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8日 星期四

四十四號死刑犯(2)

與戰懿同牢房的四個惡賊,老大身材壯碩,關中人,絡腮鬍,滿臉麻子;老二瘦高,獨眼龍;老三五短身材,跛腳;老四娘娘腔,鑲金牙。見戰懿,四人面帶惡色,老四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戰懿,老三和老二竊竊私語。戰懿並未理會他們,躺下睡覺。從交趾被押到監獄,長途跋涉,戰懿已疲憊不堪,很快便睡著了。    
   半夜,戰懿只感兩臂被人死死按住,他猛然驚醒。一雙手卡住他喉嚨。    
   老大聲音低沉,關中口音:[小子,來這兒有這兒的規矩。先來是大後來是小。]
   戰懿呼吸苦難,擠出點話問道:[這位仁兄,我們素無冤仇,有什麼得罪的地方,小弟給您賠個不是。]
   [嘿嘿嘿,你小子是真不知道還是給老子裝蒜啊?]老二的獨眼閃著狼光。
   [來咱爺們兒的地盤,你就得當孫子!]老大呲牙咧嘴。
   [各位,我一窮二白,空手行走江湖,喝風吃土草上睡,要錢我是沒有的。]戰懿說道。
   [他奶奶的,揍他。]五短身材的老三,死死摁住戰懿左臂,氣力很大。
   娘娘腔老四,用膝蓋摁住戰懿右臂,兩手不住地在戰懿身上摸索。    
   [你們要幹什麼?]戰懿掙扎不動。
   [老大,嘿嘿,這小子眉清目秀的,身段子挺直呢,嘿嘿……]老四開始摸戰懿下身,那髒臉靠向戰懿,伸著舌頭舔戰懿耳根。
   [老大,兄弟幾個大老爺們的,憋不住了,十年了。他媽的十年沒碰女人了。把這小子剝光了,咱就湊合著吧!]老三興奮地抓扯著戰懿的上衣。
   老大沉默半晌,低沉道:[這小子沒錢,咱就劫色,他奶奶的。]
   老二說道:[被抓前,最後干的那山妹子,真他媽帶勁兒。還她媽在唱山歌呢。]老二獨眼閃著狼光。    
   四個惡賊正猖狂之時,戰懿對著老大的眼睛猛地一口痰,老大本能地撤手揉眼,戰懿同時抽起一腳正踢老三腦門,老三慘叫一聲抱頭倒地;他又順勢兩腿死死夾住老四脖子狠狠一扭,老四痛得亂叫,收腿一蹬,老四飛撞牆上。戰懿健腹勾縮繃腰一個「鯉魚打挺」站直,轉身一肘飛擊老大,將其擱倒。老二見狀沒了著:[好漢饒命啊!]    
   戰懿喝道:[你們幾個惡賊喪盡天良!]飛踹老二。    
   獄警聞聲而來。    
   七八個高大的獄警拉開鐵門,衝進牢房一陣亂棍捅打甩劈,打得人仰馬翻,戰懿被捅得蜷縮在牆角,痛得五臟俱裂,娘娘腔老四被打得當場斷氣。其他牢房的犯人開始起哄。
   滿臉橫肉的大胖子獄警大喝:[安靜!誰他媽想吃棍子?都給老子閉嘴!]
   兩個獄警倒拖著老四出了牢房,「壙」一聲鎖上牢門。老四滿臉是血死不瞑目地翻白眼。    
   看著老四的屍體,戰懿呆愣著。獄警們拖著老四的屍體逐漸消失在黑暗的走廊,就在老四屍體漸漸地被黑暗吞沒只剩下臉部的時候,他突然翻眼盯著戰懿,嘴流著血翕開像是要說什麼,卻瞬間被黑暗吞沒。    
   戰懿蜷縮在牆角,監獄微弱的冷光映壁,幾行血字隱現:    
   夜半的監獄
   靜得可怕
   這裡是地獄
   牛頭馬面
   陰曹鬼卒
   監獄的死氣令人窒息
   人在這裡迷離
   半夜的監獄
   夜半迷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