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9日 星期五

鬼淚

一陣風愛上我,那天晚上,一個夢捎這個消息給我,此後,身邊多了一陣風,他很乖,也很聽話,我意把手伸入他的體內,我發現,原來氣旋的中心最平靜,最安全。
    他總是跟著我,喜歡調皮的捲動我的頭髮,但只有我知道,這風卻永不能吹入我的心,因為我愛上了一座墳。
    八歲那年,回奶奶家,鄉下的墳場,我和父母一起去拜祭奶奶,回來的時候,只有我一個人迷了路。我走了一圈,回到原來的地方,聽大人說好像叫鬼打牆,不知誰和我開這樣的玩笑,我只好坐下來和奶奶聊天。是奶奶故意挽留我,這可愛的老太太一點也不憐惜她幼小的孫女。找來一陣怪風捲動,打著旋兒的那種,奶奶告訴他照顧我,我說奶奶你放心,我們可以做朋友。
    後來又來了一個「人」,我們四個在一起聊天,第四個就是他,我像風愛上我一樣迅速的愛上他,他黑青的眼眶,憂鬱的微笑,當時我年少不知什麼叫做滄桑,我知道他的眼神中有我不曾見到過的寂寞,他叫墳,是奶奶的鄰居,十年前,他比奶奶先來到這裡,談話中我知道他在等一個人,一個女人,曾經屬於他的女人,他們從小一同長大,曾交換了一生的誓言,女人為他編製的一雙手套溫暖了他們一生的愛戀。他說我長得很像女人兒時的模樣,我又看到了那雙眼睛,閃光的激動,冷漠的憂傷。我知道鬼沒有血色不會臉紅,但他大概沒注意我單純的眼睛裡藏了什麼。我想拉他的手安慰他,卻只牽到一縷風,旋兒從指尖穿過,好像是在提醒我,不可能的不要碰,而我卻偏偏這樣的愛上了一個死靈。
    我曾問他女人為什麼會死,他說這是孟婆的一個秘密,他說我小孩子不懂,然後靜靜的看著我,告訴我他為她保留了一滴淚,他說鬼的眼淚代表愛和重生。
    央求下奶奶告訴我故事的始末。她說魔鬼愛上了女人找了孟婆,孟婆給了他一碗湯叫他給女人,女人喝了湯丟了記憶丟了靈魂,殘缺的肉殼嫁給魔鬼的當晚,作為嫁妝,殺死了自己的戀人。被所愛的人殺死是幸福的,而男人愛的是女人的靈魂而不是軀殼,怨氣凝結了多年的守候,化作一滴淚等待女人靈魂的到來,換她重生,而自己的願望了結後,便會毫無牽掛的灰飛煙滅。
    我不要他走,我不能讓他離開,所以我不願那女人的到來,但我卻無法正視他眼中的空洞,因為我無法給他幸福。
    他的幸福,他的歸宿,我的願望,我的代價。
    當我看見他將一顆閃著光芒的晶瑩淚珠托起交給一個遲來的靈魂,他找到了幸福,而我的愛也將隨他永去。
    不!我喚來旋兒,叫他化作颶風,一向聽話的他在我身邊急速的旋轉,我知道他明白我的心,我知道他不願看到我一世傷心,我知道我離開是他永遠的痛,我只能說:愛我,就成全我的愛。
    他瘋狂的速度卻只把我放在中心,讓我安全,雖然他知道這無濟於事。我無視他的傷心,把手伸入了風壁,巨大的慣力拉著我淪陷的心一同旋轉,從前的溫柔撫摸化作身體被撕裂的劇痛,只有愛墳的我和愛我的風才能使這淚具有重生的作用。
    血,作為人我看見的最後一抹顏色;淚,作為鬼我許下的第一個願望。我將它給了墳,十年前,男人隨女人的死去而死去,十年後,男人歲女人的復活而復活,臨別前我只從風的縫隙中匆匆看他一眼,或許,我只是愛上了他的寂寞。      
    下雨的時候,我問風,你的眼淚代表什麼,他說,是為了愛人永遠的守候。我信了,我第一次聽他的話。我再一次將手探入那溫柔的,安全的風心,我終於明白,他的心並不是空的。而我,已經不能再愛誰了,我已經沒什麼可以給他了。      
    後來,我去找孟婆,向她要了一碗湯,孟婆告訴我,喝下它,就能消除今生的牽掛。我告訴自己,喝下它,就能換來來世的幸福,我沒有猶豫。
    後來的後來,注定的結局。
    灰飛煙滅的時候,我無所留戀的心隨風散去,冥冥中,只聽見風在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