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9日 星期五

辦公室

傳聞在吉隆玻區有棟大廈的某層樓曾經鬧鬼鬧得很凶,請了很多位法師來作法也鎮壓不 住這些惡鬼,至今沒有任何人敢租該層樓作為辦公室。
  怪事發生在很久以前,老一輩的人應該還有些印象,事緣當時的情形只是環繞在該棟大廈,並沒有傳至其他地區,只要你不踏進該層樓就不會遇上任何怪事。
  那時有個叫瑩瑩的少女就在該層樓的某間公司內當秘書,瑩瑩剛滿18歲,在完成中五的考試後就幸運地找到這份工作,可能是年紀尚小及資歷不夠深下,她通常都不會遲到兼且不會早退,還會在上班時間的一個鐘頭前到達公司,而在下班後又逗留多幾個鐘頭來完成工作,這種早來遲退的工作態度很得老闆寵愛,所以瑩瑩更加努力的做好工作。一天晚上,瑩瑩又因為工作繁多而必須加班,看著同事一個一個地離去,她其實心裡確是難受。
  至到連老闆也要離開時,瑩瑩還是未完成工作,唯有死硬著頭皮一個人留在辦公室內。雖然之前有聽過同事間的談話,像是辦公室有些不乾淨的東西存在,還蠻嚇人的。但,瑩瑩現在只希望這些都是同事們想出來嚇她的,心裡不怎在意另外卻也想著不可不提防,壯著膽趁時間還算早,就打從辦公室內外巡了一圈,也沒發現什麼跟著跑回原位專心打好計劃書。
  「的」「的」「答」「答」聲從打字機傳來,對瑩瑩來說就像是那有旋律的音樂節奏般,瑩瑩樂在其中,越打也就越快起來。直到忘形的她忽然察覺身旁像有對眼睛在瞪視著她,在警覺心下慢慢把頭轉向後面望了一下,「咦!沒什麼嘛!」她想定是心理作祟吧了,又開始打起字來。
  這時後面的廁所忽然傳來沖水及開門的聲音,嚇得瑩瑩跳了起來,等鎮定下來時就拿起桌旁的鐵尺細細的走向後面。廁所黑漆漆地不像有人在內,環顧四周也沒有發現任何人,發抖的手朝向燈的開關一按,廁所登時亮起來,查看後沒發現剛用過的跡象,瑩瑩漸漸退回廁所門旁,這時她開始擔心起來了,因為剛才的聲響明明就是從廁所這邊傳出來的,她確定沒有搞錯,但公司的人都走完了,只剩下她一人,沒可能還有人會用廁所吧!除非是她自己而已,難道............
  她不敢關掉燈就跑回座位上,即刻收拾東西打算回去時,怪事就發生了,首先老闆的房間傳來談話聲,還摻雜一些類似用尖物嚼碎骨頭的怪聲在內,瑩瑩越來越怕,偏偏雙腳發軟連站起來也乏力,想要求救也叫不出聲。
  身後忽然傳來很深的呼吸聲,瑩瑩這時簡直頭皮發麻,全身雞皮乞瘩都站起來了,忍不住趕快跑到大門前,想要扭開門把衝出去時,卻發現門把不見了,只見自己的手正握著一隻青色又流濃的怪手,這隻手是連著大門的,沒有頭沒有身體,只有一隻手伸出來像門把般的黏在門上,瑩瑩差點就沒暈倒過去,轉身想跑開時,後面已經不知何時站了一些無頭,無手,無腳的恐怖青色鬼魂。
  這時瑩瑩已經把持不住了,眼睛轉白就昏了過去,在倒下的那剎那,她感覺到無數的手在她的身上遊走.......,周圍還有陣怪味.......像是血腥味.........耳旁也響起了剛剛的那種怪聲........而這次是在這麼近的距離.........,之後就不省人事了。
  翌日早上打掃的阿嬸進來辦公室時,竟發現瑩瑩衣衫不整地似大字般張開躺在地上,兼且臉色蒼白整身濕透,阿嬸覺得事情不簡單就急忙下樓通知警衛人員,等到醫護人員到來時,瑩瑩還是未酥醒。
  過後幾天也沒見到瑩瑩上班了,另外有傳言指她被送入精神病院治療,每個人都不知道究竟她遇上什麼事,只能確定的是她遇上了那些骯髒東西,據老一輩的同事說一定是撞到日治期間被蝗軍所殺害的那些孤魂野鬼了,聽完這種種傳聞都令人毛骨僳然,尤其是女的,個個無不聞加班色變,搞到整個公司人心惶惶,公司迫於無奈,惟有搬遷至其它大廈。
  從此,這裡就空置下來,至到其它不知情的公司租下為止,故事又再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