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7日 星期六

剪報

將近中午,朋友們都去吃飯了。我到閱覽室去翻報紙,驀然一個名字吸引了我,我定下心,屏氣凝神再看清楚些。不錯!女孩手中那份報的右上角不正是我的詩?看著排列整齊的鉛體字,頓覺渾身舒暢。
  女孩翻完整張報紙,看看左右只有我一個人,竟肆無忌憚地拿出一把精巧的小剪刀開始剪了起來。
  剪的竟是那一角?嗯,雖然沒什麼公德心,但是剪我的詩嘛,倒情有可原。女孩把剪下的一小張紙拿起來了,我再一次望向那一角,咦?怎麼只把詩剪走,題目和名字的一行仍留著?真是一個奇怪的女孩。
  我看到她往閱覽室外的公用電話走去,並再度拿起那小張紙仔細看著,然後開始投幣拔電話。嗯!她一定有一個愛詩的朋友,我倒要聽聽他們怎麼批評我。
  我站起來往外走去,裝作一副正正經經的樣子。我放輕腳步經過那架電話時,聽到她用閩南語問聽筒彼端的人說:「你們要雇店員是不是?」