居深閨的女士。

(這些人只見她們的丈夫,子女和關係要好的女性朋友。
她們的特徵是不為陌生人所知的。
對直系家人以外的陌生人來說辨認出她們事實上是不可能的。)
此外,普拉卡什知道傑恩家裡各個房間的情況,用品及使用方法。
更進一步,他知道傑恩家和一些店舖在尼厄馬爾生前的情況,而這些信息在他拜訪科錫卡蘭時已經發生了變化。
這些情況以及他誤認梅莫為尼厄馬爾的另一個妹妹維姆拉,表明了普拉卡什對科錫卡蘭的人物和地方的所知來源於以前的經歷。
  1971年11月,普拉卡什已經二十歲了,但他從沒有得過致尼厄馬爾於死地的疾病:天花。(天花在印度仍然很流行)。
  他說他不再自發地想起他的前生,只有在被問到或有特殊情況時才這樣(去科錫卡蘭就是這種很自然的激發)。他說他還記得他的前生,他對前生的記憶並沒有減弱。


  當有人問他,如果給他機會和選擇,他願意在哪裡轉生時,他說他不想再轉生了。

但十分清楚的是,直到1971年,他始終對科錫卡蘭的尼厄馬爾家庭有著強烈的依戀。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